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出】眼鏡、保鮮期

@二馬 生日快樂!!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想看這個但我還是寫了


>>眼鏡顏O,R18注意


  轟推開化妝室的門時,看見綠谷坐在椅子上緊張地閉上眼,任憑化妝師在他的臉上塗塗抹抹。

  化妝師從鏡子裡看見轟的身影,原本想笑著打招呼,卻在看見轟比出噤聲的手勢時眨了下眼,明白他的意思。

  轟走到化妝師的身旁,接過粉餅刷,輕輕地在綠谷的臉上刷幾下。

  「好了嗎?」綠谷察覺到中間有段停頓,下意識地開口問。

  「還沒。」轟在他身後低聲回應。

  「轟、轟君?」聽到熟悉的聲音,綠谷猛然睜開眼,抓住轟在臉上作亂的手,結結巴巴地問:「你、你怎麼在這……今天的搭檔是你?」

  轟還沒回答,化妝師噗嗤地笑出聲:「雖然早就有聽聞,但人偶和焦凍的感情真好啊。」

  「嗯。」轟把粉餅刷還給化妝師,拉給綠谷身旁的椅子坐下時補了一句:「很熟。」

  很熟……每天睡同一張床的關係大概已經超越熟不熟的問題了吧,綠谷紅著臉心不在焉地想。

  「好了,換焦凍。」

  「那我先出去了。」

  綠谷在走前從鏡子裡發現轟正盯著他,笑著用口語說「待會見」。

  身為英雄偶爾接些廣告是家常便飯,身為現在正熱門的新人偶像綠谷自然也逃不過。今天要拍攝的是一家眼鏡代言,綠谷原本有聽說他還會有另一位英雄搭檔一同拍攝,但怎樣都沒預料到會是天天睡一起的枕邊人。

  在轟出來前綠谷站在佈景前方單獨擺了幾個姿勢,他努力讓自己的姿勢不要顯得僵硬,乖巧地聽從攝影師的指導,原本漸入佳境的動作卻在轟化完妝出現在攝影棚時又變得不自然起來。綠谷轉移視線盡量不要往轟的方向看,最終還是在不經意對視上轟的眼神時,忍不住露出一個靦腆又害羞的笑容。

  相比起綠谷走的活潑可愛風格,轟的拍攝偏向文青靜謐,服裝師還特地讓他換上一身白襯衫,在層層的書櫃間垂首翻閱書籍,完美呈現了校園王子的形象。

  最後的合拍是他們在同張桌子上各自閱讀,綠谷似乎遇到難題,將書往轟的方向挪動一點,轟湊過頭低聲跟他講解,看見綠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時淡淡地笑了,被攝影師抓拍住眉眼間的溫柔。

 

  拍攝結束後綠谷回到化妝室準備卸妝,但化妝師為了趕場道歉後就先離開,所幸卸妝也不是件難事,當綠谷卸得差不多時聽見門被推開的聲音,他抬起頭從鏡子裡的反光看見轟落鎖的動作。

  「轟君……」綠谷看著他半天吐出一句:「你沒有說今天會來拍攝。」

  「綠谷也沒說。」

  「因為覺得很難為情啊。」綠谷脹紅臉垂下眸:「被轟君看到什麼的……」

  「我是人偶的忠實粉絲。」轟強調:「綠谷所有的廣告我都錄下來了,海報也都有。」

  「轟君的我也有。」綠谷忍不住辯駁:「上次香水廣告的海報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拿到的。」

  轟朝綠谷走近幾步後,綠谷才注意到他手上拿著兩個不大的盒子。

  「轟君這是?」

  「是眼鏡。」轟把綠谷剛剛戴的那副拿起來,仔細地順著綠谷的耳鬢戴上去。

  綠谷雖然不明白轟的用意,還是安靜地坐著看轟湊近的臉,在對視上的那刻轟極其自然地吻了他。

  「剛才就這樣覺得。」轟看著綠谷說:「綠谷戴眼鏡很好看。」

  「轟君也很帥。」綠谷笑著說,想了一個他覺得貼切的形容:「像很多偶像劇中會出現的學長。」

  「綠谷喜歡?」

  「說喜歡什麼的……我只喜歡轟君啊。」

  「我也只喜歡你。」轟認真地道:「所以從剛剛就想做了。」

  綠谷愣住兩秒才意會到轟的意思,結結巴巴地說:「不、不行啊,這裡是外面……」

  「門鎖了。」轟補充:「我剛剛問工作人員,他們說這間沒有攝影機。」

  思考周全萬事都做好準備真不愧是轟君的風格啊……不是不是,現在不是誇獎轟的時候。

  綠谷試圖開口臉卻先開始紅到脖子,只好說:「這裡不能全做……我用嘴幫轟君吧。」

 

很短很短的車



>>保鮮期(CWT49認親無料)


  「辛苦啦,人偶,明天見!」

  「明天見。」

  綠谷把頭鑽出T恤的領口,笑著向事務所的前輩們道別。

  他背上背包走到門口,意外地看見轟站在事務所的玻璃門外。轟倚在馬路旁的欄杆上,朝事務所裡走出的其他英雄點頭致意。

  認識轟的英雄朝他喲了一聲,習以為常地問:「來等人偶?」

  「嗯。」

  「他應該快出來了,我先走啦。」

  「好,再見。」

  綠谷看見轟的視線轉移到自己身上,不知道為什麼有一股緊張感。他跨出大門,站到轟的面前。

  「綠谷。」

  聽見轟的聲音,綠谷還想著昨晚的事情,抓著背帶的手一緊,不知道此刻該露出什麼表情,只好順著說:「我們回家吧,轟君。」

  一路上他們都很沉默,沒有以往來得熱切。綠谷是因為想著有事心不在焉,轟是不擅長開口討論話題,等到走到家關上門後綠谷才回神。

  綠谷剛想問轟晚餐要吃什麼時,聽見他在身後低聲問:「還在生氣?」

  他轉過身,看見轟仍是一臉平靜的樣子,但那雙眼裡卻流露出一絲不知所措,像是不知道該怎麼討主人喜歡的大貓。

  綠谷本來還想著這次不能心軟,卻看見轟突然張開雙臂,呈現一個擁抱的姿勢。

  「嗯。」話是這樣說,綠谷卻習慣性地靠過去,抱住了轟埋在他懷中,發出悶悶的聲音:「轟君這樣會吃壞肚子的上次不是就跑醫院了嗎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聽見綠谷碎碎念的聲音,轟猛然鬆了口氣。他低頭蹭了蹭綠谷蓬鬆的髮絲,「抱歉。」

  聽見轟的道歉,綠谷抓住他的衣服的手一緊,繼續埋著不肯抬頭:「下次再這樣的話……」

  「不會有下次。」轟聞著他頸間熟悉的味道,認真地說:「不會再讓你擔心了。」

  看見綠谷終於願意抬起頭和他對視,轟這才放下心來。

 

  事情的起因說起來也微不足道,轟在家拿起冰箱裡的東西就吃了,常常不注意食物的保鮮期。綠谷一開始還沒注意到,是某天晚上轟上吐下瀉後綠谷著急地帶他去醫院,才發現堂堂的NO.2新人英雄得了急性腸胃炎。

  除了剛開始的緊張外,大家聽到這個原因都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只好拍肩要轟注意飲食。

  綠谷覺得很自責,明明跟轟共處一室卻沒注意到這些細節,但他後來發現轟自己似乎也不太在意這件事,即使去過一次醫院也不能給他多大的教訓,所以當綠谷再次發現轟把冰箱過期三天的鮮奶喝掉後開始生氣了。

 

  「之前,沒有人會說。」轟握著綠谷的手,緩緩地說:「母親不在家,姐姐有時候很忙。」

  年幼的轟早就習慣打理好自己的一切,吃壞肚子的疼痛遠沒有父親的訓練來得痛苦,所以他早就學會吞下這些被父親稱為軟弱的情緒,不為外人所知。

  他已經對這種生活型態麻木時,綠谷卻來到他的身邊,像是重新學習當個青少年般,他也懂得如何去愛與被愛。

  轟以前鮮少有被人擔心的時候,所以當綠谷對他生氣時,他難得的感受到內疚。他是這麼喜歡綠谷,所以更不希望對方為了他難過。

  關於兩個人要怎麼生活和相處,他們都有很多地方要學習。

  但看著綠谷瞇著眼在他懷裡滿足的笑容,轟想再怎麼困難都沒問題。

  他們一定能牽著彼此的手走下去。

 




想了半天還是寫這:

我是個臉盲又慢熟的人,謝謝你長期抗戰一年多走進我的世界裡!生日快樂!

评论(7)
热度(178)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