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午後、單戀、明天

段子三則

>>2.睡著的貓和他、27.雨後日光下的河、14.二重奏

  綠谷回到家時天是慵懶的灰色,透過濃厚的雲霧散著不明顯的光,空氣中似乎都染上潮濕的氣息,放在門口的綠色植物在他開門時晃了一下,伸展著枝葉準備擁抱這一場雨。

  這股悠哉被風吹進了屋內,綠谷邊想著轟不知道回家沒時走到了客廳,看見沙發上的人時愣了一下,下意識的放輕了腳步。

  他上一秒還在嘀咕著的人抱著他們一起領養的貓沉沉的睡著,側翻著露出了柔軟的腹部,平時不苟言笑的臉現在看著倒是溫和了許多,稍長的髮絲蓋住了耳朵,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著。

  黑白交雜的小貓在他湊近時警覺地動了下耳朵,但聞到熟悉的氣味後又安心地睡去。

  綠谷小心翼翼的坐在沙發旁邊,就這樣安靜地看著他們。

 

  有時候他總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快的像是一瞬間他們都畢了業成為了一個職業英雄。

  有時候又覺得時間過得很慢,慢的他能夠坐在轟身旁看著他長長的眼睫毛彷彿一輩子長遠。

 

  綠谷還能記得轟當初提同居時的畫面。

  轟的耳朵是紅的,眼睛是亮的,而他鼓譟不息的心是燙的。

  那時候的「好」都像被窗外的太陽曬暖,封存在溫柔的吻裡。

 

  雨終於從承受不住的雲層中落下,滴滴答答的打在屋簷上,敲碎了轟安穩的夢境。

  「綠谷?」

  剛睡醒的他聲音特別低沉,綠谷看見他睜開眼睛後自然而然地笑了出來。

  「你醒啦,轟君。」

  「嗯。」這個音有些含糊,卻緩和地像是即將落在綠谷唇上的吻:「歡迎回來。」

  「喵。」被夾擊的小貓不開心的叫了聲,搖了下尾巴跳到地板上,懶得看一回來就黏在一起的主人們。

 

  這場雨下得不久,剛好能讓橘紅色的夕日探出點頭。

  他們騎著單車往附近的超市前進,黑亮的烏鴉沒被這場雨打擾,一樣站在樹梢枝頭啊啊啊地叫著。

  略微潮濕的風拂過了他的臉頰,鼻尖還能聞到那一絲涼爽的氣味,綠谷在騎到熟悉的橋時聽見了底下潺潺的水聲。

  水面被夕色染紅,流動時閃爍出清澈的光,綠谷恍惚間覺得有點像轟的眼睛,又像是他在陽光下的頭髮。

  他覺得自己似乎有了個奇怪的習慣,看見什麼漂亮的東西都會下意識的跟轟連在一起,好像生活中每個無關緊要的地方都融入了他的影子。

  不過在一瞬間他知道了為什麼。

 

  「綠谷。」

  察覺到他沒有要起步的意思,轟在前頭把單車停下,轉頭喊了聲他的名字。

  綠谷愣愣地看著他,嘩嘩的水流聲配著自己不安分地心跳一同作響,像是首不知名的二重奏。

 

  因為他已經是這麼的喜歡轟了。

 

 

>>2. 路的那邊對方迎面走來

  綠谷想自己肯定很不對勁。

 

  午後的日光是暖的,空氣中都沾著點昏昏欲睡的氣息,綠谷手上抱著一疊剛從教師辦公室裡拿出來的教材,飯田又被相澤喊了回去,只好麻煩綠谷將手上的東西送回教室。

  綠谷剛踏出門時就看見了轟從走廊那頭迎面走來。

  斜散的日光倚在他身上,照的那頭柔軟的頭髮更加顯眼了,讓人忍不住想伸手摸摸看,平時面無表情的臉在此刻也溫和了一些,倒是吸引了周遭人隱隱約約的視線。

  這個人似乎不太理解自己長得多好看,就算誇獎了他也只會認真的看著自己說「我覺得綠谷更可愛」這種讓他手足無措的回答。

 

  他的步伐不快,踏進綠谷的視線裡像隻乖巧的貓,緩緩地留下印痕。

  綠谷不知不覺間已經把他的走路方式和速度都記了下來,只要一個背影一個跨步他都能知道是不是轟。

  他原本以為不是件大事的,但在覺察到的同時還能聽見他走來時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大到像是能驚醒樹上打盹的烏鴉。

  看哪裡都很奇怪,但已經沒有辦法轉移視線當作沒看見對方了,這時候逃跑反而會讓對方起疑吧,應該要理直氣壯地打招呼。

  只要看著轟笑一下說「轟君怎麼來了」就好,只要這樣兩個步驟就能迅速地化解目前的危機。

  他已經習慣性地提出了無數個解決方案,並在瞬間做出了最好的選擇。

 

  「綠谷。」

  但在轟站在他面前淡淡地喊出他的名字時,綠谷所有的計劃都被打亂了,連自己都能感受到臉上不正常的熱度。

  「你還好嗎?」

  在察覺到轟似乎想要摸上他滾燙的臉頰的一瞬間,綠谷立刻抱著手上的書蹲了下來。

  「綠谷?」

  不太好。

  埋在手臂間的綠谷能感受到前方的陽光被擋了下來,轟陪他蹲著擔心的摸了下他的頭。

  怎麼會好。

  綠谷偷偷的抬起頭露出眼睛看著一臉不知所措的轟有些沮喪地想,喜歡這種東西要是有解藥就好。

  那他大概能正常一點吧。

 

 

>>【轟出】一心一點轟的視角

  「轟君。」

  轟抬起頭,看著麗日露出一點不安的神情,在她已經出社會成為一個英雄和母親後,已經很少表現出這種年輕時期常看見的表情了,轟猛然看到時突然覺得有點懷念。

  「今天天氣很好。」轟朝她點了下頭,忽略了對方難以言喻的樣子輕聲說:「綠谷大概也會很開心的。」

  「嗯。」麗日往前了幾步,和轟並肩站在一起,「小久君很喜歡這種天氣呢。」

  很喜歡嗎,轟想大概是的,以前只要一早起床拉開窗簾看到是晴天的時候,綠谷就會看著窗外笑著瞇起了眼睛,轉過身喊他起床。

  轟其實比他還早醒,他喜歡看著他在自己的懷裡睡得安心又沉穩的樣子,在察覺到綠谷要上床拉他時,他會刻意翻身壓住綠谷。

  棉被揚起時有些細瑣的塵埃從空中飄散,在日光下旋轉落下,綠谷的抗議還沒說出口時就被他變成一個綿密的吻。

  在相視而笑的那一刻,一天才正式開始。

 

  「嗯?這個是?」

  麗日注意到了面前放著一碗似乎還熱著的東西,動手想拆開的同時聽見轟說:「炸豬排蓋飯。」

  麗日的手一頓,低著頭不讓轟看見自己的表情,淺笑著說:「是啊,小久君最喜歡吃這個了,不過還是拆開比較好吧。」

  轟看著她的動作不發一語,他假裝沒看見麗日偷偷擦掉眼淚的動作,溫柔的拂掉了墓碑上的殘葉。

  「工作那邊呢?需要幫忙嗎?」

  「不用。」轟搖了下頭後說:「校長讓我放了幾天假。」

  在從英雄事務所出來後他受邀到雄英當了老師,與其說是校長讓他放假不如說是強制了他放假,儘管轟覺得沒有那個必要性,不過放了就放了吧,他一向不太強求些什麼。

  以後也沒什麼是他想要的了吧,轟想。

 

  「轟君你……要打起精神來,這樣小久君才會安心的。」

 

  安心?

 

  『轟君,家裡的雞蛋沒了,等一下一起去買吧。』

  『啊,這個是今天任務出的意外,不痛的。』

  『為什麼……因為喜歡你啊。』

  『我……還有一個禮物要送轟君喔,所以你要等到那天才行。』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他已經不在了。

  沒有任何一刻比現在摸著冰冷的墓碑都還清楚的體悟到這個事實。

 

  麗日在走之前似乎對他說了什麼,轟在動了一下後才發覺自己手腳都站得僵硬了。

  似乎是明天見?

 

  哪有什麼明天,轟想。

  他不在的每一天都像是最後一天。

  只能讓他用餘生來想念。

 

评论(7)
热度(58)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