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出】我多喜歡你,你會知道

*雙職場paro,轟生日快樂!!(還是遲到了





  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綠谷愣了一下,手還是下意識的按著開門鍵,朝著進來的人笑著打了聲招呼:「轟君,午安。」

  「午安。」轟朝他點了下頭,看見綠谷手上沒有拿著文件,難得的問了一句:「買午餐?」

  「嗯,轟君吃過了嗎?」

  「還沒。」他頓了一下後說:「不餓。」


  這句話後他們就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沉默,綠谷手上握著的手機還隱隱發燙,他還記得幾分鐘群組裡的爬梯子慘忍的決定了他的命運。

  這個空降到他們部門的上司說實話不算一個好相處的人,但他來的時候卻沒有想像中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準備大刀闊斧的幹勁,雖然冷著一張臉但對大家都是和和氣氣的,久了部門裡的人也都鬆懈了下來。


  照理來講來了新的上司是應該辦一個歡迎會的,他們敲定了一個時間後卻沒有人敢詢問歡迎會的主角來不來,乾脆就在群組裡爬了一次梯子,於是剛送完公文的綠谷一回來就看見大家笑咪咪的對著他瞧。

  說實話這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但綠谷看到結果的那一瞬間卻沒有覺得沮喪,反而像是突如其來的抽中大獎,被砸的欣喜又手足無措。

  他在搭電梯時還看著滿屏替他加油鼓勵的訊息,結果一抬頭卻看見正主站在他眼前。


  顯示屏上的樓層已經快到了一樓,綠谷想著再不開口就來不及了:「轟君,你……」

  「嗯?」

  「……我幫你帶份蕎麥麵吧。」話語一轉差點咬到舌頭,綠谷硬著頭皮繼續把話說了下去:「中午不吃飯是不行的下午還有工作要做呢這樣長時間下來對胃不好的……」

  轟聽到他這樣說愣了一下,卻不知道想起什麼似的突然笑了:「好。」

  沒料到對方會答應自己,綠谷看著他嘴角轉瞬即逝的笑一瞬間腦袋都空了。

  叮的一聲門開了,轟按住了開門鍵示意他先走出去,「謝謝。」

  「不會。」綠谷像是終於回復正常般,對他笑著說:「待會見。」

 


  在超商拿起包裝好的蕎麥麵時,綠谷才突然想起來為什麼他會知道對方喜歡吃蕎麥麵。

  事實上喜不喜歡他也不確定,只是見過對方吃過一次而已。


  那時候轟才剛空降不久,部門裡的人對他的態度都是兢兢業業的,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開除。

  綠谷有一次下班跟朋友在公司附近聚完會後收到了部門群組的消息,一個同事刷了滿屏"TTTTTTT"看起來好不可憐。

  綠谷往上滑了一下,才發現對方說今天送上去的文件出了錯,不知道轟會怎麼做,只能明天七早八早先去把文件拿回來,希望對方還沒看。

  綠谷想了想後回應說他現在還在公司附近,能先幫對方把資料拿回來,收到感謝的回覆後他就走到公司裡,刷了員工證後進了門。


  空蕩蕩的辦公室裡轟的位置卻亮著,綠谷沒想到對方還在,愣了一下聽見轟問:「誰?」

  「我。」綠谷出了聲後又改口道:「綠谷。」

  他走了上前,發現轟身前攤開的是他正要拯救的那份文件,在心裡替同事默哀後,他有些猶豫地開口問:「還不回去嗎轟君,已經很晚了。」

  轟抬頭看了看時鐘,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點了點頭後說:「很快就結束了,你……怎麼這麼晚還來?」

  綠谷躊躇的該怎麼解釋,只好說:「這份文件……」

  「你說這份?」轟稍稍舉起向他確認,「出了一點小問題,我改一下就好了。」

  看著轟習以為常的表情,綠谷才想到了他們部門這陣子鮮少有人被叫進去罵,他們之前的上司是個爆脾氣,稍微犯一點錯都會被罵半天,他們這陣子都提心吊膽的,倒是忘了被罵這件事。

  「轟君你……常常這樣做嗎?」

  「嗯?」轟頭也沒抬的更改電腦上出錯的資料,「不常,都不是什麼大問題,提醒一下就好了。」

  綠谷原本想著不打擾對方就先走了,卻突然聽見了肚子叫的聲音,確認了一下不是自己的後,他看見轟的耳朵突然紅了起來。

  「抱歉。」

 

  這種感覺有點奇怪,像是原本以為無所不能的人在某件事上也很笨拙一樣,綠谷看著轟裝作鎮定卻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一瞬間心裡突然踏實了起來,他這時候才想到轟似乎還比自己小幾個月。

  「轟君你想吃什麼嗎?」

  聽見他這句話,轟似乎有些意外的樣子,他知道部門的大家都有點怕他,倒是沒想過自己會有被關心的這天,他搖了搖頭:「我等等再去買就好了,謝謝。」

  綠谷點了點頭後跟轟說了聲再見就離開了辦公室,室內空蕩蕩的,連綠谷來時帶來的暖意都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轟深呼吸了一口氣後繼續更改著表格上的東西。

  沒過多久他聽見辦公室的門又被推開的聲音,轟下意識地抬頭,卻看見綠谷微微喘著氣將手上的提袋遞給了他。

  塑膠袋上還附著外面的寒氣,裡面的味噌湯卻暖的不可思議,他聽著綠谷說:「只剩下蕎麥麵了不知道你喜不喜歡……雖然這樣可能有點多管閒事但是正常吃飯很重要的不然……」

  他沒有打斷綠谷的碎碎唸,在對方停下來後認真的說了聲:「綠谷,謝了。」頓了下後補了句:「我很喜歡。」

 

  那是綠谷第一次看見轟笑。

  在桌燈朦朧的光線下連轟嘴角的笑意都顯得溫暖,綠谷恍惚間聽見了自己心跳聲轟轟烈烈的響起,像夏季的蟬鳴。


  

  刷了條碼付了帳出來後,綠谷搭著電梯往上時邊認真的檢討了一下自己,他喜歡轟哪裡,頂多就是對方工作認真、雖然感覺有點冷冷的但對人還是不錯,以及……長得好看。

  除此之外他對對方一無所知。

  

  但即使這樣做了再多心理建設也沒用,他站在轟的面前還是忍不住緊張了起來。

  在送完午餐後,綠谷終於下定決心開口:「轟君你……這禮拜五下班後有空嗎?」

  「嗯?」

  「大家想辦一個聚會歡迎你,你願意來嗎?」

  轟拆開筷子的手一頓,卻是開口問:「你來嗎?」

  「嗯?我去啊。」

  「嗯。」轟看著他說:「我去,幫我謝謝大家。」

 

  綠谷迷迷糊糊的還沒搞清自己去不去跟對方有什麼關係,但總之還是先在群組裡告訴大家這個好消息,看著大家歡呼的表情,這時候才逐漸冷靜了下來。

  他一向對感情都有點遲鈍,也不願意誤會對方的意思,說不定轟君是因為他在所以才比較安心?畢竟他們算整個部門裡比較相熟的人了。


  無論他再怎麼想星期五還是來了,他們預約的是公司附近的一家KTV,有人為了布置一下班就先走了,綠谷擔當了邀請轟的任務反而沒被指派到什麼其他的工作,等他收好東西準備出發時才發現轟站在門口。

  「轟君?」綠谷有些訝異的走向前,看見對方朝他點了下頭。

  他們一起走進了電梯裡,不知道怎麼樣就突然聊起了第一印象。

  「大家一開始都以為轟君是個特別難親近的人,但後來發現你很好相處的。」綠谷笑著說:「轟君第一次見到大家的時候是在公司的介紹會上吧,那時候他們特別正經,但等一下……」

  轟搖了搖頭,「他們是,你不是。」

  什麼意思?綠谷還來不及問的時候一樓就到了,他們並肩走了出去,又換了個話題。


  到了KTV的包廂時大家果然在裡面已經布置好了,轟跟綠谷一進去的瞬間就被熱烈的歡迎著,彩帶扔了滿頭。

  節目了無新意的就是那些,身為主角的轟果然被簇擁著上去唱了首歌,說不上好聽還是難聽,但依然獲得了極大的喝采。

  一群人在台上又唱又跳的,剩餘的人提議用老規矩轉酒瓶玩真心話大冒險,酒瓶頭的人問問題,酒瓶尾的人回答問題。


  綠谷上了趟廁所回來原先的位置早就被佔了,他也不在意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所以當他看見酒瓶頭轉向自己,酒瓶尾正對著轟時愣了一下。

  「喔喔喔喔綠谷!快問!」


  已經不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了,綠谷自然知道要問什麼問題比較保險又不出格,他在腦袋裡轉了一圈,看著轟看向他的目光時一頓,在還來不及反應時就開口問道:「轟君有……喜歡的人嗎?」

  這是一個不好不壞的問題,既不會太無趣也不會太令人尷尬,綠谷自己都還沒搞懂自己想聽到什麼答案時,就聽見轟說:「有。」

  轟想了想又補了一句:「最近開始的。」


  眾人理所當然的起鬨了起來,但卻也聰明的沒有過問太多,自然而然的就轉移了話題開始了下輪。

  綠谷靠在沙發上,不亮的光線把他現在的表情遮掩的很好,可能是因為剛才喝了點酒的關係,聽到轟的回答時也說不上多難過,只是感覺像被哽了一下。

  大概是……歷時最短的暗戀?

  綠谷瞇著眼睛聽著並不好笑的笑話,然後跟著大家一起笑了起來,一股空虛的寂寞感油然而生,再去了一趟廁所洗了把臉後他還是決定先回家好了。


  他在跟眾人道別後走進了電梯裡,原本快關上電梯門的同時卻聽見了轟喊他的聲音。

  「綠谷。」

  「轟君?」綠谷愣了一下,連忙按了開門鍵:「你也這麼早走嗎?」

  「嗯。」轟朝他點了下頭,「有我在的話他們會很拘束吧。」

  這倒是,畢竟有上司在,大家再玩也不會太放鬆的。


  電梯裡又陷入一股沉靜裡,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綠谷覺得彷彿能聽到轟的呼吸聲。

  他突然想起了剛才轟在電梯裡說的話,開口問:「轟君,你之前說不是第一次在介紹會上看到我是什麼意思……」

  綠谷轉頭,卻發現轟手上提著一個小巧的蛋糕盒,這個他認得,是公司會給本月壽星發的一點小福利,頓時有些驚訝的說:「轟君,你這個月生日嗎?」

  「嗯。」轟按開了手機看著上面的時間說:「明天……現在是今天了。」

  綠谷跟著瞄了一眼,00:04。


  「生日快樂。」綠谷說完後發現自己什麼禮物都沒有,有點尷尬的說:「我不知道原來轟君是今天生日,禮物的話我下次再……」

  電梯門開了,轟率先走了出去,卻在電梯門前轉身看向按著開門鍵的綠谷說:「上次也是這樣。」

  「嗯?」

  「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

  KTV大廳裡暖黃的燈照著轟眼底的光都溫和了起來,轟說:「那時候我還沒上班,先來熟悉環境的時候電梯門原本要關了,你從裡面按了開來,然後跟我說『辛苦了』。」

 

  那時候電梯裡的燈比現在亮多了,轟能清楚的看見綠谷臉上的小雀斑和大大的眼睛裡明亮的笑意,本來對來自家老爸公司上班的不滿在還沒到部門時就先散了一半,等到他翻了人事資料發現對方隸屬於自己部下時,剩下的不滿變成一種奇怪的感覺。


  一見鍾情?

  轟看起來有點困惑的樣子,卻還是看著綠谷說:「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綠谷似乎又看見轟的耳朵紅了起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剛準備開口說:「轟君,我……」


  突然間電梯裡的嗶聲大起,抗議門開了太長的時間,綠谷嚇了一跳手縮了回去,門就在他們面前關了起來,然後開始上升。

  等過了三分鐘後綠谷重返大廳時就看見了與平常神色無異的轟,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是他的一場白日夢一樣。

  他們並肩走了出去,寒風一吹倒是清醒了很多,轟似乎說了句什麼,綠谷在過了幾秒後才反應了過來。


  「……像是電梯在下降一樣。」


  綠谷一瞬間懂了是什麼意思,剛剛他在聽到轟的告白電梯邊下降時,整顆心都浮了起來,不穩的在空中顫抖。

  但他知道該如何讓他降落。


  綠谷吸了一口寒氣,拉住了轟的手,在轟看向他的那一刻時認真的說:「我也喜歡你,轟君。」

 


  於是他牢牢地接住了轟降落的心。





最近一直在無限重複這首歌真是好聽啊甜甜甜,寫的遲到了對不起轟君TT


评论(8)
热度(262)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