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出】#魔法使い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CWT48無料,來場感謝!



  當綠谷趕到被人通報的現場時,卻沒有看見傳說中發狂的狼人,反而看見一個披著黑色斗篷高拔俊秀的身影。

  綠谷看著他的背影突然感覺有些眼熟,正想開口問有沒有看到狼人時,就看見對方轉過了身,熟悉的髮色和眼睛都讓他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好久不見了,綠谷。」

  那張已經脫離記憶中稚嫩的臉顯得成熟了許多,淡然的神情在一舉一動間都帶著貴族的氣勢。

  「轟、轟君……?」

  綠谷呆呆地喊出了他的名字,他原本以為自己會不記得的,但五十年前的記憶卻像昨日一樣嶄新。

  他甚至都還能記得轟第一次吃蔬菜時臉上似乎有點氣鼓鼓的表情。

 

  等到轟轉過來時,綠谷才注意到他身上似乎傷痕累累,本來應該端正的白襯衣被抓出了好幾條撕痕,紅色的血液隨著垂下的手緩緩流下。

  「你受傷了,我帶你回去包紮!」

  綠谷來不及想太多為什麼轟會在這裡,也來不及問他當初離開的原因,抓著他沒受傷的部位著急地說。

  轟原本想拒絕的,但看著那雙充滿擔憂的眼睛瞬間恍了一下神。

  他已經很久沒從這雙眼裡看到這種情緒了。

  自從他離開後。

  「嗯。」轟垂下眼,低聲說。

 

  簡單的傳送陣用不了綠谷多少魔力,幾乎是在轟答應時他們腳下就佈開了刺眼的魔法陣,轟眨了下眼就發現自己站在綠谷家的客廳。

  綠谷放開了他去拿上次麗日送給他的療傷藥膏,他的治癒術學得不是很好,比不上麗日的藥膏來得有效。

  轟站在客廳間看著這幾十年來都沒變的擺飾,空氣縈繞著他熟悉的淡淡藥香,彷彿這漫長的分離只是一眨眼的錯覺。

  綠谷拿了藥膏後拉著轟在沙發上坐下,一邊小心翼翼的消毒後抹上藥膏邊說:「很痛吧,忍一下,等等給你喜歡的糖吃。」

  「綠谷,我不是小孩子了。」

  綠谷的手一頓,他剛剛不小心把之前常哄轟的話說了出來,也是呢,轟君現在也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吸血鬼了。

  「但我還是比轟君大的。」綠谷笑著抬起了頭,向他眨了下眼:「所以還是必須聽我的。」

  他們隻字未提轟當年離開的原因。

 

  在替轟包紮完後,綠谷主動提出來說:「轟君要不要先去睡一下?現在是白天應該很累了吧。」

  「這裡應該不適合我睡……」

  「有的。」綠谷突然打斷了他,眼裡一閃而過轟沒看懂的情緒,「轟君的房間……還在的。」

  轟跟著綠谷上了樓,他沒有想到綠谷會保留他的房間這麼久,也沒有想過打開門後看到的會是沒有更動過擺飾外還一塵不染的房間。

  時間像是永遠停駐在這裡一樣,轟還能看見櫃子上綠谷當初為了哄他送他的貓娃娃。

  「本來還以為會太大的,但看起來還好有做這麼大。」綠谷踩了地上某個法陣,房間正中央就浮起了一個黑色的棺材,裡面細心的鋪好了毛茸茸的棉花,看起來就很柔軟的樣子。

  「……為什麼。」轟在說話的時候才發覺自己有點乾啞,他看著從未變過的房間和一直笑著的綠谷,回憶就像潰堤淹沒了他,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沒有為什麼啊。」綠谷朝他走了過來,握住了他的手,小心翼翼的像失而復得的珍寶一樣,「這裡是轟君的家。」

  轟這次終於看懂了綠谷的表情了,他明明就想哭的卻還是朝他笑了出來,那一點閃爍的寂寞泡在星空似的眼底。

  「永遠。」綠谷說。

 

 

  綠谷是在參與一場魔法使的集會中發現轟的,那時候他走到庭院想喘口氣,卻敏銳地聽到了另一道雖然壓抑著還是急喘的呼吸聲。

  他走了過去,撥開草叢後看見了一個小孩子蹲在地上,手腳都被樹枝劃上傷痕,抱成一團好不可憐的樣子。

  「你……」

  綠谷剛發出聲音時就看見那孩子凶狠地抬起頭瞪著他,但令他震驚的並不是對方顯眼的髮色或是奇特的異色瞳,而是他明顯與一般人不同,尖銳而外露的兩顆小虎牙。

  吸血鬼,綠谷幾乎是在一照面的瞬間就認出了他的身分。

  在一群魔法使的集會中出現了吸血鬼顯然是件不太好的事,尤其很多魔法使對這種危害人類的生物深感痛恨。

  「過來,我帶你走。」

  綠谷小聲地對他說,但那孩子果然不信任他,打算跑走的時候被綠谷猛地抓住了手臂,他下意識地回過頭咬上了那隻手。

  下一秒屬於魔法陣的亮光閃過,轟就發現自己被帶到了一個溫馨的小客廳裡。

  「好啦,可以放開我了。」綠谷另一隻手摸了摸他的頭,有些無奈地哄他說:「我去幫你拿藥包紮。」

  轟這才發現自己還死死地咬在綠谷的手上,他鬆開了嘴果不其然的看見了綠谷本來白皙的手上出現了齒痕,有兩個地方特別明顯的戳了個比較深的洞,卻都沒見血。

  綠谷想著這大概是剛換牙的吸血鬼,連咬人都不太會。


  他拿完藥膏後在轟白皙細嫩的手上抹著,一邊輕聲地問他:「你的名字是什麼?我是綠谷出久,是一個魔法使。」

  轟沉默了一下,在綠谷塗完手換腳時終於開口說:「轟焦凍。」

  轟?綠谷一瞬間想到了什麼似的,不小心手一不穩戳到了轟的傷口,聽見他嘶了一聲後連忙安慰他:「很痛吧,忍一下,等等給你糖吃,很甜的喔。」

  轟抿了下唇,沒說些什麼。

  綠谷在擦完藥後果然給了他一顆金黃色的糖吃,邊試探地問他要不要聯絡家人這件事。

  「我不想回那種家。」轟在沉默了一下後說:「那不是我的家。」

  綠谷注意到轟握緊的拳頭似乎在顫抖,他在對方說出「我要走了」前對他說:「那轟君……要不要留下來?」

  轟似乎有點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卻得到綠谷安撫的笑容:「我這邊也還有房間,轟君想住的話可以留下來的。」

 

  於是魔法使與小吸血鬼展開了同居的生活。

  綠谷在不久後發現轟與一般吸血鬼不同的是他能在太陽下活動,雖然也會覺得睏但不會有什麼身體上的傷害。

  「我的母親是精靈,所以沒有什麼影響。」

  半精靈的混血吸血鬼?

  綠谷聽見轟淡淡地解釋後,朝他碗裡放了一把青菜。

  轟不喜歡吃青菜,在飲食這一方面雖然也能吃人的食物,但果然還是更偏好鮮血這類的東西。

  「多吃蔬菜才健康。」綠谷像家裡每個勞心的媽媽一樣叮嚀自家的小孩。

  小吸血鬼盯著碗裡的蔬菜,鼓著臉頰吃掉了。

 

  隨著時間的過去,轟也越長越大,外表也開始像個青少年一樣。

  不只是外表,生理上也是,他看著綠谷站在廚檯前做菜的身影,感覺有一股壓抑不下的口乾舌燥,血液像是沸騰一樣,連牙齒都開始癢了起來。

  他越來越逃避和綠谷相處的時候,總是一聲不吭的吃完飯後躲回自己的房間裡,甚至有些時候連飯都不吃。

  綠谷擔心地向麗日詢問時得到了「叛逆期」這樣的回答,不得已的只好用這個理由替轟這段時間的反常做出解釋。

  轟並沒有向綠谷說過太多關於他家的事,但他知道這陣子家族裡的人已經找到了他,所以他迫不得已的必須在半夜解決掉這些麻煩。

  有一次轟家的人居然帶著個年紀看起來跟他差不多的女孩來見他,誘惑似的跟他說:「怎麼樣?不來喝一下嗎,這可是剛到手的高級品。」

  處女的香氣,不是一般的吸血鬼能抵擋的誘惑。

  女孩睜大的眼睛充滿了恐懼的水霧,她看著轟一步一步的朝他靠近,在月光下英俊的吸血鬼露出了長長的獠牙,在靠近她的脖子時,她卻感受到了冰涼的液體撒在了她的臉上。

  「走吧。」這個面無表情的吸血鬼在靠近她時單手捏爆了身後另一個吸血鬼的頭。

  她一時腳軟跌坐在地板上,轟彎下了腰伸出了手想拉她起來,女孩嚇得往後爬。


  綠谷一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樣的場景。

  「轟君,不可以!」綠谷下意識地喊著。

  轟頓了下,收回了手,他的臉上還有殘餘的血跡,但眼裡卻像一潭死水一樣毫無波瀾。

  綠谷睡到一半時突然醒來,察覺到轟似乎不在屋子裡時才走出來查看,但他卻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轟。

  他緩緩地向轟靠近,像小時候哄他一樣說:「轟君,我們回去吧……」

  轟在綠谷靠近時突然一把拉住他壓在樹幹上,背部受到撞擊有點疼痛,綠谷來不及說話時聽見轟靠近他的耳邊說:「是不是很可怕。」

  這樣的我,是不是很可怕。

  綠谷下意識地搖了下頭,正想開口說話時卻看見了轟的眼睛,絕望的迷戀。

  「我靠近她的時候,卻是想著你。」轟沉沉地看著他說:「綠谷,我想吸你的血。」

  吸你的血,吃你的肉,與他融為一體最好能永遠不要分離,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什麼時候察覺了這個想法,轟小心翼翼的壓下這些殘忍的念頭,因為他一點都不想傷害綠谷,一點也不。

  但現在好像還是失敗了,他看著綠谷一瞬間睜大顯得有些驚慌的眼神,放開了他後迅速地消失在黑夜裡。

  他不能再和綠谷在一起了,他在這邊的行蹤已經曝光了,如果繼續待在這裡只會讓綠谷受傷而已。

 

  綠谷以為轟只是一時負氣跑了出去,他當時沒有想責怪轟的意思,只是第一次看見他情緒如此外露有些被嚇到而已。

  他回到了自己的家,如往常一樣整理著房間,然後在每一年的春天來時蓋越來越大的棺材,如果哪天轟回來的話就能繼續住了,綠谷想著。

  就這樣渡過了五十年。

 

 

  轟醒來的時候以為自己還在作夢。

  畢竟他回到那個冰冷的家後,唯一的溫暖就是想著綠谷的時候了。

 

  「你醒了嗎,轟君。」

  綠谷放下手邊的書,摸了摸他的頭,這是從轟小時候就一直保持著的習慣,一時半刻也改不過來。

  轟跨出了木棺,他站在綠谷面前已經比他高很多了。

  「你……要走了嗎?」

  「嗯。」

  綠谷緊張地抓著衣腳,看著轟說:「轟君,你可以留下來的。」

  「……不行的。」

  「因為你想吸我的血嗎?」綠谷著急地打斷他,他朝轟伸出了自己的手:「我後來想了很久,我不怕你吸的,吸血鬼吸血本來就是天性了,雖然可能不能常常讓你吸但是……」


  「我不想吸。」

  轟突然拉住了綠谷的手,低頭吻住了綠谷還在碎碎念的唇。

  稍縱即逝的一秒,轟想著自己還是很想吃他的。

  他放開綠谷自己往後退了一步,拉出一個安全距離。

 

  「我想對你做更多像這樣的事情,可以嗎?」

  看著面前彬彬有禮的吸血鬼先生,綠谷下意識地像小時候哄他一樣點了個頭。

  等到他回過神後才覺得不對。

 

  別人是引狼入室,他是不是不小心把什麼帶回家了?

  但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綠谷看著轟笑時露出的虎牙,卻聽到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響。

  


评论(18)
热度(347)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