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活著、結婚、辦公室戀愛

轟出日快樂!!


>>轟出分糖吃

特種部隊paro……之類的


  當轟把綠谷背到洞穴裡時天已經快黑了。

  他讓綠谷坐下後就撕開對方已經被血染成一大片的褲腿,綠谷看著轟冷著一張臉的表情,知道他比誰都懊悔,原本想說「沒事的」話語在轟抬起頭視線對上的那一刻,綠谷頓了下說:「我猜這個山壁上應該有止血的草……能麻煩轟君去一趟嗎?」

  看著綠谷臉色泛白還是笑著的臉,轟點了下頭,幾個大步跨了出去。

  等到了這個時候綠谷才敢低低的深吸了一口氣,他擦了下額角的冷汗,如果在轟君面前做出這些動作對方會自責到不行吧。

  他咬著牙撕開了黏在血肉上的殘缺的衣服,仔細看了下傷...

+

【轟出】高空告白

雙總裁,Alpha轟 X Beta久

祝我可愛的師兄念和玖貓生日快樂!你們同天就一起慶祝了!


  凡是雄英市的人都知道他們市內的兩大集團,一個由「傑出企業家」第一名歐爾麥特領導,另一個則是由轟炎司率領,這兩大集團不分高下都各有優點,是無數新鮮人擠破頭都想要來的公司。

  相較起轟氏企業舊制的傳子模式,歐爾麥特的公司是出了名的傳賢不傳子,兩家公司不管檯面上還是檯面下都打得火熱,各種未經證實的傳聞在大街小巷中被傳的沸沸揚揚。

  不合、鬥爭、陰謀陽謀的,不知是真是假的謠言成為眾人津津樂道的下酒菜,就算只在雄英鎮待個一年半載的人都多少知道一點。

  在歐爾麥特和轟炎司相繼退...

+

【轟出】吸血鬼與幽靈

1.

  「小久君,你這樣不行的。」

  麗日側坐在掃帚上,飛在離地一點高的地方,和綠谷平行。

  她看著綠谷一下尷尬的臉,認真的伸出手指往上拉著自己的眼睛,原本好看的大眼睛一下子往上提變成了可笑的鬼臉,邊認真的說:「要像這樣子才行啊,不然這樣怎麼過的了期末考呢。」

  綠谷從白布底下伸出了蒼白的手,拉住了被風吹得差點掀開的帽子,看著盡心指點自己的麗日,有些好奇的問:「麗日已經決定好期末考怎麼嚇人了嗎?」

  「嗯。」麗日劃開雙手比了一個很大的圓,「我已經煮好了這樣一鍋壁虎豬骨蜘蛛湯了,還加了一點相澤老師的繃帶、爆豪君的毛……」她頓了一下,補充說:「是藍綠色的。」

  小勝的毛……...

+

【轟出】徐徐01

獸醫轟X動物園飼養員綠谷


  剛踏入休息室時麗日已經在裡面了,她穿著工作人員一貫的制服,頭髮還有點微濕,很明顯是剛下崗的樣子,綠谷笑著朝她打了聲招呼:「早安。」

  「小久君,早!」麗日充滿朝氣的回應著,隨後像是在說什麼悄悄話般湊近他對他說:「那個人又來了喔。」

  綠谷手中的動作頓了下,戴上手套有些驚訝的道:「又來了嗎?」

  「嗯,這都兩個月了呢。」

  「是啊……」綠谷在確認自己的東西都拿好後向麗日笑了下:「那我先走了。」

  「工作加油!」


  綠谷在雄英動物園裡已經工作三年了,這個工作說不上輕鬆卻也沒到多疲累,而且每天都能和動物相處心情都...

+

【轟出】午後、單戀、明天

段子三則

>>2.睡著的貓和他、27.雨後日光下的河、14.二重奏

  綠谷回到家時天是慵懶的灰色,透過濃厚的雲霧散著不明顯的光,空氣中似乎都染上潮濕的氣息,放在門口的綠色植物在他開門時晃了一下,伸展著枝葉準備擁抱這一場雨。

  這股悠哉被風吹進了屋內,綠谷邊想著轟不知道回家沒時走到了客廳,看見沙發上的人時愣了一下,下意識的放輕了腳步。

  他上一秒還在嘀咕著的人抱著他們一起領養的貓沉沉的睡著,側翻著露出了柔軟的腹部,平時不苟言笑的臉現在看著倒是溫和了許多,稍長的髮絲蓋住了耳朵,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著。

  黑白交雜的小貓在他湊近時警覺地動了下耳朵,但聞到熟悉的氣味後又安心地...

+

【轟出】一心

  綠谷睜開眼時發現自己站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路人來來往往格外匆忙的樣子,顯得他傻傻站在路中央異常奇怪。

  他往邊上站了點,讓提著菜籃的婦人路過,吃著糖蹦跳的小孩在經過他時呆了下,連忙拉住了牽著母親的手,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時就被著急著回家做菜的媽媽拽著向前。


  綠谷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會站在這裡,他明明記得自己幾分鐘前還在跟敵人戰鬥的,但多年來的戰鬥經驗讓他即使在各種不合理的場面中也能迅速鎮定下來。

  事到如今應該要先搞清楚自己在哪裡才對……綠谷邊想著邊抬起頭看向街旁的路牌,卻在看到上頭的字時愣了下。

  ……這是他跟轟君的家附近。


  綠谷看著四周的商店,感受...

+

【轟出】假離婚、小兔子

兩日作業題!


8/10【假離婚】


  轟跟綠谷在沙發上面對面坐著,氣氛膠著,連空氣都嚴肅的凝固著。

  過了良久,轟開口說:「我們離……」

  綠谷僵著身體等著他把後面那句說出來,卻聽到對方不自然的一轉後說:「……晚餐吃什麼。」

  「今晚吃你喜歡的蕎麥麵喔……不是!」綠谷下意識的回答,才驚覺他說了什麼,無奈地道:「台詞不是這個啊,轟君。」

  轟呼出了一口氣,揉了下自己的額頭,語帶歉意地說:「抱歉,綠谷。」

  「沒什麼的。」綠谷拿起沙發上的劇本,認真地看了幾行轟的台詞,邊唸著:「雖然說這邊的確比較難演畢竟是男主角感情上和事業上的雙重打擊但轟君之前對這類型的應該沒有...

+

【轟出】不敢動、unreasonable

8/2【轟出第一次做完後面痛不敢動怎麼辦】


  綠谷醒來的時候床上只剩他一個人了。

  他用力的眨了眨眼,想抬起手揉眼睛的時候才發現特別痠痛。

  不只是手,包括腿還有腰,活像是用了一整晚one for all的個性。

  他掀開了棉被,低頭看見自己的胸膛上佈滿曖昧的紅痕,綠谷僵了一秒,紅著臉撈起昨晚掉在地上的衣服穿了起來。


  跟轟君真的做了啊……綠谷剛把頭從T恤裡鑽出來的時候,剛好和打開門進來的轟四目相對。

  「轟君,早……」

  綠谷笑著連話都還沒說完,就看見轟抿著嘴一句話也沒說的跨了幾個大步走了進來,一把就將他攔腰公主抱了起來,綠谷一...

+

【轟出】理想型、高富帥愛情故事

偷懶變成兩日題了


7/30【用綠谷出久的視角描寫轟焦凍的帥】


  「小久有理想型嗎?」

  「理想型?」被問到這句話,綠谷的手一頓,洗菜的速度瞬間慢了下來。

  「是啊,戀愛的理想型。」麗日邊看著鍋裡還沒滾起的水,在宿舍廚房裡笑著說:「很多人都好奇喔。」

  「欸?我嗎?」綠谷打開了水龍頭,邊仔細的洗著菜葉邊想這個問題。

  「大概是溫柔吧。」他遲疑了半天給了一個模糊的答案,然後想起昨晚睡在他腿上的轟,邊低頭說著:「頭髮很柔軟,不用太長。」

  昨晚轟的窗戶沒關,一陣夜風吹了進來,轟醒了,睜開眼朦朧的喊了他一聲「綠谷。」


  「……平...

+

【轟出】ㄐㄐ、撓癢、一切正好

一樣的轟出三日題!


7/27【測量彼此性O的長短粗細】


被屏蔽了!還是只能走外連了


7/28【懲罰】


  「轟君,你確定嗎?」

  「嗯。」轟看著綠谷此刻反而猶豫的手,反倒安慰似地說:「來吧。」

  「好。」綠谷鼓起勇氣,身體往前湊向轟……

  然後拿著根羽毛開始撓他腳底板。


  看著轟不為所動的表情,綠谷輕輕刮一下後驚訝地說:「原來轟君真的不怕癢。」

  「嗯,從小就不太怕。」他看著綠谷有些失望的收回了手,好奇的問:「綠谷,你為什麼想要搔我癢?」

  「嗯?」綠谷坐回了原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因為很少看見你笑啊...

+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