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出】卒業05

05、



  泡完溫泉收拾一下後,他們等了一個小時才吃了晚餐,餐點是直接送到房間裡來的,送餐時服務人員又跪下彎了個身說「請慢用」,綠谷又立刻下意識地回禮說「非常感謝」。

  晚餐是非常標準的定食,煎得非常完美的魚、爽脆的醃蘿蔔、香軟的飯和熱呼呼的味噌湯。


  吃完飯後綠谷滑了下手機看到了班上的群組訊息,看到麗日在上面興奮地說:我在電視上看到飯田君了!真的非常帥氣喔!

  綠谷仔細看了一下發現是飯田去超市買東西時遇到了搶劫案,剛好協助警方抓住了搶匪,因此被表揚,也讓英雄科的學生大受讚賞。

  轟剛把吃完飯的空盤遞給服務人員後,就看見綠谷興致勃勃地打開了電視。

  注意到轟在看他,綠谷解釋了一句:「聽說飯田君今天上電視了,我想看看……」

  他的話被突如其來的一聲呻吟打斷,綠谷看著畫面上正在交纏的肉體,嚇得一瞬間關掉了電視。

  「咳,我們準備一下後就睡覺吧。」

  「……想笑可以笑的,轟君。」

  轟背對著綠谷掩蓋住了他臉上的笑意,他從一旁拉出了兩疊被褥,並排放在一起。

 

  晚上躺在柔軟的床鋪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睡前又去泡了一遍溫泉的關係,綠谷總覺得有點熱,明明感到有點疲憊卻又睡不著覺。

  正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時,他聽見轟問:「睡不著?」

  「嗯。」

  綠谷翻了個身,轟也剛好扭頭看他,有些猶豫地問:「那你想做些什麼嗎?」

  「不然轟君說個睡前故事吧。」

  綠谷開玩笑地說了一句,轟聽到後突然沉默了下來,他本來就不覺得轟會把這個當真,正醞釀出一點睡意時,卻聽到了轟的聲音。

  「……很久以前,山上有一隻小狐狸。」

 

  小狐狸餓了就吃山上的果實,渴了就喝小溪裡的水,睏了就趴在落葉上睡覺,冷了就躲進洞窟裡躲風,整座山頭都是牠的遊樂園。

  有一年的冬天來得特別早,小狐狸沒有囤食物,只好走到外面一點的地方,牠走了太久,一不小心就在雪地裡累到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牠卻被厚厚的樹葉蓋著暖呼呼的,面前也出現了一堆果實,小狐狸吃了,邊在寬闊的雪地裡喊著:謝謝你。

  不客氣。雖然很小聲,但小狐狸依舊聽到了另一道聲音。

  從那天之後,小狐狸天天跑到那天放著食物的地方,想找另一道聲音的主人,每次卻都只有一堆鮮甜的水果在那裡。

  無論春夏秋冬,小狐狸都充滿精神地跑來找那道聲音玩,有時候聲音會回應牠,有時候又不會,但小狐狸從來不在意。

  後來有一天小狐狸忍不住了,朝空曠的遠方喊著:你是誰啊?

  我是山。那道聲音告訴牠。

  你怎麼知道那天我肚子餓了。小狐狸又問。

 

  「山說……」

  「山說了什麼?」綠谷被這個故事吸引住了,好奇地問著。

  轟頓了一下後回答:「山說……晚安,該睡了。」

  被突然這樣結束了故事,綠谷只好說了聲晚安後睡了過去,但他顯然不是很甘願的樣子,在夢裡綠谷變成了一隻綠色毛茸茸的狐狸,在山頭上亂跑著。

 

  綠谷被叫醒的時候,他正好夢到自己傻傻地問著山「為什麼只有水果可以吃」,就聽到轟喊他的聲音。

  「綠谷、綠谷。」

  「轟君?怎麼了?」

  他茫然地從被窩裡坐了起來,冷風灌了進去,他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轟遞了件外套給他,「我有東西想讓你看。」

  外頭的天色還沒亮,只能從遠處依稀看到點暗藍色的漸層。

  綠谷跟在轟的身後走到了房間附帶著的庭院,本來還有點朦朧的睡意在看見轟拉開拉門後一瞬間就不見了。

  綠谷看著面前有一層樓高的冰塊建築一瞬間說不出話來:「轟君、這是……」

  「你說過想看的。」轟想了想後說:「在畢業旅行的時候。」

 

  綠谷被這樣提醒瞬間想起來似乎真的有這麼一回事,那時候六人房的房間卻塞滿了班上的同學,可能是因為以後大多數人都要搬出去住的關係,開始聊起了夢想中的房間。

  雖然在宿舍中大家的布置喜好已經很明顯了,但以後的空間顯然會比現在大許多,像是砂藤就希望能有個大一點的廚房,口田希望以後的房子有個庭院能養養小動物。


  『說起來,小時候很希望能住在雪屋裡啊。』麗日比劃著手勢說:『就是那種一塊塊的雪磚堆起來的雪屋。』

  『那種的確不錯呢。』

  『與其住那個,我比較想試試看上次動畫片裡手一揮就能蓋一座冰塊城堡的。』

  『這種的,我們班就有人能做吧……』

  聽到這句話後很多人的眼神就往轟身上看了過去,卻又誰都沒說出口。

  『冰塊城堡啊……感覺真的很不錯呢。』綠谷突然笑著說,『應該很漂亮吧,不過感覺很容易化掉啊。』

 

  現在綠谷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說過的東西出現在眼前。

  「冬天會融的比較慢。」轟在他身旁說:「想進去嗎?」

  「能進去嗎?」綠谷驚訝地問。

  「可以。」轟帶著他跨上了幾步台階走到裡面,空間不大只能容納他們兩個人而已,但無論是牆壁還是柱子的精細度都完美的讓人震驚。

  「這個……要做很久吧?」

  「一開始。」轟乾脆地承認了,「地基要做穩比較難,後來是牆壁的厚度,還有要計算能支撐的重量和溫度多久不會融化,本來想早點讓你看的,不過還是現在這個天氣適合。」

 

  綠谷從來沒想過他隨口的一句話會被記到現在。

  心臟激烈的跳動著,綠谷卻怕它跳得太大聲,會震碎這個天光乍破的早晨。

 

  「對了,這個給你。」

  轟遞給了綠谷一個小玻璃瓶裝的吊飾,裡面裝著白白細細像沙子一樣的東西。

  「這是放假那時候出國帶回來的紀念品,雪會融化,但沙子不會,所以不用擔心。」

 

  轟看著綠谷呆呆地盯著手上的玻璃罐說不出話的樣子,有些擔心地問:「綠谷,你在想什麼?」

 

  他在想什麼?

  他只是在想,為什麼總覺得對轟的喜歡已經達到頂點了,但下一秒的他卻還能再更喜歡轟一點。


 


评论(11)
热度(131)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