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卒業03

03、



  「打擾了。」

  轟規規矩矩地站在門口,朝綠谷他們深深一鞠躬。

  「哎呀,不用這麼客氣的,是轟君對吧?」

  「是,今日叨擾府上十分抱歉,這是一點謝禮。」

  「竟然還帶禮物,真是太有禮貌了,快進來吧,外面涼。」

 

  綠谷穿著拖鞋站在玄關處,看著轟慢吞吞地脫著鞋子,眨了眨眼睛說:「沒想到轟君還有這麼拘謹的一面。」

  轟接過了綠谷遞給他的拖鞋,邊穿上邊問了一句:「嗯?」

  「怎麼說呢,因為沒看過轟君這麼畢恭畢敬的樣子,所以有點不習慣吧。」

  「因為是綠谷的媽媽。」轟穿好鞋子後站直了說:「是綠谷的母親所以要更慎重,而且阿姨是個很好的人。」

  看著轟認真的樣子,綠谷又覺得自己的心臟似乎縮了一下。

 

  「出久、轟君,來吃飯吧。」

  綠谷引子在飯廳擺上了炸豬排蓋飯,看著他們走了進來有些擔心地說:「不知道合不合轟君的口味呢。」

  「……好吃。」

  「喜歡就好。」綠谷引子笑咪咪的說:「對了,還有味噌湯喔。」

  綠谷看著轟吃了第一口後就停下來發呆的樣子,趁綠谷引子轉身去裝湯時小聲地問:「怎麼了嗎?轟君。」

  「不,我只是在想……原來綠谷喜歡的味道是這樣啊。」

 

  熱鬧的小廚房充斥著食物的香氣,歡笑的聲音浸在空氣裡,牆上還掛著綠谷小時候的照片,圓圓的大眼睛笑成月牙彎。

  香味撲鼻,歡聲四溢,他坐在飯廳裡體會到了從未有過陌生而親切的感覺,聽見綠谷喊他的聲音,轟才一瞬間意識到,原來這就是家啊。

 

  吃完飯後綠谷讓轟先去洗澡,自己開始收起了行李。

  明天他要跟轟一起去兩天一夜的溫泉旅行,上一次和朋友出門過夜是畢業旅行的事了,他還沒有這樣兩個人的旅行過。

  他們要去的地方有點距離,大概要搭三小時的車,為了怕太晚到所以訂了早一點的車票。

  綠谷家離車站近一點,為了方便出門所以轟今天寄宿綠谷家一晚。

 

  毛巾有了,衣服有了,還有什麼沒帶呢……

  綠谷正在思考時聽見了房門被敲了兩聲的聲音,他開口問:「是轟君嗎?直接開門就好了。」

  「綠谷,換你了。」

  二月份的天氣還是寒冷的,轟穿著長袖長褲的睡衣,肩膀上披著一條毛巾,頭髮濕漉漉的往下滴著水。

  「要擦乾啊轟君,會感冒的。」綠谷站了起來,下意識的拿起毛巾蓋住他的頭,「不能用個性弄乾嗎?」

  「會燒起來的。」轟一本正經地回答著,看著綠谷擦著似乎有些費力的樣子,乾脆低下了頭,像隻剛洗好澡的大型犬乖乖的被擦乾搓揉。

  「好了。」綠谷做完這個動作後突然感到有些尷尬,是不是太親密了一點……他邊想著邊從抽屜裡拿出了吹風機遞給了轟,「要吹乾喔。」

  「嗯。」轟拿著走去角落的插座插上插頭,他不小心先按開了開關,在還沒拿好時就先被熱風糊了一臉,瞇著眼睛又像隻不情願的貓咪。

  綠谷抱著衣服往浴室裡鑽去,關上門的那刻將額頭靠上門板,有些無奈地想著果然還是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想碰觸轟君的心情。

 


  綠谷洗完後走進房間看見轟赤腳坐在地板上,愣了一下連忙翻出了坐墊,「可以直接坐在床上的……地板很冷吧。」

  在綠谷彎腰放下坐墊的那刻,轟伸手扯住了綠谷放在頭上的毛巾,自然而然地就幫他擦了起來。

  綠谷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紅著臉也跟著坐了下來,察覺到轟的手指掠過他的髮絲時,有些不知所措地說:「轟君不用幫我做這件事的……」

  「因為想做所以就做了。」轟摸著即使濕掉卻也是亂糟糟的頭髮,本來就不錯的心情變得更好了,「綠谷,我沒有交過什麼朋友,很多東西不太懂,如果你不喜歡的話可以直接拒絕我。」

  「不……也不是不喜歡。」綠谷欲言又止的,乾脆自暴自起的將自己紅透的臉藏在毛巾底下。

  他在低頭時看見了轟身旁擺著一本熟悉的本子,綠谷伸手拿了過來,「這是……」

  「是阿姨剛剛拿給我的相冊。」轟補充了一句:「綠谷小時候也很可愛。」

 

  看著照片上的黑歷史,綠谷簡直不知道現在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轟了。

  「這個,是爆豪吧?」

  轟的手指向其中一張照片,他們穿著幼稚園天藍色的制服,明顯是小時候的爆豪手上拿著歐爾麥特的玩偶,而綠谷出久正在哇哇大哭。

  「是啊,小勝以前和現在沒有差太多的。」

  「嗯,頭髮也很刺。」

  「轟君呢?小時候和現在差很多嗎?」

  轟擦著頭髮的手一頓,「應該差不多。」

  「應該?」

  「嗯,我小時候不太拍照,所以沒有什麼照片留下來。」

  「那從現在開始拍吧。」綠谷笑著對他說:「以後也可以拿出來看的。」

  綠谷抬起頭的時候湊得太近了,轟的呼吸像吹到了心上,開始隱隱的發癢,卻又找不到停下來的方法。

  「綠谷。」轟突然說:「該吹頭髮了。」

  


  綠谷在吹完頭髮後突然想起來一件事,他收好吹風機從書桌上翻出了一個信封,坐到了轟的旁邊。

  「對了轟君,說到照片上次上鳴君給了我的照片裡面好像有一張你的……」

  轟湊過去看了一眼,是畢業旅行時候的照片了。

  他抽了一張來看,那時候天氣還很熱,綠谷手上捧著一顆椰子,插著一根吸管卻吸不出汁,正困惑的時候轟低下了頭幫他看了看吸管的位置,不知道誰抓拍了這張,看起來倒像是曖昧的距離。

  「啊,找到了。」綠谷抽出了一張照片,是轟走在夕陽下的街道,穗金的光像海浪,拍在斑駁的牆壁上,樹蔭搖晃,低垂的枝枒開了一串花,像是送給他的贈禮一樣。

  轟看著這張照片卻沒伸手,反而朝他舉起手中的另一張照片問:「我能拿走這張嗎?」

  「可以是可以,那這張……」

  「那張就送你了。」轟乾脆的說,在得到許可後把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收了起來。

  

  晚上躺在同一張床上,綠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開始有點失眠。

  他怕翻身的聲音會吵醒轟,閉上眼睛想著數羊好了,卻突然察覺到轟動了下。

  「綠谷,睡了嗎?」

  「還沒,怎麼了嗎轟君?」

  他的手一動就碰到了轟的手,自己雖然沒什麼冷的感覺,但在碰到的時候突然發現對方的手似乎比自己暖很多。

  「很冷?」轟突然問:「要不要靠過來一點。」

  一開始的確是因為有些害羞的關係躺的很旁邊,但不知道是不是漆黑的夜色給了綠谷一點勇氣,他遲疑了一下後決定接受對方的提議,往裡面挪了一些。

  「轟君……真暖和啊。」

  在接觸到被子那一頭傳來的溫度時,綠谷忍不住感嘆了下。

  「嗯,早點睡吧,晚安。」

  「晚安。」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他們的手背貼在一起,卻誰也沒想著要先移開。

  綠谷感受著從手背上傳來的屬於另外一個人的溫度,這下卻很快地睡著了。


评论(10)
热度(110)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