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相戀倒數

*自我流轟出

*甜甜的失憶梗,睡醒後談戀愛的故事



  轟一睜開眼睛時就被天花板上明晃的光照的眼睛一刺,他稍微瞇了下眼,有點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在這邊。

  雪白的床單和被子,幾乎不用在多看一眼他就能確定自己是在病床上躺著,但身體卻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他正準備掀開被子下床時,門就被推了開來。

  「轟君、還好嗎?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雖然依照治癒女神的個性應該都治好了才對,不過突然暈倒真是……」

  轟看著面前的人在一開始擔憂的睜大他那雙眼睛後,像隻小倉鼠一樣碎碎念著自己聽不懂的話,不過那頭綠色的頭髮看起來真蓬鬆啊。

 

  想著想著,他在對方似乎告一段落時禮貌的開了口。

  「請問你是?」

 

  ……啊,不好,對方好像快哭了。

 

 

 

 

  「敵人的個性是『退化記憶』,普通狀態下是倒退一個月的記憶,效果持續12個小時,會讓人短暫遺忘那一段時間發生的事。」塚內闔上手中的冊子,表情有些凝重地說:「但由於當時他被逼到末路,最後放手一搏的發射光束有著超乎異常的威力,不小心擊中了英雄焦凍。」

  轟平淡的坐在床上,邊聽著對方頓了一下後繼續說了下去,「根據剛剛詢問的結果得知,英雄焦凍倒退的記憶是……十年。」

  目前記憶是十四歲的轟點了下頭,根據他的印象他明年才要上雄英高中,但沒想到自己一醒來卻是在十年後了。

  「既然這樣的話,英雄焦凍還是回家休息幾天比較好吧?」

  綠谷瞥見了轟聽到這句話後猛然握緊的拳頭,還來不及說些什麼時,突然聽見塚內對他說:「那還麻煩英雄人偶跟我們的人去隔壁記錄當時狀況。」

  「啊、好的。」綠谷看著一言不發的轟,抿了下嘴後小聲的跟他說「等我一下」後就跟著塚內出了門。

  轟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聽話地等對方回來,可能是剛睜開眼的陌生環境讓他對第一個跟他說話的人產生了像雛鳥般的信任感吧。

  似乎也沒有過很久,綠谷回來時看見還坐在床上的轟愣了下,然後有些猶豫地站在他面前問:「如果你不想回去那個家的話,要不要去另外一個『家』?」

  轟不解的抬起頭看他,一向明亮的眼裡難得充滿了疑惑。

  綠谷看著這樣的他,終於露出了從剛才到現在的第一個笑容。

 

 

  「從這個站的三號出口出來,然後看見綠色招牌的藥妝鋪左轉……對了,這家的豬排飯很好吃喔……」

  看著稍稍走在自己前方,開始絮絮叨叨地介紹著周邊街景的人,轟喊住了他:「人偶。」

  綠谷的腳步一頓,轉過頭露出不知所措似乎又有點害羞的表情:「欸、被轟君這樣喊好不習慣啊……」

  「因為他們剛剛喊你英雄人偶。」

  「啊對了,忘記介紹了。」突然意識到對現在的轟而言是陌生人,綠谷領著他到一棟普通的公寓門前說:「初次見面,我是綠谷出久。」

  看著他熟門熟路的打開了公寓的門,轟出聲問:「綠谷,為什麼你會有我家的鑰匙?」

  「嗯……準確來說,我跟十年後的轟君是室友喔。」綠谷打開了房門,按亮了室內的燈,轉過頭來對轟笑著說:「歡迎回家。」

  玄關放著兩雙看起來柔軟的布拖鞋,沙發上歐魯麥特的娃娃咧著嘴露出招牌的笑容,鞋櫃上還放著他們的合照,不知道是哪年的夏日煙火祭典,綠谷手上拿著的棉花糖細白如雪,天空猛然綻放的煙火映的他們的笑容深深淺淺。

  兩個大男人的住處不算整潔,卻也說不到亂的地步,不大的空間裡被溫和的光灑滿,轟挺喜歡這種居家的感覺,直到這一刻一直提著的心才稍微放下。

  他依照著綠谷的指示在沙發上坐好,卻也不好奇的亂看,綠谷在廚房洗了兩個杯子倒了牛奶,端出來時看見轟坐得直挺的身影,他把紅白相間和純綠色的杯子放在了對方眼前,有著顯眼特色的杯子立刻吸引到了轟的注意,綠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說:「這是粉絲送的。」

  轟點了下頭,綠谷看著他開口說:「轟君,如果累的話可以進房間睡一下……啊。」

  「嗯?」

  「沒事沒事。」綠谷慌張地搖了下頭,有些僵硬的站起來後說:「我去整理一下東西。」

  轟看著綠谷近似落荒而逃的身影,在心理思索了一下卻也沒跟上去,他看著綠谷把左手邊的房門關上後,鑽進了隔壁的房間,直到看不見他時,轟才仔細觀察著這個空間。

  角落的兩把雨傘、兩個杯子、兩雙常用的拖鞋,近乎都是成雙成對的生活用品,轟這時候才真正的相信了十年後他真的跟綠谷同住在一起。

  窗台上放著他喊不出名字的盆栽,翠綠的葉片茂密的向外生長著,陽光而有生命力的樣子,轟看著就像剛剛有事瞞著他跑掉的綠谷。

  他伸出手指撥了下葉片,他沒想過十年後的他會離開那個稱不上喜歡的家,出來和另外一個人一起住,雖然綠谷的說法是他們原本住的地方離各自的事務所都有點遠,商量一下剛好住在一起了。

  他喜歡的擺設融入了綠谷習慣的生活環境裡,拼湊出了現在這個兩個人都可以安然相處的空間,轟想,這樣倒也不壞就是了。

  當他還在發呆時卻突然聽見了放在電視旁的手機響起的聲音,語調熱血激昂地唱著他沒聽過的詞,隱約只聽懂了熟悉的「歐魯麥特」,轟想這大概是未來世界裡歐魯麥特新的主題曲吧。

  綠谷急急忙忙地從房間裡跑了出來,接起電話後嗯的答覆了幾句,還偷偷瞄了一眼他的神情,最後掛斷電話前說著會盡快趕過去。

  「轟君,我要去事務所那邊一趟,你的房間是左手邊那個,累了可以去休息。」綠谷快速的檢查著要攜帶的東西邊說:「你的事務所那邊我會先幫你請假。」

  轟看著綠谷想著他看起來根本不像二十四歲的職業英雄,反而比較像上課要遲到的高中生,一邊開口說:「如果事務所需要我出面的話……」

  「不行的。」綠谷下意識地打斷了他,抬起頭時是一言難盡的感覺,看了下時間安慰的對轟笑了下說:「我很快就回來了。」

  「我出門啦。」

  門被關上後整個空間裡只剩下他一個人了,轟把杯子裡的牛奶喝掉後看著坐在沙發上笑著的歐魯麥特,伸出手扯了扯他頭上的標誌性的V,他很喜歡歐魯麥特,不過一直都是偷偷喜歡著的,能這麼正大光明的擺出來肯定是綠谷的吧,他想起剛剛對方的手機鈴聲就更加確定了起來。

  他拿著桌上兩個馬克杯走進了廚房,把自己的洗乾淨後放在一旁,綠谷剛剛不管做什麼都急急忙忙的樣子,牛奶倒出來也來不及喝,轟轉頭看見了冰箱,打開來門就放了進去。

  冰箱裡塞著一般人生活常見的食材,並沒有特別空,雞蛋、蔬菜、水果和肉整整齊齊的放在裡面,轟不會做菜,所以他們住一起的時候都是綠谷下廚?

  即使沒有早上戰鬥的記憶,但身體上的疲憊卻在他一個人獨處時湧了上來,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推開了綠谷說的房間,裡面倒是很符合轟的生活習慣,是標準的榻榻米,房間裡最多的擺飾大概就是書了,他的臥鋪已經被綠谷整理出來,所以綠谷是為了幫他準備寢具才這麼匆忙啊。

  轟躺進柔軟的被子裡時,視線卻突然注意到了書桌底下有個方形的包裝袋,他好奇的伸手把它拿出來,是個已經很明顯被拆封過,沒有一個巴掌大的方型塑膠袋,他拿著翻看了一下,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了這是什麼。

  轟把手中的包裝袋扔到一旁,迅速地躲進被窩裡,臉卻開始漸漸紅起。

  ……不會吧。

 


 

  「我回來了,今天前輩送給我自己做的炸蝦,晚餐可以配著吃喔。」

  綠谷一打開門時看見轟正坐在沙發上,看著新聞,在對方轉頭看向他時笑著朝他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而且剛剛塚內警官打給我,他們說已經確定出來『退化記憶』的效果是24小時了,所以轟君明天早上就能恢復正常了。」

  「嗯。」

  綠谷把手上的東西都放了下來,提著炸蝦走進廚房邊說著:「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轟看著綠谷走進了廚房,抿著嘴猶豫了下最終還是站了起來,卻被綠谷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嚇了一跳,廚房響起嘩啦啦的水聲蓋過了唱著歐魯麥特的聲音,轟走向前時電話卻剛好掛掉,在螢幕逐漸按掉前他瞄了一眼來電者,卻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水在鍋子裡被火燒著,綠谷的餘光注意到轟走了進來,笑著問:「餓了嗎?」

  轟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他把手機遞給綠谷後說:「剛剛你的手機響了,來不及接就掛了。」

  「啊,謝謝。」

  綠谷接了過來,下意識的按亮了螢幕,看見未接來電者明晃晃的寫著「轟君母親」時,聽見了轟開口。

  「綠谷,我跟你不是單純的室友關係吧。」

  鍋裡的水啵啵的翻滾了起來。

  

  綠谷原本下意識地想反駁的,卻聽見轟低低的說:「你還在想怎麼騙我嗎。」

  剎那間綠谷想起了高一時的那場運動會,轟因為一時失控把對手冰起來又熱開的身影,這時候的聲音和那時候的背影同樣的失落。

  「不是的。」綠谷急忙地轉過了身,準備拉住轟的手卻不小心碰到了鍋子,滾燙的熱度燙上皮膚,讓他疼的嘶了一聲,轟著急地喊了聲「綠谷」後扯著他的手開著水龍頭去沖冷水。

  看著泛紅的皮膚,綠谷這時候才冷靜了下來,「不是的。」他重複了一遍後又說:「我沒有想過要騙轟君。」

  他深呼吸一口氣後,轉頭看著眼神晦暗不明的轟認真地說:「我的確在跟十年後的轟君交往……我們是同居的戀人關係。」

  轟抿了一下嘴後什麼都沒有說,到客廳時照著綠谷的指示從櫃子裡拿出了燙傷藥膏,低著頭仔細的幫他擦,綠谷看著轟垂下的眼眸,猶豫了下問:「轟君是因為看到來電才發現的嗎?」

  「不是。」轟沒抬起頭,綠谷卻眼尖的發現對方的耳朵開始紅了起來,還在疑惑時聽到他說:「在綠谷幫我準備的房間裡……看到了那個。」

  「哪個?」

  「……已經被拆掉用過的那個。」

  綠谷原本還在困惑對方在說什麼時,看見轟有些困窘的表情時理解到了他的意思,瞬間紅了一張臉,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這個家裡沒有其他人的痕跡,所以仔細想一想的話也只有這個可能性了。」

  綠谷現在簡直想把自己的臉埋進棉被裡不肯出來,那是他們前一晚在書房時看書不小心一時激動就開始做了起來,本來都以為自己收的好好的卻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其他的。」轟突然開口說:「綠谷知道我的狀況吧,所以才會帶我回來,不讓我去事務所的原因是因為怕被別人發現我是不使用火的英雄焦凍吧。」

  綠谷愣了下,他沒有想到對方已經連這種地方都發現了,他還來不及承認時就聽到轟問:「所以為什麼一開始不坦承我跟你是戀人關係?」

  是因為覺得後悔嗎?還是覺得沒必要說這些?在他一睜開眼時看到的就是綠谷,雖然知道對方沒有義務去承擔他的情緒,但他希望唯一一個不會騙他的人就是綠谷了。

  「因為不希望轟君失望。」

  「什麼?」

  綠谷沒有看他,握緊拳頭低聲說:「轟君是為了救我才被擊中的,那時候我只注意著去救那個女孩,卻沒發現敵人在那邊,是我太弱了才會害你受傷的。」

  綠谷深呼吸了一口氣說:「我不希望十年前的轟君對於選擇了我而感到失望。」

  綠谷想他真是個自私的人,原本一直在等轟醒來後向他道歉的,卻沒預料到在對方的記憶中根本還沒有出現過,所以下意識地就選擇了隱瞞。

  「『想成為無所畏懼帶著笑容去救人的英雄』,你是這樣說的吧。」轟把手覆蓋上綠谷在顫抖而充滿傷痕的拳頭上,輕輕的包住了他:「我不知道為什麼十年後會和綠谷在一起,但我想如果十年後的我選擇了你,那一定是因為你身上有吸引我的東西。」

  「轟君……」

  「下午我看了英雄介紹,綠谷是就算傷痕累累也要笑著拯救大家的英雄,是大家所喜愛的英雄人偶。」轟認真的說:「但每次都把自己弄傷,不顧自己的安危。」

  「對不起。」綠谷下意識的道歉著。

  「所以我想,十年後的我應該也很想保護你吧。」看著綠谷猛然抬起的眼睛,轟繼續說:「就跟你保護大家一樣,那樣子的保護你。」

  綠谷想起來每次遇到危機時會瞬間出現的身影,不管是從學生時期還是到了現在,似乎只要轟一出現自己就會開始放鬆下來,因為他知道有轟在就沒什麼問題了,他們能戰勝所有敵人。

  「我原諒你。」轟突然說:「我想十年後的我也一定會原諒你的。」

  綠谷突然說不出任何話,鼻子突然酸了起來,一種被壓抑許久的感覺突然被啵的一聲打開一樣,消散在空氣間,融合成了他鼻尖最熟悉的、屬於轟的味道。

  「……轟君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啊。」

  「是嗎。」

  綠谷朝他眨了眨眼睛,笑了出來。

 

  晚上睡覺前,轟卻突然敲了敲他的房門。

  「轟君,怎麼了嗎?」

  看著綠谷,轟猶豫了一下後說:「能跟你睡一起嗎?我想聽更多關於未來的事。」

  知道對方大概是因為過沒幾個小時後就會回復而緊張,綠谷往旁邊站了一點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說:「如果你不介意我說故事的能力的話。」

  轟搖了下頭,走進了房間裡,在雙人大床上明顯沒有歐魯麥特娃娃的那一側躺下來,綠谷關了燈後爬到了他旁邊躺好,思索了一下開始說:「嗯……那就從高一運動會開始說起吧,那時候轟君……」

  轟躺在綠谷身邊聽他說了很多未來的事,很多事情聽起來都很不可思議,像是編造出來的美夢一樣,但如果是綠谷說的他就會願意相信,轟也不知道是哪來的信任,就像是一開始坦承自己的身世一樣突如其來的就做了,一種毫無理由的直覺告訴他對方是可以信任的。

  說著說著綠谷的聲音就開始輕了起來,在他含糊的尾音中斷五分鐘後,轟輕輕地喊了聲:「綠谷?」

  他小心地翻了個身,看著綠谷已經沉沉睡去的樣子,伸出手輕輕的碰了下那頭已經被壓的蓬鬆的頭髮,果然和想像中一樣毛茸茸的。

  在睏意席捲而來時,轟輕聲地說:「綠谷,謝謝你。」

  然後他閉上了眼,跟著平緩的呼吸聲一起進入了睡眠。

 

  昨天故事講得太晚了,綠谷一不小心就睡了超過往常起床的時間,還好今天他跟轟都不用去事務所。

  他正準備懶洋洋伸個懶腰時,卻發現自己被抱在懷中,轟似乎還在睡,綠谷小心翼翼的想退出他懷裡時,卻突然被對方的雙手一攬結結實實的靠在他的懷裡。

  「轟君?」綠谷試著喊了聲他的名字,回來了嗎?

  「嗯。」轟把頭抵在綠谷的頭上,有些模糊的說:「我好像做了一場夢。」

  「什麼夢?」

  「夢到綠谷只剩下十四歲以前的記憶了。」

  「欸?」綠谷沒想到對方會說這個,有些好奇的問著:「然後呢?」

  「夢裡的綠谷跟現在很像……但是沒有個性,好奇怪啊。」

  綠谷緊張的抓緊了衣角,聽到轟繼續說:「他說他很想當英雄,就算是無個性也想當個能無所畏懼帶著笑容去拯救人的英雄。」

  綠谷抿緊了唇不發一語,原本想說該起床了,卻突然被轟親了一下額頭。

  「我跟他說可以喔。」

  「……什麼?」

  「我跟他說『你以後一定可以成為一個英雄,而且在一年後你就會救我了』。」

  看著轟帶著溫和笑意的眼睛,綠谷一瞬間想哭出來,他把臉重新埋入轟的懷中,悶悶地問:「是嗎。」

  「是啊,因為你也是我的英雄喔。」

  綠谷感覺到自己的掌心在發燙,連心跳動的聲音都變得結實有力,他聽著對方胸口的心跳和自己的平穩傳達在一起。

  他一路以來跌跌撞撞有著許多人的支持才走到這裡,正是因為曾經一無所有所以才更懂得知足感恩,縱使前途荊棘蔓延,也會因為背後有轟的信任而無所畏懼勇往直前。

  你是我的英雄。

评论(26)
热度(317)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