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一心




  綠谷睜開眼時發現自己站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路人來來往往格外匆忙的樣子,顯得他傻傻站在路中央異常奇怪。

  他往邊上站了點,讓提著菜籃的婦人路過,吃著糖蹦跳的小孩在經過他時呆了下,連忙拉住了牽著母親的手,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時就被著急著回家做菜的媽媽拽著向前。


  綠谷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會站在這裡,他明明記得自己幾分鐘前還在跟敵人戰鬥的,但多年來的戰鬥經驗讓他即使在各種不合理的場面中也能迅速鎮定下來。

  事到如今應該要先搞清楚自己在哪裡才對……綠谷邊想著邊抬起頭看向街旁的路牌,卻在看到上頭的字時愣了下。

  ……這是他跟轟君的家附近。


  綠谷看著四周的商店,感受到了一絲違和感,這邊原本是家小超商的,但不知道為什麼開始賣起了炸物,前面的轉角處倒是變成了超市。

  他往前走了幾步就更確定這不是他們家附近了,因為前方突然多了一條不在他記憶裡的道路。

  但還是有很多相似度高的地方,綠谷在邊思考時突然聽見了旁邊似乎有人在竊竊私語的聲音,他一抬頭發現路上許多人都在好奇的盯著他看,大家的目光幾乎都專注在那頭顯眼的綠髮上。

  雖然已經在上次的周刊報導中進了新晉英雄前十名,走在路上也常常被人認出來,但是都沒有這一次被大家的眼神盯得不敢動彈的感覺。

  綠谷勉強地走了幾步,在轉角的電視牆上看到了原因。


  『眾所期盼的【No.1英雄Deku傳】將在明晚七點上映!同名系列產品已經開始預購……』


  看著畫面上與自己相似卻不同的人大聲喊著「SMASH」,綠谷睜大了雙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不、不會吧?



 

  雖然還不太清楚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被搬上螢幕撥放,但看著不管是商店裡擺著的Deku玩偶、路旁的限定五款Deku轉蛋或是等比例高的招人型看板,綠谷這一身戰鬥服和綠髮都太引人耳目了,幸好這裡的貨幣與自己身上帶著的是一樣的,他找了一間店換下了身上的戰鬥服又另外買了一頂假髮蓋住,終於能在路上正常的行走。

  在買衣服的途中老闆還瞅著他身上的衣服很久,綠谷被盯著僵硬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在換成一身普通的衣服出來時看見一個比他小一點的男孩興奮的衝到櫃檯前,打斷了老闆若有所思的眼神。


  「我上次訂的那套衣服到了嗎?」

  「到了到了。」老闆笑咪咪的彎下腰從櫃檯裡拿出一包用透明袋包裹住的綠色衣服,在綠谷覺得眼熟的同時聽見老闆說:「限量版的Deku戰鬥服,這個只有一千套你這小子還真是好運啊。」

  「我排了一個月好不容易才搶到的!」一拿到手對方就開心的拆開來看,綠谷訝異的發現一整套與被自己收進袋子裡的戰鬥服一模一樣,「原公司出的Deku五十周年紀念版果然品質特別好!發明目大神的東西果然都有保證!」

  聽見熟悉的名字綠谷愣了一下,在這個世界裡竟然也有發明目同學,加上五十周年……


  在走出店門口看著相似的街道時,綠谷已經習慣性的推敲出一個結論。

  在這個世界裡「英雄Deku」已經是取代了歐爾麥特的存在,剛剛在店家裡除了他自己的玩偶外也有看到班上同學們的商品,只是數量相比起來少很多,但證明了在這個世界裡大家都還是存在的。

  加上剛剛的五十周年,綠谷吞了下口水,有個不可思議的想法燃了起來,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又能解釋這一切。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裡就是未來的世界了。

 


  還沒有搞清楚自己是怎麼到這裡的,也還不知道該怎麼回去,綠谷只好在街上走著當作蒐集情報見機行事,如果這裡真的是未來,那他就能理解為什麼剛剛一直被盯著看了,如果是以前的他在街上看見歐爾麥特大概會立刻衝上前吧,這樣相比起來大家其實算客氣了?

  也不是,畢竟現在的英雄Deku現在應該算是個老人了,所以大家果然是把他當作裝扮Deku的狂熱粉絲吧。


  那轟君呢?

  綠谷的腳步一頓,忍不住想起來在出任務前和自己吵了一架的人。

  說起吵也不算,畢竟轟君跟他說話連大聲都很少,不過是一樣的老問題,在要不要公開戀情的這方面他們已經討論過很多次了,轟覺得既然在一起了就要光明正大,而綠谷覺得他們兩個的事業都還沒穩定下來,這種事自己人知道就好了。

  轟君應該很擔心吧,綠谷想,回去要好好道歉才對。

 

  走也走累了,綠谷找了間速食店就走了進去,點了個簡單的套餐拿完後就坐在窗邊的位置開始慢慢地吃。

  旁邊坐了個中年男子正在用手機看著影片,綠谷不經意的瞄了一眼看見了自己放大版的臉,不小心噎到咳了幾聲。

  對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卻在看見綠谷口袋中露出的票卡一角時驚訝地說:「這該不會是歐爾麥特的限量版票卡吧?」

  突然間聽到了歐爾麥特的名字綠谷連忙點了下頭,他還以為這個世界裡已經沒人記得歐爾麥特了,「您也認識歐爾麥特嗎?」

  「怎麼可能不認識,他是Deku最喜歡的英雄啊。」大叔說著,邊指向手機螢幕道:「聽說Deku和焦凍家裡全都是歐爾麥特的相關擺設呢。」

  「焦凍?」


  綠谷看著螢幕裡比他記憶中大了幾歲的轟正和他並肩戰鬥著,他們看起來都成熟了許多,互相配合的個性也很熟練,像是已經訓練過不知道多少次了。

  「是啊,你不會不知道他們兩個在一起吧?」大叔見怪不怪的說:「雖然一開始的時候大家都被嚇到了,但Deku昏迷不醒的三個月裡焦凍每天都在照顧他,時間久了大家都習慣了,他們還好幾次被選為理想情侶第一名。」

  「大家都知道我……他們在一起嗎?」綠谷看著螢幕中向大家打招呼的人,轟一樣冷著臉不說話,他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但不管誰都能看見他們緊握的雙手。

  「是啊,他們結婚的時候還引起轟動,很多知名英雄都去祝賀了。」


  綠谷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很認真地看待他跟轟君的這段感情,卻沒想過這麼久以後的事情,在聽到大家都接納他們而且還結婚了時,他突然就鬆了一口氣,又有點內疚,轟君說的是對的,是他自己沒有勇氣去承擔,他不敢將轟君的未來賭在他們的感情上,怕對方走得有任何一點不順遂。


  『Deku可以說一下在24歲那年昏迷的三個月裡到底面臨著什麼樣的事情嗎?』

  綠谷被手機裡的聲音吸引,看見手機裡的自己有點欲言又止的回答著:『其實那時候我被敵人的個性擊中到另一個世界裡了,詳細的事情沒有辦法說太多,總之找到了重要的那個人我就回來了,一清醒就看見……』


  聽見這個答案,綠谷猛然站了起來。

  就是這個、他找到回去的方法了!


  如果未來的他也曾經遇過這件事就知道該怎麼回去了吧,綠谷下意識的問:「請問您知道Deku住哪嗎?」一說出來的同時他就感覺到怪異,一般的民眾是不會知道英雄的住處的,正想改口問是哪個事務所時,就看見對方點了下頭。

  「知道啊。」大叔心不在焉的說:「就在縣立醫院後頭。」

  「縣立醫院後面?」綠谷愣了下,在他的記憶裡如果還沒有改建的話,縣立醫院後面是……

  「是啊。」大叔沒察覺到他的反應,感慨了一句:「畢竟都死了好幾年了。」

  



  縣立醫院後面是一大片墳墓。

  英雄的屍體是不能被埋葬的,怕被敵人利用,在死後會被相關的單位機構回收,雖然說是被埋在縣立醫院後面,其實也只是個衣冠塚而已。

  據說埋在那是英雄焦凍要求的。


  在來的路上他已經聽說了很多關於Deku和焦凍的故事,那麼長的一生說起來倒像是清晨時窗外凝結的水霧,片刻就消散在空中。

  每個人口中的他們都有一絲不確定性,有些故事被傳的遠了參雜著連他都不知道的事,但不變的是他們兩人相愛久遠如一日。

  那麼多轟轟烈烈的過往也不過是旁人的一句閒聊。

 


  綠谷站在自己的墓碑前正飄著點小雨,墳很新,看起來像是每天都有人來的樣子。

  比起旁邊雜草叢生的墓碑他的被打理的很好,還放著一碗還有餘溫的炸豬排蓋飯,綠谷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誰放的。

  畢竟也只有這樣一個人這麼固執。

  他抹去被水浸濕的碑,上面刻著的綠谷出久顯得那麼熟悉又陌生,但他似乎能想到看著這幾個字被刻出來時那個人的表情。

  肯定是抿緊了唇卻又不發一語吧。

  對不起啊轟君,肯定很難過吧。

  


  「不好意思。」

  綠谷還在發呆時被人從後頭拍了下,他看見一個年輕的小護士撐著把傘,看見他轉頭把另一把傘遞給他。

  「啊,謝謝。」

  護士搖了下頭,好奇的看著他,突然想到自己的任務後說:「樓上有位先生想見您。」

  綠谷順著她比的方向看去,正是住院大樓的某間病房。

 

  「就是這裡。」

  綠谷跟在她後面,在某間病房門口停下,護士朝他鞠了個躬後說:「那我先走了。」

  「謝謝。」綠谷也急忙朝她彎了下腰。

  看著熟悉的病房門口,綠谷恍惚間想起自己來過。

  那時候是他第一次陪轟君來探望他的母親,站在門口躊躇了半天,轟也不催他,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地握住了他的手,似乎感受到對方傳過來的勇氣,他朝轟笑了下,終於伸手推開了門。

  現在他看著門口上依然掛著的「轟」,深呼吸了一口氣走進去。


  「轟君。」

  轟像是早就知道他會來一樣,坐在病床上,歲月刻劃上了那張英氣的臉孔,卻沒改變那雙眼裡的光輝。

  「綠谷。」

  已經很老的轟在看見他時笑了下,卻又輕輕的搖了下頭後說:「你是他,卻也不是他。」

  看見轟的那一刻綠谷就忍不住的開始掉下眼淚,像是迷路的小孩找到家人一樣放心地大哭,從此不用再擔心其他事一樣。

  「還是一樣這麼容易哭啊。」

  在朦朧間,他似乎聽到了轟寵溺又無奈的聲音。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時,綠谷才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問:「轟君知道我會來嗎?」

  「嗯。」轟看著他一臉平靜的說:「是他說的。」

  綠谷知道轟口中的他是這個時代的綠谷,連忙問了一句:「他怎麼說的?」

  轟像是在回憶一般,眉眼都瞬間變得溫和了起來:「他說,你是他留給我的最後一個禮物。」

  綠谷握緊了拳頭一瞬間說不出話來,他看著現在坐在病床上的人下意識地開口說:「轟君後悔嗎?」

  他知道把one for all的個性傳遞下去後就會面臨死亡,就像一路以來的繼承人一樣,但轟卻不知道,這樣子面臨他死亡的轟會不會覺得他很自私。

  綠谷一瞬間又不想聽到對方的回答了。

  

  「後悔。」看著綠谷一瞬間又自責得快哭出來的表情,轟卻按住他的手,繼續說:「早知道就不要和你吵架了,太浪費在一起的時間。」

  沒料到他會這樣說,綠谷眨了眨眼聽見轟喊了聲他的名字:「綠谷。」

  「嗯?」

  「我不是個很好的伴侶,很多事情都不說,又不是很會讓你開心。」轟似乎在思考的樣子,說的很慢:「這樣說起來很自私,但請你多包容那時候的我。」

  「才不是,轟君很好的。」

  「綠谷也很好。」轟朝他淺淺笑了下,那張年邁的臉孔裡還看的到過去的影子,他輕聲說:「在最後能看見綠谷真是太好了。」

  聽到這句話綠谷感覺心臟都縮緊了一下,他看見轟伸手,抹掉他臉上的淚痕後說:「你該回去了。」

  在聽到這句話後聲音像是被抽離了一樣,連同世界都開始不穩的晃著,綠谷看見轟坐著看著他,眼底滿是他說不出來的溫柔,一如過去的每個時候。

 


  綠谷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時又瞬間睜開了眼,突然被人狠狠的抱住了。

  「轟君?」餘光瞄見了熟悉的髮絲,綠谷在說話時發現自己幾乎是氣音。

  「你終於醒了。」轟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乾啞,像是很久沒說話一樣。


  在等到醫生來做簡單的檢查後一切沒問題時,病房又只剩他們兩個人了。

  「我睡了很久嗎?」

  「嗯。」轟開始習慣的幫他開始揉捏著身體的部位,像是做了很多次一樣,補了一句:「三個月。」

  「對不起……」

  「抱歉。」沒想到綠谷會道歉,轟頓了下仍然堅持著把他的話說完:「都聽你的,不公開吧,以後我們再也不要吵架了。」

  「不。」綠谷在被翻過來時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看著他認真的說:「我們公開吧。」

  「嗯?」轟愣了下,沒想到他會這樣說,剛想問怎麼了時又被綠谷搶先一步開口。


  「轟君。」綠谷有些猶豫地說:「如果我比你早一步走了怎麼辦,你會後悔嗎?」

  「不會後悔,不怎麼辦。」察覺綠谷沒有放開他的意思,轟乾脆把額頭抵在他的額上,看著那雙大大的綠色眼睛說:「那我就想你吧,想著想著時間就過了,然後我就去找你。」

  「所以你別走太快。」

  看著轟疲倦又帶著笑意的眼睛,綠谷閉上眼親了上去。

 


  他們的故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或許是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也會是未來電視節目上驚心動魄的一瞬間,卻是再真切不過的一生。

  但只要握著對方的手,他就有信心能面對未來,不畏風雨。





上週被小夥伴拉回去玩劍三,順便扔了《如寄》給我聽

【聽人說後來我們都變成江湖傳聞,茶樓酒肆裡說完一生】

覺得轟出!!可以!!就寫了

遲來的七夕快樂!

评论(16)
热度(109)
  1. 昵称能改不月因 转载了此文字
    (催泪文注意)关于“轰出两人其中一个先牺牲了怎么办”的这个问题,这个故事里有我理想中的完美解答和结局...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