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直至天明

*綠谷生日大禮包之二

*親友想看的同居第一天,但他要的髮夾彎我不會寫

*可以當共此一生的後續看




  「打擾了。」綠谷在門口脫掉鞋子有些害羞的在門口喊了一聲。

  轟趁他不注意時親了他一下,認真的說:「是我回來了。」

  「啊、對,我回來了。」綠谷急急忙忙的糾正了。

  「歡迎回來。」轟站在玄關,笑著對綠谷說。

 

  這是他們同居的第一天。

 

  綠谷跟轟把自己最後那一點行李搬了進來,早就知道綠谷有很多關於歐魯麥特的影集或周邊,轟早就清出了自己的書架準備讓他放。

  在看到特地為了他準備的書架時綠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麻煩轟君了。」

  轟搖了下頭:「以後這就是我們的家了,沒有麻不麻煩的。」

  事實上他們也按照綠谷的愛好和習慣換掉了一些家具或是調整位置,綠谷一開始還想著不用這麼麻煩的,但看著轟有些失望的眼神,綠谷這才了解對方是真心的希望他能把這當成自己的家。

  因為是綠谷,所以轟願意把自己生活的地方有所改變,就希望對方能住得舒服一點。

  在把東西都放好後,轟帶著綠谷走出去習慣一下附近的環境。

  轟壓了下自己的帽子遮住顯眼的髮色,牽著綠谷的手不顧他害羞簡單的開始介紹。

  街道的磚牆上趴著一隻三花貓,平時總是懶悠悠的曬著太陽。

  隔壁的田口太太是個好人,常常會拿些蔬菜水果給他。

  電線桿上那隻特別大的烏鴉是這附近的霸王,不過三花貓常常跟他打架。

  綠谷聽著轟說著附近的事,拼湊出了轟的日常,慢慢地靠近了這個以後他也要習慣的生活環境。

 

  超市到了,一進門就一股涼意吹來,把外頭的暑夏關在自動門外。

  聽著超市店員朝氣十足的歡迎光臨,轟跟綠谷推著推車開始採買需要的物品。

  轟平時在家沒有穿拖鞋的習慣,不過綠谷不太贊同,最終他們商量後拿了兩雙看起來就柔軟舒適的灰白棉拖鞋。

  圍裙太舊了,轟蹲下來原本打算拿黑色那一款時,綠谷卻拿著紅白色貓咪的圖樣,看著對方一臉期待的表情轟也沒說什麼,就放進了推車裡。

  冰箱裡似乎沒有蛋了,牛奶好像也沒有,保鮮期要拿久一點的……

  轟看著綠谷像隻要屯糧的小松鼠似的嘀嘀咕咕著,卻感覺到格外的柔軟,以前只有他一個人時好像很多事都很無所謂,也常常不小心喝到過期的牛奶,但現在多一個人計劃這些事情,規劃著他們的家。

  「轟君,晚上吃豬肉好嗎?」

  看著綠谷拿著超市特價的肉品,轟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壽司在特價,買一盒,冰淇淋在促銷,也買一盒。

  兜兜轉轉的逛著,綠谷看了看說:「應該沒有東西要買了吧?」

  轟原本想點頭,卻又頓了下說:「還有。」

 

  綠谷好奇的跟轟走到衛生用品區時想著還有什麼沒買嗎?家裡的衛生紙似乎還夠啊。

  但當他看到轟在熟悉的盒子前停下時全身都快燒起來了。

  「綠谷,你喜歡什麼味道的?」

  看著轟一臉認真地拿著草莓和巧克力在比較,綠谷閉著眼隨便抓了幾盒就拉著轟跑,轟看著推車裡的極薄、顆粒和螺旋紋時想著綠谷原來比較喜歡這種嗎?

  超市的結帳人員顯然很有經驗,面不改色的幫他們把東西都裝袋起來,笑著跟他們說謝謝惠顧。

  

  他們一手提著一個袋子在離開超市時又重新感受到外面的熱氣,但還好已經接近黃昏的時刻,比起午後太陽正大時已經沒什麼威脅性。

  他們邊聊著最近發生的案子和英雄發生了什麼事,一路慢慢的走回家。

  「對了,飯田君說最近要開同學會,轟君去嗎?」

  轟思考了下搖了下頭:「那天剛好我要調派去支援其他事務所。」

  「真可惜。」綠谷看著被拖的長長的影子說:「大家肯定很想看到轟君的。」

  他落後了一步稍稍走在轟身後,伸出了落單的那隻手用影子碰觸著對方一樣一晃一晃的影子,這樣子像是牽著走了很遠很遠一樣。

  突然間對方的影子停下來了,綠谷愣了下抬起頭想問怎麼了嗎,就被轟用沒提東西的那隻手拉住了他的手,轟的臉在逆光的夕陽下顯得特別溫暖。

  「回家吧。」他說。

  那一瞬間綠谷似乎明白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是什麼,有個家可以回,有個人牽著手走過漫漫長路。

  「嗯。」他笑著往前走了幾步,轟自然的拉起了他的手。

 

  回家後把東西歸類好塞到冰箱裡,轟就準備開始煮飯了,綠谷在他旁邊打下手,雖然是這樣說但轟也沒讓他做些什麼,最多拿個醬油、鹽巴或是胡椒鹽,搬入新家的第一天晚上煮的很豐盛。

  「好像不小心買太多了。」綠谷在打開冰箱拿出蛋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之前都只有一個人住每次都想著吃不完,但現在有轟君在就會忍不住多拿一點。」

  轟穿著綠谷新買的天藍色貓咪圍裙,手下很穩的炒著菜說:「沒事,以後我都在。」

  「嗯。」綠谷笑咪咪的回應。

 

  吃飽飯後他們又擠在一起洗碗,其實這件事本來一個人做就行了,但剛同居時總想做什麼都黏在一起。

  轟切了今天買的蘋果,吃著吃著就不知道怎麼回事又在沙發上親了起來,綠谷想轟一定有某一種他無法抗拒的力量,才會在對視上的一瞬間就理解他想要一個親吻。

  「洗澡嗎?」

  「嗯。」

  在泡進浴缸時,轟從他身後極其自然的擠了點洗髮乳在手中,搓揉上那頭看起來永遠不會安分服貼下的綠髮。

  「下次該買一盆盆栽的。」

  綠谷為了防止泡泡進到眼睛裡稍稍抬起下巴,聽到這句話疑惑的「嗯」了一聲。

  這樣這個家裡就多一點像你的東西了,轟想,邊說著:「我要沖水了。」

  換過來綠谷興致勃勃的想幫轟洗頭,轟頓了一下說:「下次吧。」

  「嗯?」

  轟拉過他的手到自己胯下,綠谷能感受的到手下熟悉的硬度,還來不及臉紅時聽見轟說:「我有點等不及了。」

  綠谷笑了出來,在親上轟的那刻含糊地說:「真難得看見轟君忍不住的時候。」

  「嗯,因為你在。」

  聽到轟這樣一本正經地講,綠谷他到底是哪裡學來這麼多情話的,不過就算問了肯定也只會得到「對綠谷就自然而然說出來了」這種讓他更害羞的答案吧。

  還沒來得及擦乾身體就著急的滾到了床上,綠谷邊掙扎著說:「會濕掉。」的時候轟親了他一下。

  「等一下也會濕掉的。」

  這麼說倒是也有道理,床頭櫃拉開來有上次綠谷來的時候還沒用完的潤滑劑,不過之前綠谷是偶爾來住一天,現在是要永遠的住在這了。



一樣是台破爛短小車

 

  有時候覺得這簡直是一場夢,能遇上對方彼此相愛相知相惜,這麼多人裡我最終還是找到了你。

  但這個夢是真實的,而且會一直延續至生命盡頭,他們會懷抱著對方直至天明,即使短暫的離別後最終也能在每日的盡頭抱住對方。

  因為這是他們的家。


评论(2)
热度(63)
  1. 想包養カラ松girls★hzs(兔華)月因 转载了此文字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