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出】一眼瞬間

CWT48的認親文,短短的!




  行李箱拖過柏油路面上發出喀啦咖啦的聲音,綠谷站在校園告示牌前盯了很久,始終沒搞懂目前自己是站在哪裡。

  這塊告示牌上的地圖明顯是被偷了懶,沒有標上目前位置的紅點讓整塊地圖都失去了方向。

  綠谷拉了拉揹在側肩上快滑落的黑色提袋,除了側肩上的袋子外他還揹了一個背包,拉著一個行李箱,看起來笨重的裝備在這個時候卻頗為正常。

  其實昨天母親還很擔心地問要不要跟他一起來的,但綠谷連忙拒絕了,再怎麼說他都是個大學生了,報到這種事他一個人還是做得來的。

  加油啊,綠谷出久。他在心裡幫自己打氣。

  綠谷呼出了一口氣,撓了撓頭後還是再仔細的判斷目前所在。

 

  剛剛似乎有經過這個停車場,所以他應該要再往前一點……農學院和理工學院中間走過去應該就對了吧?

  先試試看好了,如果真的走錯了再問人。

  綠谷彎腰想拉起行李箱的把手時,一顆蘋果從沒關好的背包裡滾了出去,這是綠谷引子要求他一定要帶上的,或許在每個母親看起來小孩只要一離開家就不會照顧自己,連水果都不會吃了。

  「欸、等等。」

  綠谷下意識地喊出聲,拉著行李箱就想去追那顆逃跑的蘋果。

  不過幸運的是蘋果沒有滾多遠就被人彎下腰從地上撿了起來。

  綠谷看著那隻白皙的手想道謝時,突然一陣風吹過,枝枒上的櫻花被吹了下來,紛紛散散,落花迷眼。

  他在花雨中看見了那個人的臉。

 

  「你的?」

  綠谷愣了一秒後才意識到他在說的是手上的蘋果,連忙點頭說:「謝謝。」

  那個人把蘋果遞給了他,綠谷接過來後把它放進包包裡,確認這次拉鏈都拉好後才重新揹上。

  「新生?」

  「嗯、嗯。」綠谷這才想到現在該辦的正事是什麼,他看著對方面無表情的臉,有些不好意思地問:「請問您知道男宿A館怎麼走嗎?」

  對方看著他思索了一下後點了點頭,往前走了幾步看著沒有要動的綠谷,提醒似的說:「我帶你去。」

  綠谷拿好自己的行李跟了上去,陌生的校園就像個迷宮一樣,綠谷邊認著路邊偷偷瞧著身旁的人。

  他穿著簡單的白T恤和牛仔褲像是個輕鬆的大學生,半紅半白的髮梢被風吹得有點亂,他也沒有伸手要去撥的意思,走在校園裡即使有人跟他打招呼臉上的表情卻一直都很淡然。

  綠谷排除掉了他是新生的可能性,但感覺年紀也沒有差很多,所以大約猜測他是學長?

  拐了幾個彎後一棟他特地在網路上查過的建築物就出現在他面前,綠谷看到的時候簡直快要感動地哭出來。

  「到了。」

  「謝謝。」綠谷在朝他鞠完躬後,發覺對方又快要走的時候喊住了他:「這個給你……謝謝學長!」

  對方看著手上被塞的一大包水果,猶豫了下還是決定接受了他的好意。

  「明天見了,綠谷。」

  「明天見。」

  綠谷在下意識地回答完,拖在行李箱往報到處走幾步後停了下來,猛地轉過頭往那個人離開的方向看。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還來不及深思這個問題時,他就被招呼新生的輔導員喊了過去:「新生是嗎?入住同意書有帶嗎?」

  「啊、有的。」

  綠谷在翻出住宿資料時放棄了詢問對方是誰的想法,如果那個人說的是真的話,他們應該很快就會見到面了吧。

 

  但綠谷沒想到會這麼快。

  隔天他和班上的新同學坐在教室裡,等著新的班導師時,卻看見了昨天被他叫成「學長」的人走了進來,不如同昨天的是他現在穿得一身嚴謹,看起來氣質穩重了許多。

  他站在講桌前放出了投影,首頁上明顯的「轟焦凍」三個字出現在第一頁上。

  「我是轟,是你們這學期的代理班導師。」

  轟抬起頭,看到了坐在第一排顯然被他嚇住而傻愣的綠谷,「請多指教。」

 

  綠谷看著他卻記起了在花雨中凌亂的那一眼。

  落櫻紛飛,散若粉雪,他在花樹下抓住了他眼底細碎的笑意。




點的題目是【轟教授與綠谷大學新生在飄著櫻花的校園對上眼】,真是青春啊,下面附一小段腦洞!



(不負責任的)後續



  等到下課時綠谷勉強從衝擊裡回過神來,他邊收著背包一邊思考著自己昨晚除了那聲「學長」外還有沒有說出什麼失禮的話。

  下一節課的教室不在這,雖然很多人都對這個看起來年輕帥氣的老師很有興趣,卻也不敢在第一次見面就太放肆,打打鬧鬧的說了聲老師再見就走出了教室。

  綠谷本來也想混進這股人潮裡默默溜出去的,他還沒想好要怎麼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班導師。


  「綠谷。」

  但轟卻先喊住了他,綠谷的腳步頓了一下,轉過了頭乖乖地朝對方走去。

  他還沒開口問「怎麼了」時,轟卻先把一個淺綠色的袋子交給了他,綠谷疑惑地接了下來。

  「這個是昨天混在袋子裡的。」轟想了想補充了一句:「在你給我的水果裡。」

  「啊、謝謝。」綠谷抱著袋子下意識地感謝,雖然他不太清楚裡面是什麼。

  「明天見。」

  「老師再見。」


  目送著轟離開的身影,綠谷悄悄地打開了袋子的開口,往裡頭看了去……
  是件歐爾麥特的四角褲。

  黃色的。

  還全新的。

  連外面的塑膠套都還沒拆掉。


  ……不會吧。

  綠谷抱著袋子蹲了下來,臉上紅成一片,簡直能煎熟一顆蛋。


  如果現在上網問【急!不小心在第一次見到班導時把內褲送出去了有救嗎?】大概會成為年度笑柄吧。




评论(6)
热度(129)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