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ㄐㄐ、撓癢、一切正好

一樣的轟出三日題!



7/27【測量彼此性O的長短粗細】

 

被屏蔽了!還是只能走外連了



7/28【懲罰】



  「轟君,你確定嗎?」

  「嗯。」轟看著綠谷此刻反而猶豫的手,反倒安慰似地說:「來吧。」

  「好。」綠谷鼓起勇氣,身體往前湊向轟……

  然後拿著根羽毛開始撓他腳底板。

 

  看著轟不為所動的表情,綠谷輕輕刮一下後驚訝地說:「原來轟君真的不怕癢。」

  「嗯,從小就不太怕。」他看著綠谷有些失望的收回了手,好奇的問:「綠谷,你為什麼想要搔我癢?」

  「嗯?」綠谷坐回了原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因為很少看見你笑啊。」

  轟看著他收拾著桌上散落的筆和課本,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有些遲疑的問:「我?」

  「是啊,感覺轟君無論什麼時候都是非常冷靜可靠的樣子,好像沒什麼東西能嚇住你。」

  「有的。」轟認真的反駁著:「像上次運動會的時候,還有綠谷第一次親我的時候……」

  「停停停!這個不用說啊!」綠谷慌亂的將手在他面前擺動著,害羞到不行。

  轟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掌,細細的摩娑著上面的疤痕,邊開口說:「雖然沒有很特意,但以前是不太笑的。」

  「為什麼?」

  「因為沒什麼事情是特別開心的。」轟看了綠谷一眼卻道:「綠谷好像一直都是笑笑的樣子。」

  「嗯?我嗎?因為每天都過的挺開心的啊。」綠谷笑著說:「雖然每天都很累但也很充實,而且能遇見大家真是太好了……」

  「我也是。」

  「什麼?」

  「遇見綠谷之後笑的次數也變多了。」轟突然淺淺的笑了出來:「都是你的功勞。」

  綠谷看著轟轉瞬消失的笑容呆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說:「轟君,再笑一次。」

  轟聽見這個要求思索了下,然後勉強的提高了唇角咧開牙齒說:「這樣?」

  「噗。」綠谷看著他怪異的笑容忍不住笑了出來,轟看他笑得東倒西歪的只好無奈抓住了他。

  「這麼好笑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轟君的臉……」

  看著綠谷一時半刻應該是停不下來,轟向前湊親了一下他,在對方被突如其來嚇到時低聲說:「換我了。」

  「什麼?」

  「換我看綠谷的表情了。」轟正色地補充了一句:「那種只有我能看到的。」

  「嗯?可是我沒有輸啊……轟君你的手等等!」

 




7/29【證明天降的優勢】


 

  「綠谷!這邊!」

  在拉開居酒屋的門後,綠谷才剛一個探頭,就被眼尖的上鳴發現了。

  「上鳴君,真是麻煩你了。」綠谷走到他們桌前,帶著歉意笑道。

  「沒事沒事。」上鳴朝他擺了擺手,有些感慨的說:「只是沒想到轟也會有這種時候啊,你們鬧彆扭了嗎?」

  「啊,這個……」

  「綠谷來了啊。」瀨呂拿著個提袋走了過來,朝他笑了下:「聽說你任務出的特別晚,辛苦啦。」

  「是啊,幸好很快就解決了。」綠谷瞄了下時間後說:「也不早了,我先帶轟君回去了。」

  「等等。」瀨呂把手中的袋子遞給了他,「這是轟之前點著外帶的,我想應該是想帶回去讓你吃的吧。」

  紙盒還帶著溫熱的餘溫,綠谷頓了下接了過來,笑著道謝:「謝謝你們。」

  「沒什麼,你們回去路上小心啊。」

 

  綠谷扶起轟,小心翼翼的走在夜色中。

  「轟君?」他輕輕的喊了聲轟的名字,過了一陣子後聽見他模模糊糊嗯了一聲。

  就連這個時候都覺得轟帶著鼻音的聲音好聽的自己大概是沒救了,綠谷想,但又忍不住覺得這樣的轟好可愛啊。

 

  「你心情不好嗎?」

  良久過後,他才聽見轟悶悶地說:「沒有。」

  話是這樣說,但綠谷似乎聽見了短短兩個字中的委屈,像是沒分到糖果還硬要堅強的說沒關係的小孩一樣。

  以前綠谷最害怕聽到轟說沒有,那時候他們剛交往不久,對感情的事向來都很遲鈍,每次轟這樣說他就相信,但到後來才發現對方在意的不行,也為此吵過幾次架,後來講開了過後轟也逐漸改變了自己隱瞞的習慣,綠谷也更能聽懂轟的言下之意。

  倒是沒想到轟難得喝醉酒後又變回以前那樣,聽到這句好久不見的沒有綠谷差點笑出來。

 

  「是這樣嗎。」他放緩了語速,察覺到轟僵了一下後又有點不甘心的用靠向他的頭蹭了一下,帶著笑意說:「轟君在想什麼?」

  夜晚的街道上早就沒什麼人了,他們緩緩走在路上,夏夜的涼風吹起髮絲,沒有白日的喧囂與張狂,整條街都安靜的沉睡著,綠谷倒也不怕被人認出來。

 

  轟停下了步伐,在綠谷疑惑的轉頭看向他時,抿了一下唇認真的說:「你,我在想你。」

  心跳的聲音似乎又加快了幾步,綠谷眨了下眼,被轟突如其來的直率弄的不知所措起來,他牽著轟的手繼續往前走,咳了一下後假裝鎮定的問:「想我什麼?」

  「如果能早點遇到綠谷就好了。」

  他的聲音很輕,幾乎溶在溫柔的夏夜裡,但綠谷還是能抓住剎那即逝的不甘心。

  聽到轟這樣說,本來就擅長分析的大腦又開始轉了起來,沒多久後綠谷就得出了一個結論:「你又跟小勝吵架了嗎?」

  轟靜默著,似乎在掙扎要不要承認,但準確來講也不是吵架,因為連綠谷都沒辦法想像轟跟別人吵的臉紅脖子粗的樣子。

 

  「我倒是很慶幸上了雄英後才認識轟君。」綠谷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如果是之前的我……轟君大概不會想理吧。」

  「為什麼?」

  「因為那時候的我、很弱,又沒什麼力量。」綠谷換了一個詞,有些打結的說著:「雖然有著夢想但是不知道怎麼前進……」

  「但那時候的綠谷也很努力吧。」轟打斷他,認真的看著他說:「我喜歡綠谷,不只是義無反顧救我的樣子,平時不管做什麼都是全力以赴,所以不管怎樣的綠谷我都會喜歡的。」

  「我也是啊。」綠谷笑著說:「我喜歡轟君溫柔又強大的樣子,所以早一點出現也好,晚一點出現也好,只要是轟君我都會喜歡上的。」

  轟聽見他說:「雖然不清楚為什麼轟君好像很在意我跟小勝是竹馬,但我很高興能在那個時候才遇見轟君,雖然這樣說好像很奇怪,但總覺得無論是提前還是延後,都不會像現在發展的這麼順利了。」

 

  到了家門口前,綠谷拿出鑰匙打開了門,玄關的燈被按亮,一瞬間昏暗的世界都被溫和的光線灑滿。

  綠谷站在門口上,臉上帶著的是他再熟悉不過有些羞澀的笑容,圓圓的大眼睛倒映出另一個他。

  「你懂嗎?轟君。」

 

  轟想他是懂得。

  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就是這樣的我剛好遇見那時候的你。

  故事開始展開下去。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最後一題我其實思考了很久很久,邊寫邊想天降的優勢是什麼,後來覺得其實跟時間沒什麼關係,就因為是轟,所以出久會喜歡上他的(戀愛腦發言

 寫到最後的時候想到了張愛玲的<愛>,就是這麼剛好,在出久獲得個性的時候,在轟在運動會上為了證明給安德瓦看不用能力也能贏時他們相遇了,他們背負著不同的想法、信念、背景和相同的努力然後站在了同一個位置上,不論是早一點遇到還是晚一點遇到他們的故事大概都會大大的不同

轟出的好真是太難說了……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情侶(語死早)

我真是太喜歡兩個都溫柔的人在一起了!!結婚好嗎!!


评论(2)
热度(81)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