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旅行故事01~02

*就是今天爆炸萌的十杰設定,四人旅行途中的簡單故事

*標題這樣打其實不一定有03



>>01、洗澡



  不妙。

  轟走到湖旁一頓,想裝作若無其事的轉身離去時,卻被水裡的人發現了。

  「轟君。」綠谷笑著朝他揮了下手,水面起了漣漪,隱隱約約的遮住了底下顯眼的肉色。

  轟的喉結隱隱地動了下,冷靜地朝他點了點頭。

  他原本想說晚點再來的,卻沒想到綠谷會朝他游近,月色撒在湖面上增添了一絲朦朧不清的曖昧,綠谷帶起的水花像是一碰就消失的碎光。

  他看著綠谷在他面前停了下來,稍稍仰起頭笑著問:「轟君不下來洗嗎?水很涼的喔。」

  是,水該涼一點才好,因為現在渾身發熱的是他。


  理智上告訴他應該冷靜有禮的婉拒綠谷的提議,但一看到綠谷疑惑的眼神時,轟不自覺開口說:「好。」

  出外旅行總是餐風露宿的,今天的住宿地點附近有個湖,他們四個輪流過來洗澡,轟原本以為綠谷已經洗完了,卻沒想到他還泡在這。

  「轟君的身材很好呢。」

  轟看著邊說出這種話邊捏著手臂的綠谷,實在不知道該回些什麼好。

  你的也不錯?摸上來感覺會更好?

  轟看著綠谷毫無其他意思的眼神有點絕望,只好淡淡地嗯了一聲。

  「上次看到轟君一大清早起來練劍,是每天都會嗎?」

  這個好接多了,轟回答:「習慣了。」頓了一下後說:「你也是每天清晨跑步。」

  「啊,那是平常在家裡的訓練,想說出來也不能頹廢。」

  看著綠谷習以為常的表情,轟認真的說:「綠谷很努力。」

  被轟這樣一誇綠谷倒是不好意思了起來,他笑著說:「因為我也習慣了啊。」然後轉過頭對轟說:「而且有部分是轟君的功勞。」

  「我?」

  「嗯,想著轟君這麼認真的人都還在努力了,所以我肯定要堅持下去。」綠谷笑著說:「而且轟君練劍的姿勢很帥氣喔,我每次都想著如果能早一點跑完的話就能多看一點你練習的過程了。」

  看著綠谷閃閃發亮的眼睛,轟想著自己還是不該下水的。


  「我先上去了,你還要洗嗎?」

  「嗯,我再泡一下。」

  看著綠谷結實的背部線條和站起來時逐漸能看見的臀部,轟不自然的換了一下姿勢,冷靜地想著還有多久才能起身。


  

 

>>02、睡覺


  今晚是飯田守夜。

  隊伍裡有個魔法師的好處大概是攜帶什麼都方便,一個空間容納術就可以裝上許多東西,只是可惜麗日的魔力有限,為了方便所以只有兩個帳篷,反正總有一個人要守夜,除去麗日自己睡外另外兩個人擠在一起是沒什麼問題的。

  身邊的綠谷已經沉沉的睡去了,他們越來越靠近魔獸的位置,所以早上也經歷了不少惡鬥。

  轟雖然也很想睡,但還是強撐著意識,果然過沒幾分鐘後,他身邊的人就開始不安分的動了一下。

  綠谷翻了個身,往他身邊湊近,溫熱的鼻息幾乎是吞吐在他的脖頸,對方已經睡沉了,呼吸間都帶著暖呼呼的睡意,就連身體都是溫溫熱熱的。

  轟小心翼翼的翻了個身,和綠谷面對面,他低垂著眼眸看著綠谷細細的眼睫毛,和臉上小小的雀斑,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敢光明正大的看著綠谷。


  他伸手輕輕的碰了下綠谷軟軟的嘴唇,還沒來得及收回的時候就被抿了一下,舌尖淺淺的碰了一下確定是不好吃的東西後又撇了開來。

  轟冷靜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後,把綠谷剛剛碰觸的地方印在自己唇上,光是這樣的舉動他就能開心半天。

  但這樣還是不夠的,轟想,他悄悄的摸著綠谷從毯子裡伸出的手,碰觸著那些陳年的舊疤痕,像是這樣就能陪伴他經歷過那些他還沒遇見對方的日子一樣。他翻開綠谷的掌心,摸索著長長的生命線,綠谷現在應該是在……這個位置吧,他輕輕的點了下,然後到盡頭還有這樣一段距離,這是他還能陪伴對方的歲月。

  雖然看起來還有一段挺長的時間,但轟還是不太滿意,不過他想在綠谷身邊的時光多長他都會嫌短吧。


  「轟……君?」

  綠谷迷迷糊糊地醒來喊了聲他的名字,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不發一語。

  「不睡嗎?」綠谷朦朧的問了一句,卻好像也沒指望他回答一樣,把手從轟手上抽走後,把對方的頭壓在自己懷中,打了個呵欠後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像是在安慰孩子一樣,悶悶地說:「快睡吧……」

  近距離的靠在綠谷懷中邊聞著他的味道,轟想著完了,他今晚大概是不用睡了。

  



评论(10)
热度(98)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