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出】卒業04

04、



  上次坐電車去旅行是去年2A的夏季班級旅行的時候了。

  一開始不知道是誰先開始說起的話題,後來越找越多人後乾脆就直接舉辦了班遊,2A的大家在經歷兩年的磨合後關係更好了,幾乎是沒有什麼阻礙就順利的進行了這項活動。

  綠谷還記得他聽到這項提議時剛好裝了瓶水放在桌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過於興奮,不知道誰在推擠間撞到了那罐水,嘩的一聲打翻了一夏的蟬鳴。

  

  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靠在轟的肩膀上,電車還沒到站,在鐵軌上發出硄硄的聲音。

  綠谷僵硬的一秒坐直,卻發現身旁的轟沒有動靜,他轉過了頭發現轟靠在座椅上睡得正熟。

  樹蔭搖晃浮光掠影,時間慢的在綠谷眼裡成了幻燈片,從昨晚開始在五臟六腑裡亂撞的氣此刻好像終於找到了出口,縈繞在他們之間。

  他從來沒有這樣的喜歡過一個人,進一步覺得慌張,退一步又覺得失望,像個爬山的健行者站在山路的正中央,終點看似遙遙無期,又不想回頭站在底下仰望。

  綠谷從口袋裡摸出了手機,偷偷摸摸地按開了相機,對著轟拍了一張時卻聽到手機傳來「喀擦」的一聲,轟立刻警覺地醒了過來。

 

  他忘記關靜音了。

  生平第一次偷拍就失敗,綠谷立刻土下坐式道歉:「抱歉轟君,吵醒你了!」

  「沒事。」轟打了個呵欠,伸手拿過了綠谷的手機,對自己的睡顏沒什麼想法,反而是重新開了內鏡頭朝自己和綠谷拍了一張。

  綠谷還沒反應過來時就被照了下來,螢幕上的他睜大著眼睛看起來有點呆呆的,轟倒是不明顯的笑了一下,冬日暖陽,眼裡的笑意特別明亮。

  轟把手機還給綠谷,看著他盯著照片發呆時說:「還是合照比較好吧。」

  「嗯。」綠谷朝他笑了。

 

  他們下了車後按照著指導手冊上的路線圖跟著走,附近除了溫泉旅館外零星的開了幾間商家,除此之外都是普通的居民了。

  圓滾滾的橘貓在屋簷下扯長了身體伸了個懶腰,看見他們來了也只是搖了下尾巴,似乎已經看習慣了來來往往的外地人。

  綠谷拉了拉圍巾,跟在轟身後走進去,櫃檯的服務人員畢恭畢敬的接過了他們的招待券,他們的房間是挺寬敞的和室,在順利入住後服務人員跪了下來彎身鞠躬:「祝您玩得開心,有事都可以打室內的服務電話,會有人前來服務。」

  「啊,謝謝。」綠谷沒見過這個陣仗,立刻也跪了下來鞠躬回去。

  等到門被拉上後他才站了起來,轟已經放好了自己的東西,似乎很習慣的樣子。

  「綠谷,出去看看嗎?」

  「啊、好。」

  大概是因為假日的關係,旅館裡也不少人來,他們晃了一下到飯廳吃完了午飯,確認一下設施的位置後準備返回房間。

  「人很多呢。」

  「因為天氣冷吧。」

  他們在到處參觀時還被人認了出來,一同來玩的旅客積極地要了簽名和合照。

  「你們去年運動會的表現很精采呢,我還特地去翻了你們從一年級的影片,沒想到能見到真人!」

  綠谷笨拙地在本子上簽上自己的名字,雖然說已經習慣向外稱呼Deku了,但真的寫下這個名字時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謝謝。」轟簡單的向他道了謝,表情倒是波瀾不驚。

  「加油啊,英雄們!」

  「是,我們會努力的!」被突如其來地這樣打氣,綠谷朝氣十足地回應著。

  等到錯身離開走了一段路後,綠谷突然笑著說:「一定是因為轟君太顯眼了。」

  「我?」

  「嗯,畢竟這個髮色很少見的。」綠谷拉開了房間的拉門,「等到以後畢業了真的成為一個英雄後,轟君肯定會更受矚目的。」

  「綠谷也是。」

  「嗯?」

  「成為一個英雄後。」

 

  職業英雄。

  一個之前連聽到都能令他起雞皮疙瘩渾身顫抖的詞,在四歲時曾經支離破碎的夢想又被拼了起來,成為了未來的藍圖,現在又變成觸手可及的一句話。

  青山重重,曲水蜿蜒,他在這條路上傷痕累累的走著,卻始終沒有放棄希望,突然間轉過一個山角,柳樹成蔭,繁花似錦。

  他終於到了他理想的未來。

 

  「是啊。」綠谷笑了。

 

  他們房間外就有個露天浴池,綠谷在沖完身體後小心翼翼的泡了進去,一股熱氣從腳底湧上到全身,一下子就變得暖呼呼了。

  「綠谷。」

  聽到轟喊他的聲音,綠谷下意識地轉頭:「轟君……」

  在第一眼看到跨著步伐而拉出漂亮的肌肉線條的腿時,綠谷立刻轉了回去,直視著前方像個僵硬的木頭人一般動也不敢動的。

  雖然早就習慣裸著泡溫泉了,但跟轟君泡在一起時果然還是會覺得特別奇怪啊……

  綠谷邊想著邊轉移話題似地開口:「已經拿到了嗎?」

  剛剛他們去浴室的時候發現少了一套浴衣,所以轟去找了服務人員重新拿了一套,綠谷趁那個時候先洗了身體進來泡。

  「嗯。」轟吐出了一口氣,放鬆了全身靠在浴池上。

 

  寂靜無聲,轟稍稍轉頭看向綠谷在做什麼,卻先看見他已經染上淡紅的白皙頸項。

  「轟君?」

  聽見綠谷喊他的聲音,轟才察覺到自己在不經意的時候摸上了綠谷脖子上的傷痕。

  「……抱歉。」轟悶悶地說:「是我太不注意了。」

  綠谷瞬間意識到他在說什麼,本來緊繃的身體放鬆了下來:「沒事的。」

 

  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傷口早就不會痛,連帶著綠谷自己都快忘記這件事了,但是轟卻一直耿耿於懷的樣子。

  2A時他跟轟在某次實習中恰巧碰在一起處理集團綁架案,轟負責抵擋住C區的敵人而綠谷進去營救,卻沒想到漏掉了一個,要不是綠谷當時反應力夠快就不只是脖子後被人割一刀那麼簡單了。

  漏掉的敵人個性是「切割」,轟沒有想到本來已經佈的夠堅固的冰牆被從角落割掉了一小塊。

  看著轟不說話的樣子,綠谷知道對方肯定還在意這件事,他想了一下開口說:「轟君,假如今天你的搭檔不小心讓你受傷,你會怪他嗎?」

  「我沒有搭檔。」

  「假如啊。」綠谷乾脆坦誠地換了一個說詞:「那如果是我呢,我不小心失手讓轟君受傷的話……」

  「不會的。」轟突然打斷他,堅定地說:「不論是綠谷還是我……都不會再受傷了。」

  「……嗯。」綠谷笑得眼睛彎彎的,「所以轟君不要再介意這件事了,以後我們一起加油吧。」

  「以後?」

  「嗯,就算在不同事務所也是很容易一起合作的吧,以後也一定會一直見到的。」

  綠谷說完這句話後看見轟突然笑了一下,在熱氣氤氳中顯得特別不真實,像玻璃窗上的水霧。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他覺得轟的心情好像一瞬間好了起來。


  轟嘩啦一下地站了起來,在臨走前對綠谷提醒著:「我先上去了,你不要泡太久。」

  「嗯、嗯。」綠谷一瞬間又坐正了姿勢,保持著轟進來的時候的樣子,臉又忍不住發燙了起來。

  


评论(5)
热度(106)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