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吸血鬼與幽靈

1.

  「小久君,你這樣不行的。」

  麗日側坐在掃帚上,飛在離地一點高的地方,和綠谷平行。

  她看著綠谷一下尷尬的臉,認真的伸出手指往上拉著自己的眼睛,原本好看的大眼睛一下子往上提變成了可笑的鬼臉,邊認真的說:「要像這樣子才行啊,不然這樣怎麼過的了期末考呢。」

  綠谷從白布底下伸出了蒼白的手,拉住了被風吹得差點掀開的帽子,看著盡心指點自己的麗日,有些好奇的問:「麗日已經決定好期末考怎麼嚇人了嗎?」

  「嗯。」麗日劃開雙手比了一個很大的圓,「我已經煮好了這樣一鍋壁虎豬骨蜘蛛湯了,還加了一點相澤老師的繃帶、爆豪君的毛……」她頓了一下,補充說:「是藍綠色的。」

  小勝的毛……綠谷已經無法想像爆豪那張會多麼爆炸的臉了。

  「接下來只要在目標來時邊攪著鍋,邊說『只缺一點人肉了』,邊轉頭朝目標笑一下就行了。」麗日示意著準備好的笑容,陰慘慘的像是下一秒他就準備進鍋和那一堆有的沒的加在一起煮了。

  綠谷下意識的往後飄了幾步,卻還是認真的誇獎著:「女巫常出現的道具和經典場景都出現了,這樣子期末考一定會過的。」

  「所以小久君也要加油啊!」

  看著麗日朝氣滿滿的樣子,綠谷笑了下:「嗯,我會加油的。」

 

2.

  雄英森林是座可怕的森林。

  傳聞裡面出現了很多妖魔鬼怪,不管是常聽聞的狼人、吸血鬼、殭屍還是幽靈,裡面全部都有,所以常引起外面的人的言論,並且很多不信的人會試圖闖進來。

  「嚇跑人類」變成他們的期末考作業,只要能通過就能變成一個成功的鬼怪。

  「幽靈的特色……」綠谷邊唸著邊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寫,大概就是神出鬼沒、漂浮著嚇人了吧……

  他把筆記本往自己的白布裡一塞就消失了,準備練習如何嚇人這件事。

  上次歐爾麥特老師怎麼說的……

  好像是雙手往前伸,嘴巴要咧開,眼神要兇狠,然後突然跳出去,邊發出「嚇」這樣的聲音。

  「嚇!」

  目標就會被嚇到暈倒……

 

  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人真的在他面前倒下,綠谷嚇了一跳,他沒想到這邊會出現人……應該說出現鬼。

  看著對方身上華麗的服飾以及明顯外露的兩顆尖牙,綠谷想他已經知道對方是誰了。

  隔壁班的吸血鬼……轟焦凍。

 

3.

  轟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視角是從下往上看的。

  他沉默了一下,視線往上移,發現披著塊白布的人正試圖把他倒吊在樹上。

  「你醒了啊。」發現他的動靜,那個人飄來他旁邊,有些尷尬的說:「我不清楚吸血鬼的作息……不過我看到的蝙蝠都是這樣睡的。」

  轟揮了一下手,招來了一群蝙蝠,牠們三兩下咬掉了綁著轟的繩子,轟在一個翻身後漂亮落地,黑紅色的披風在他身後飄盪,深沉的像在森林的每個夜。

  轟抬眼看著飄著的人,雄英森林裡的鬼不少,但像這樣的幽靈大概也只有一個了吧。

  他思考了下,看著有些尷尬的綠谷說:「那你想來看嗎?」

  「什麼?」

  「吸血鬼的家。」看著綠谷一瞬間瞪圓的眼睛,他解釋著:「我的家。」

 

4.

  每個吸血鬼都有著一棟古典陰森的豪宅。

  綠谷飄在轟的身後,看著瑰麗的大房子一瞬間說不出話來。

  「吸血鬼的家都……這麼大嗎?」

  他還是忍不住問出來了。

  轟聽見他這個問題愣了下,轉頭看著裹著白布的他,認真地回應了一句:「就跟幽靈身上都有白色的布一樣吧。」

  綠谷一瞬間反駁不能。

  是、是這樣嗎?

  

  大門在他們靠近時自動開啟,迎接主人的歸來。

  綠谷已經做好了跟宅邸的人打招呼的心理準備了,這麼大的家裡應該會有管家還是僕人的存在吧。

  結果誰都沒有。

  看著綠谷呆呆的漂在大廳中央似乎在看什麼的樣子,轟理解了他的意思,在他面前停了下來。

 

  「這裡只有我一個。」

  站在大廳中央的吸血鬼這樣說著。

 

  看著轟習以為常的表情,綠谷突然說不出什麼話。

 

5.

  「轟君暈倒了是因為想睡覺了嗎?」

  綠谷飄在轟的身邊問著,轟帶著他參觀著這棟空寂的宅院,平常杳無人音的角落被綠谷好奇的問話填滿,穿插著屋子主人簡短的介紹,一瞬間都熱鬧了起來。

  「不是。」

  轟抿了下唇,蝙蝠咬著小提燈跟在他們身後,晃悠悠的照亮了前方的路。

  轟帶著他走到地廊,在推開木門前有些尷尬的說:「因為我餓了。」

  餓了?

  綠谷瞬間想到吸血鬼的食物來源,裡面該不會全部都是人類吧?

  綠谷腦中剛浮現了人類被關在鐵籠裡讓轟隨意吸血的畫面,就看見轟推開了木門,事實上裡面什麼人都沒有。

  寬大的室內溫度有點低,裡面存放著一桶一桶木桶,轟隨手拿過一旁的高腳玻璃杯,打開一桶裡面鮮紅的液體汩汩的流了出來。

  他看著轟幾口喝掉,紅色的殘液沾上那雙淡色的唇染上了幾分血色,綠谷雖然有點不習慣,但生物畢竟不能違抗自己的天性,還是飄了過去靠近轟。

  轟看見綠谷過來,問他:「你想喝嗎?」

  「好喝嗎?」綠谷承認他還是有點好奇的。

  轟思考了下給了個模糊的答案:「其實還好……冰的比較好喝。」

  原來還有分嗎?

  綠谷接過了轟遞給他的杯子,聞了下後有些驚訝的說:「沒有血腥味。」

  「嗯?」

  綠谷邊嚐著口中的味道,邊疑惑的看著轟問:「這不是血嗎?」

  「不是。」轟搖了下頭,「這是番茄汁。」

  而且冰的比較好喝。

 

6.

  綠谷還沒有搞清楚為什麼轟身為一個吸血鬼不喝血要喝番茄汁時,就又被轟帶了上去。

  「這是我的房間。」

  轟邊推開門跟他說。

  這個房間東西倒是多了一點,除了正中央一個大大的木製棺材外角落還堆著許多書,落地窗被厚重的窗簾擋住,連一絲月光都透不進來。

  綠谷飄過去好奇的看著書名的時候,被轟突然叫了聲他的名字:「綠谷。」

  「怎麼了,轟君?」

  轟看著他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緩緩的說:「天快亮了。」

  天快亮了?對幽靈而言天亮不亮都沒什麼差別,他們不太需要睡眠,被陽光照到也只是看不見他們而已,但對其他種族而言就不一樣了。

  天快亮了對吸血鬼來講就代表……

  「轟君你要睡覺了嗎?不好意思那我先走好了……」

  「不用。」轟打斷了他,「你可以留在這邊看書,要走的時候直接走就好了。」

  綠谷點了點頭,看見轟打開中間的棺木跨了進去躺好。

  「轟君,晚安。」

  「……晚安。」轟有些不習慣的說了這句話。

  從他有意識以來這棟房子裡就只有他一個人,突然間聽到有人在睡前跟他說這句話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但心裡就像剛喝下一杯冰的番茄汁一樣滿足。

  在睡前想著綠谷笑著的眼睛,轟想真是個奇特的幽靈,邊睡了過去。

 

7.

  「轟君,早安。」

  轟剛從自己的棺材裡起來還呆呆的時候聽見了綠谷的聲音。

  他沒想到對方還在這裡,下意識地說著:「早。」

  綠谷闔上手中的書飄來他旁邊,浮在木棺旁開心的說著:「你這裡好多書啊,一不小心就看到現在了。」

  「想看可以繼續看的。」

  「晚一點吧。」綠谷雖然是笑著的,但有點困擾的說:「我還沒準備好期末考,轟君已經想好了嗎?」

  「嗯。」

  轟一抬手從木盒中出來時,四周突然飛來了一大群蝙蝠團團包圍著,一瞬間綠谷就看不見他的身影了。

  下一秒蝙蝠突然全部往旁邊飛開,原本被包裹在中間的人消失了,綠谷愣了下卻感覺到冰涼的手指壓住了他的脖子,轟的氣息吐在他身旁,從骨子裡泛起一股涼意。

  「你的血聞起來很好喝。」低低的聲音在他而邊傳起,帶來一絲誘惑的涵義。

  綠谷一轉頭看見轟暗沉的眼睛和銳利的尖牙,這麼近距離看轟他才真正了解到這個人有多好看。

  他從自己的白布底下掏出了筆記本,翻到了吸血鬼那頁眼睛發亮的說:「是啊好厲害,利用蝙蝠轉移視線再突然出現……」

  轟看著綠谷快速的一條條寫著,在對方闔上筆記本時,看見了他被笑意沾染而亮亮的眼睛。

 

8.

  幽靈的白布原來也是能被弄濕的。

  轟看著綠谷身上濕答答的還在滴水,綠谷自己倒是也有點困擾的樣子。

  「之前可以瞬間消失然後到地方躲雨就好了。」

  他聽著綠谷有些尷尬的解釋著,今天沒有瞬間消失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在練習如何在期末考時順利嚇到人,就把消失的力量一下子用光了。

  卻沒想到會突然下雨。

 

  綠谷原本想著等一下就會乾了,轟卻不知道從哪裡抱出了兩三件布料,雖然看起來有些老舊卻都質量很好的樣子。

  「這是上次從房間裡找出來的,我想你會用到就留下來了。」

  幽靈的身體白的像是發光一樣。

  綠谷從白布底下伸出了手接過了轟手上的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謝謝。」

 

  綠谷的新衣服是外黑裡紅的。

  大大的斗篷帽蓋住了他的頭髮,柔軟的材質穿起來也很舒服。

  

  等到雨停後綠谷跟轟跑去外面利用地形進行了一次訓練。

  麗日聽到了聲音騎著掃把朝他們飛來,看見是他們時先笑著打了聲招呼,注意到綠谷的新衣服時,她坐在掃帚上繞了一圈看著綠谷。

  「麗日?」

  「嗯?沒什麼喔。」

  看著綠谷又飄去跟轟討論著剛剛瞬間出現的時機有沒有抓錯,麗日坐在掃帚上撐著頭看著綠谷跟轟的披風一模一樣的新衣服想了下。

  情侶裝?

 

9.

  期末考順利結束了。

  綠谷吸取了麗日和轟的經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目標撲了過去,又瞬間消失出現,成功的把人嚇暈。

  他們聽著老師們的指點後,看著相澤用繃帶把人一個個丟出雄英森林外。

  在期末考結束後綠谷瞬間鬆了一口氣,他眨了眨眼看見轟卻突然發現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了。

 

  「轟君,那我就先走啦。」

  朝轟揮了揮手,綠谷一瞬間就消失在群體裡。

  他走的很急,一下子出現在樹梢上,看著圓圓的月亮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

  他之前是為了期末考才去打擾轟君的,現在一切都結束了他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跟對方相處。

  但他已經習慣了這些日子裡外表顯得陰森裡面卻很溫馨的古堡,別人看起來詭異事實上只有他清楚的番茄汁,房間裡堆積如山的書,和準時的「晚安」、「早安」。

  一下子這些東西都沒有了。

 

  其實用朋友的身分還是可以去的吧,但綠谷想他知道自己為什麼一瞬間逃避的原因了。

  他跟喜歡那樣的生活一樣,喜歡上轟了,所以他才會突然躲起來思考。

 

  喜歡是件很奇怪的事,有時候覺得自己很大很大,一切都無所畏懼。

  有時候又覺得自己很小很小,像是無根的果實找不到家,黏在他腳下到處流浪。

 

  「綠谷。」

  他愣了下,看見轟突然出現在他身旁,綠谷看著樹旁倒吊著的蝙蝠,知道是這個小東西透露出了他的所在地。

 

  幽靈是沒有心跳的。

  但看著轟一瞬間出現在他面前,月光從他背後溫溫柔柔的撒著,綠谷總覺得聽見了自己心跳的聲音。

 

10.

  轟還是帶著綠谷回去了他的古堡裡。

  事實上他有些緊張,儘管他已經準備了好一段時間。

  綠谷走進轟的房間裡擺設還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中間的棺木似乎大了一點。

  他往前飄了一些,卻看見本來只能容納轟一個人睡的棺材裡放著兩個枕頭。

  綠谷突然想起有一天他問轟睡覺是什麼感覺,轟那時候難以言喻的樣子,他的棺材太小了只能一個人睡,綠谷原本想說沒關係他只是好奇而已,轟卻看著他說「以後會讓你試試的」。

  轟走到他面前,抿著唇,他前一陣子翻閱人類的情書大典時看見了一句話,覺得沒有任何一句比他更適合問了。

  

  幽靈聽見了吸血鬼問:「你願意一輩子睡在我的棺材裡嗎?」

 

11.

  幽靈是不用睡覺的,但現在他能待在吸血鬼的懷中,等著每一個日落月升,每一個早安晚安的時候。


评论(19)
热度(219)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