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出】活著、結婚、辦公室戀愛

轟出日快樂!!


>>轟出分糖吃

特種部隊paro……之類的




  當轟把綠谷背到洞穴裡時天已經快黑了。

  他讓綠谷坐下後就撕開對方已經被血染成一大片的褲腿,綠谷看著轟冷著一張臉的表情,知道他比誰都懊悔,原本想說「沒事的」話語在轟抬起頭視線對上的那一刻,綠谷頓了下說:「我猜這個山壁上應該有止血的草……能麻煩轟君去一趟嗎?」

  看著綠谷臉色泛白還是笑著的臉,轟點了下頭,幾個大步跨了出去。

  等到了這個時候綠谷才敢低低的深吸了一口氣,他擦了下額角的冷汗,如果在轟君面前做出這些動作對方會自責到不行吧。

  他咬著牙撕開了黏在血肉上的殘缺的衣服,仔細看了下傷口,還好沒有傷到很要緊的地方。


  轟的動作很快,回來時手上果然拿著幾株資料上曾經教授過的藥草,剛剛是他心急了,反而沒注意到這毫不起眼的雜草能幫助綠谷。

  綠谷雖然在體能控制上不是第一名,但在細節推敲和注意力上卻是隊伍裡出了名的好,這是大家公認的事實。


  轟半蹲在綠谷面前,撕掉身上還乾淨的衣服一角,把藥草裹在裡面用力在磨出汁液後敷在了綠谷腿上,掏出腰包裡的繃帶熟練的纏了起來。

  「希望大家都平安。」綠谷邊看著轟的動作邊說,這原本是個很簡單的潛伏任務,但沒想到一降落到目的地時他們就突然的被圍擊,而在他被圍攻都做好最壞的打算時轟卻突然衝了出來,耗掉身上最後一點彈藥後硬是把綠谷拖了出來。

  這個結果太顯而易見了,組織裡面出現了臥底洩密,會是誰,綠谷在熟悉的夥伴裡轉了一圈卻誰都不敢確認。

  或許是不想。

 


  轟在包紮好後就坐到他身邊來,他從剛剛到現在都不發一語,原本白皙的臉上都被石子磨破刮出紅痕,些許灰塵沾了滿臉,轟用手肘隨便擦了下,一股刺痛感傳來,他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綠谷把手伸進口袋裡,想拿出手帕幫對方擦掉灰塵時,聽見轟低低的說:「我原本以為……你逃不掉了。」

  綠谷的手一頓,這時候才發現其實轟的手在隱隱的顫抖,剛剛的戰鬥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得是生死交際的時候,萬一他再晚一點的話,綠谷可能就不會只有腿受傷這麼簡單了。

  「轟君。」綠谷喊了聲他的名字,在轟看向他時,綠谷抬起手拿著手帕小心翼翼的壓上轟臉上的傷口,邊說:「臨走前老師問我有沒有什麼東西要留給誰。」

  轟聽著沒說什麼,他們出任務前每個人都會被問一輪,說直白一點就是交代遺言的意思,他很早以前就知道綠谷的規劃了,房產留給母親,剩餘的錢都捐給了孤兒院。

  但這次他卻聽見綠谷說:「我請老師把我的第五根肋骨留給你了。」

  綠谷剛好把手帕蓋在他的左眼上,只剩一隻眼睛的視界卻能無比清晰的看見綠谷的笑臉。

  心跳似乎也頓了下。

 

  第五根肋骨,最靠近心臟的骨頭。

  他們就算在死後也是不允許被下葬的,直接火化然後丟進大海裡,連一點灰都不剩。

  第五根肋骨的傳說來自他們部隊裡不苟言笑的軍醫,傳說中他的戀人在他趕來時只來得及笑著跟他說心臟不能留給你了,只剩下最靠近的肋骨了。

  你是我的肋骨,是保護我心臟繼續跳下去的堡壘,是我拚了命也想守護的東西。

  他們的浪漫大概就是戰死在戰場上。

 

  綠谷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條巧克力,這類補給品是每個人都分發拿到一盒的,只是在出這次任務前麗日偷偷多塞了一條給他。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我有一種很不妙的感覺,所以小久君拿著吧……大家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轟君,吃嗎?」綠谷拆開包裝後遞給了他,其實綠谷不是很喜歡吃這個,太甜了,但對於補充糖分上的確是個必需品。

  轟接了過來,咬進嘴裡後按著綠谷的頭親了上去,黏膩的巧克力在他們口中融化開了,綠谷下意識的張開了嘴讓對方吸吮著,吃到後來已經分不清到底在吃什麼了。

  的確太甜了,綠谷迷迷糊糊的想,巧克力或者這個吻都是。

  轟離開了他的唇,額頭互相抵著,喘著氣看著綠谷說:「活下來。」

 

  活下來。

  陳述祈求強硬肯定什麼都好,他能看見轟的眼底染著火光,像是所有希望都在那雙眼裡發亮。

 

  「好。」

  綠谷在吻上去前說。

 



>>結婚 



  當麗日敲門進來時綠谷正被化妝師沒好氣的按在椅子上用遮瑕膏蓋住深深的黑眼圈。

  「啊,麗日……」綠谷原本想打招呼的轉頭,卻被化妝師狠狠的扳住了頭不讓他動,這位負責英雄公開場合的化妝師忍不住開始碎碎唸著:「就說了要早一點睡,結果人偶你還是頂著這麼大的黑眼圈,跟焦凍站在一起怎麼能看!」

  看著綠谷一臉尷尬又不知所措的樣子,麗日笑了出來走到他身邊,她今天穿了一身漂亮的白色短紗裙,笑嘻嘻的說:「小久君果然還是太緊張了嗎?」

  「嗯。」綠谷僵著頭不敢動,一邊解釋著:「其實也不是很緊張但總覺得有什麼東西沒準備好所以就算躺在床上也是有點不安心所以又爬起來檢查了一次……」

  「這就是緊張。」化妝師邊化邊吐槽打斷了他的句子。

  「……應該吧。」綠谷想了想果然還是勉強承認了這個事實。


  麗日還想說些什麼時,門外突然被輕敲了兩下,轟邊說「打擾了」邊推了門進來。

  綠谷從鏡子裡和反手關上門的轟對上了視線,轟穿著一身正式的白西裝,領結漂亮的塞在西裝外套裡,平時垂下的瀏海被梳了上去,露出飽滿的額頭,更襯的他整個人格外帥氣了起來。

  綠谷看著比平時還挺拔帥氣的轟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還頂著個大黑眼圈有多麼突兀。

  「綠谷。」轟朝他走進了幾步,看著坐在鏡子前訥訥的他,語氣平靜卻無比認真的說著:「你今天很好看。」

  「轟君今天也很帥。」綠谷彎著眼睛笑著說,想了想補了一句:「平常也很帥。」

  「好了好了。」化妝師收起手上的筆,揮了揮手有些無力的說:「我要先出去了,白坐在這裡吃狗糧。」


  在麗日帶著化妝師到指定的座位坐後,綠谷轉過身和轟面對面看著。

  說起來也很奇怪,平時明明連更親密的舉動都做過了,但此時穿著隆重的禮服,化著平時不習慣的妝,在四目相對的那一刻心臟還是比平常更用力地跳了起來。

  轟突然彎下腰抱住了坐在椅子上的他,像隻撒嬌的寵物般溫熱的氣息散在他耳旁,轟說:「我……很開心。」

  「簡直像在做夢一樣。」

  他又何嘗不是,綠谷想,然後回抱著他,帶著戒指的手環上了他的腰,笑著說:「不是做夢喔,我們要結婚了。」

  手上的戒指是綠谷在幾個月前的交往紀念日裡送給轟的,他緊張的拿出了戒指盒,還沒來得及說出求婚的台詞時,就看見轟有點困擾的從口袋裡掏出另一個相似的盒子。

  同樣的圓圈不同的款式在星空下閃著,他們互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誰先笑了出來,一句結婚吧就化在甜膩的吻中。

 


  「轟君,典禮快開始了。」飯田敲了幾下門提醒他們,準確無誤地對著鐘錶的時間,不容許有任何差錯。

  轟在放開他後說了聲等會見就先跨出了門,綠谷坐在椅子上把手上的戒指先摘了下來,小心翼翼地放進盒子裡,等一下在正式的結婚典禮上他們會互相幫對方戴上另一枚戒指。

  綠谷想自己果然還是太幸運了,能遇上歐爾麥特這麼好的老師,交上麗日、飯田他們這麼好的朋友,最後還能和轟這麼好的人一起走完人生的旅途,這一切才像是做夢一樣。

  

  綠谷走出了準備室的門,看見轟站在禮堂大門前,一條漫長而溫柔的紅毯向前衍生著。

  轟在注意到他出來時笑了下,朝他伸出了手。

  於是綠谷就往幸福的那一頭奔了過去。

 


 

>>包廂、總裁

總裁轟x秘書久




  綠谷在送完最後一位董事離開後,回到包廂裡看見自家總裁坐的直挺挺的身影。

  如果是別人肯定會認為這個人很正常,但綠谷卻不敢這樣想,他走到椅子旁喊了一聲總裁,對方卻連理都不理他。

  綠谷轉頭確定沒有人走進來時,才無奈地彎下腰喊了聲:「轟君。」

  轟這時候才轉了頭看著綠谷,他的神色跟平常無異,頂多是眼眶有點紅而已,但綠谷卻無比確定這個人已經醉了。

  「綠谷。」轟正經八百喊他的名字,在綠谷嗯了一聲後認真的說:「我喜歡你。」

  「我知道了。」

  綠谷小心翼翼的扶他站了起來,搭著電梯到了地下停車站,在讓轟坐上副駕駛座時,轟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漂亮的異色瞳沾著水光卻還是在重複的告白著:「我喜歡你。」

  「……好。」綠谷對他笑了下,伸手幫他扣上安全帶,關上車門前說:「等下就到家了。」

  在轉過身後綠谷趁著轟看不到時用手搧了搧臉上的熱度,他的老闆什麼都好,就是在喝醉後特別喜歡對他告白讓他有點困擾。

 

  綠谷熟門熟路的開車回到轟的家,在輸入自己的密碼和指紋後進到了轟的房子裡,讓轟躺到床上時這個人依舊睜著一雙比平常還無辜的眼睛固執地說著:「綠谷,我喜歡你。」

  「晚安,轟君。」

  看著那雙眼睛閉上時,綠谷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並不是不喜歡轟君的告白,而是因為太喜歡了才困擾。

  因為他會不小心把這樣的醉話當真。

 



  綠谷一直以為這樣的生活會持續下去,但在某次他抽不開身於是麻煩了另一個祕書讓他陪轟去酒會,綠谷在晚上終於處理完公務後,想著該把文件交給轟簽名,就乾脆開車往轟的家裡去。

  他剛按完密碼時看見另一位助理剛好準備出門,綠谷打了聲招呼:「辛苦你了,很累吧。」

  對方笑了笑說:「也還好,不過轟先生他酒量還真好啊,喝了那麼多也沒醉。」

  那是你不知道他醉了,綠谷想著卻也沒多說,在對方離開前才想到一件事,喊住了他:「那個,轟君他喝醉後會說一些奇怪的話,所以請不用太介意。」

  「奇怪的話?」對方疑惑的看了下他:「轟先生他一路都很安靜,連我扶著都不用。」

  綠谷愣了下,聽著對方說了聲明天見後,還是乾脆先抱著文件走了進去,綠谷在桌上放下文件後,習慣性的走去廚房倒了杯水,他邊想著轟今天說不定真的沒喝醉,邊推開了他的房門。

  綠谷本來都做好了要叫他起來喝水的準備,卻沒想到轟直挺挺的坐在床上,看著對面的牆壁似乎在發呆,綠谷不確定的喊了聲:「轟君?」

  轟轉頭看著他,綠谷似乎在那雙眼裡看到了一點委屈,但還來不及確認時聽見了轟說:「綠谷,我喜歡你。」

  綠谷又體會到了心跳加速的一瞬間。

  他走向前,看見轟的眼眶是紅的時候知道他應該是醉了,他把杯子遞給了轟,在看著他慢慢喝著的時候,一個念頭突然閃過他腦海,綠谷鼓起勇氣問:「轟君……沒有向池田君告白嗎?」

  池田是剛剛那個祕書的名字,轟在喝下那口水後,看著綠谷搖了搖頭說:「沒有。」

  「為什麼?」

  「因為我不喜歡他。」

  看著轟認真的眼睛,綠谷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一件事,如果轟喝醉後不會跟別人告白,如果只跟他表白的話,會不會有一個他不敢夢想的可能性。

  綠谷覺得自己有些趁人之危,卻還是忍不住問:「那轟君喜歡誰。」

  轟在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有些奇怪的看了綠谷一眼,卻還是說出自己一貫的標準答案:「綠谷,我喜歡你。」

 

  聽著轟不變的聲音,綠谷卻突然覺得完了。

  他可能真的要談一場辦公室戀情了。


评论(16)
热度(337)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