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出】明天的明天01

*其實就是轟焦凍的擼貓日常(。)




  轟打開了門,把手上的寵物提籃小心的放在地上,打開了提籃的門一隻小東西就瞬間跑了出來,四處張望後往最安心的沙發底下鑽了進去。

  轟沒有阻止他,把手上大包小包的東西擺放好位置,看著最後的貓砂盆最後還是把他放在通風的客廳角落。

  看著本來只屬於自己的空間裡多了一個生命,轟還是覺得有點奇怪的。

  剛剛佐佐木說他的名字是……綠谷?

 

  「綠谷。」

  果然沒有聲音回應他,轟卻也不意外,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後決定把他一個人先留在這裡熟悉環境。

  轟去了一趟事務所拿剛剛落下的文件,正想著等等要買什麼回去給綠谷吃時突然被人喊住,他握住包包的手一鬆,轉頭看向對方。

  「焦凍!」

  他看著來人褐色的尾巴在身後晃了晃,提醒了句:「佐佐木小姐,妳的尾巴出來了。」

  「反正在事務所沒關係的啦。」佐佐木擺了擺手不是很在意的樣子,「綠谷現在還好嗎?真不好意思啊因為現在大家都沒有辦法照顧他,只好把他安排到你那了。」

  想起來那個現在可能還躲在沙發下的小生物,轟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該回答好還是不好,「他……綠谷,怎麼了?」

  佐佐木躊躇了一下,但想著轟會是一陣子的監護人,還是開口解釋:「綠谷他之前是隻普通的貓,你懂得吧,沒有獸人血統的那種。」

  轟點了點頭,這世界上除了普通的動物外還有進化的獸人,現在大多數的獸人因為遺傳的關係特別容易被發現而管理,也都能順利地融入進普通人的社會中成為一員。

  獸人也自發性的組成了一個協會保護和尋找那些因特殊原因淪落在社會中的獸人,「特殊動物保會協會」就是他們的總稱,而被撿回來的獸人如果年紀比較小就會交由協會裡的人親自去撫養照顧。

  剛好最近任務量比較大,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忙,只剩下唯一一個剛結束手上任務的轟沒事做,於是成了綠谷的監護人。

 

  從普通的動物變成了獸人,雖然不是不可能但機率很小,除非他是……

  「返祖現象。」佐佐木說出了轟料想之中的話,她嘆了一口氣後說:「綠谷他原本是被一戶人家收養的,雖然不像一般的獸人一樣聰明,但比普通的動物還是聰明得多了。」

  轟垂著眸繼續聽著佐佐木描述綠谷短暫的前半生,一隻聰明討喜的貓咪不管在什麼的人家裡都是很受歡迎的,更何況那個家裡還有一個小女孩,他們幾乎是形影不離的黏在一起。

  某次小女孩的父親帶綠谷去看獸醫,正準備過馬路時另一頭的小女孩很興奮的想過來接牠,卻沒注意到闖紅燈的車。

  「綠谷他啊,從沒關牢的寵物箱裡跳了出去,衝過去把那個女孩子推開了,在瀕死的一刻卻意外的激發了反祖的力量。」佐佐木嘆了口氣後笑著說:「這孩子很了不起吧,明明那時候只是隻普通的動物而已,卻救了人。」

 

  他是個天生的英雄,佐佐木說。

 

  轟回到家後開了門,卻看到綠谷似乎正在嗅電視櫃腳的味道,可能也沒料到轟會突然進來,綠谷愣了下,下意識地就要往電視櫃下鑽。

  轟快手快腳地抱住了他,電視櫃下已經好久沒打掃了,綠谷如果鑽進去肯定弄得滿身灰塵。

  被突然抱住這件事讓他有點慌張,綠谷直接張開了口往轟的手上咬了下去。

  那一點力氣對轟而言沒什麼威脅性,頂多有點疼卻不到流血的地步,轟一手環住他的背,一手抓住他的前肢,讓綠谷無法掙脫後主動伸出手讓他聞味道。

  可能是察覺到轟沒有惡意,綠谷在稍微掙扎確認無效後動了動鼻子,嗅了下味道,確定轟身上的味道和剛剛他在這個地方聞的都一樣時冷靜了下來。

  轟鬆開手,綠谷跳了下來,往茶几下躲了進去。

  轟沒有管他,走去了原本放綠谷飲水的地方意外地看見了有被動過的痕跡。

  會喝水的話就沒什麼大事了。

  轟彎下腰,將先買來的貓糧放了幾勺在他的貓碗裡。

 

  這種事要循序漸進的,轟拆開桌上的蕎麥麵包裝正準備要吃時,看見綠谷晃著尾巴從茶几下露出了顆頭,他看了看轟確定對方沒有要動自己的意思,再緩緩地走去貓碗旁邊開始吃了起來。

  現在的綠谷還是貓的體質,再過幾個月有化型的能力後他就能吃一般人的食物了。

  綠谷似乎餓了,嗅了嗅碗裡的食物確認沒問題後,小腦袋一點一點地吃了起來。

  轟邊吃邊瞄著綠谷毛茸茸的身影,腦中邊想著今天被吩咐的要營養均衡這件事。

  他吃完站起來邊收拾著餐具時,綠谷聽見他的聲音又警覺地轉過了頭,看見轟往他這個方向走過來時又立刻地往茶几底下鑽了進去。

  轟打開了冰箱,拿起冷藏的雞胸肉切了薄薄幾片下來,裝水開火,丟進去燙了幾下確定熟了再裝起來。

  這是他知道最簡單的綠谷現在可以吃的食物之一了。

  他把裝著雞胸肉的碗放在桌上等它涼,自己去拿了衣服準備去洗澡。

  綠谷蹲在茶几底下看著他的走動,小腦袋隨著他的動作一晃一晃的。

  等到轟洗完出來後看著綠谷的貓碗裡剩下淺淺一層飼料了,依這個食量來看他已經放鬆很多了。

  他站了起來想看綠谷在哪裡,卻恰巧看見對方從貓砂盆裡走了出來。

  雖然暫時喪失了記憶,但是看起來之前身為貓的本能都還記得。

 

  綠谷看見轟,猶豫了一下沒動,卻也沒像一開始逃跑了。

  他們雙雙對望著,最後是轟先出聲喊了一句:「綠谷。」

  畢竟名字這種東西還是早點記得比較好,但綠谷完全不知道這兩個字是叫他的意思,他搖了搖尾巴,看起來有點緊張。

  轟蹲了下來,又重新伸出了手讓綠谷小心翼翼地湊近,聞了聞他手上的味道。

  「綠谷。」轟稍微抬高了手,看著綠谷的頭也稍微抬起來些,「出久。」

 

  綠谷出久。面前這隻貓顯然是不會知道這是他的名字,依照佐佐木的意思是這是她去調了綠谷血緣一族裡排序下的名字。

  綠谷一族的人分散得很廣,沒人知道自己的族裡多出了一個小生命,也暫時找不到相近血脈的照顧者。

  綠谷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了。

  轟猶豫了下,伸出了手往綠谷的頭上靠近,綠谷瑟縮了一下看起來是想躲的樣子,卻在下一秒放軟了身體朝轟走近了幾步。

  「喵嗚。」

  在察覺到溫軟的手掌撫摸上牠的頭的時候,綠谷忍不住叫了一聲。

  這是轟第一次聽到綠谷的聲音,雖然弱小卻帶著生機,像是掌心不斷跳動的微弱火焰,搖曳而不息。

  一個人。

  轟垂下了眸,又喊了他一聲:「綠谷。」

  他還是不懂,但大大的翠綠色眼睛像琉璃般,懵懂地看著他。

  轟猶豫了一下,手輕撓著綠谷的下巴,看著綠谷無意識地揚起了腦袋,眼睛舒服地瞇成一條縫。

  綠谷無意間伸出了爪子壓在轟的手臂上,充滿彈性的肉球接觸著皮膚柔軟的不可思議,轟收回了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了捏綠谷的肉掌,綠谷不習慣這樣被按著,迅速地抽開了爪子後躲開,縮在櫃子後看著轟。

  轟站了起來,把桌子上已經放涼的雞胸肉冰到冰箱裡,轉頭看見綠谷湊到自己的貓窩旁扒拉了一下,有些猶豫地在裡面轉了幾個圈,找到一個喜歡的位置後趴下。

  大概這一天的搬家生活讓他也累了,綠谷把腦袋往兩隻爪子裡一埋就開始發出輕微的呼嚕聲。

  轟放輕了動作,把燈關上時看了似乎睡得很安穩的綠谷一眼,小聲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隔天一早轟是被一聲清脆的碎裂聲弄醒的。

  他打開了門,看見罪魁禍首還呆愣地停留在案發現場,綠色眼睛看起來似乎還有些無辜的樣子,抬起頭弱弱地對他「喵」了一聲。

  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但他似乎從綠谷圓圓的眼睛裡看見了一絲「心虛」的意思。

  綠谷在他走過來時已經溜到桌子底下躲好了,留一點小小的尾巴尖在外面不安地甩動。

  地上是殘存的玻璃渣,轟先把幾片大塊的碎片撿起來後才拿出掃把仔細地掃乾淨。

  其實不能怪綠谷,他還沒習慣家裡多一個生物的感覺,昨天喝完水後就沒把杯子放回去,綠谷到處跳著玩的時候摔壞也很正常。

  轟收好後打開冰箱準備今天的早餐,突然感覺到腳邊有東西在蹭他,他低下頭看見綠谷在他腳邊繞,偶爾用小小的身體靠近他一下。

  知道他是餓了,轟把手上原本拿著的吐司放下,拿起了昨晚的水煮雞胸肉撕成一小小塊放在貓碗裡。

  知道有吃了的,綠谷跟在轟的手後面,幾乎把整個腦袋都埋了進去。

  轟確認了一下水跟飼料都還有後,補了一些進去,這才晃回去廚房隨便做了點早餐端出來吃。

  他坐在沙發上吃著簡單的三明治邊滑著手機訊息時,察覺到了身旁的沙發一沉,轟轉過頭看見綠谷試探似的把自己的爪子往轟的大腿上壓了壓,然後一下子爬了上去。

  轟很少跟別的生物這麼接近過,他舉著手中的三明治和手機有些不知所措。

  慶幸的是綠谷對他手上的食物似乎也沒什麼興趣,他往轟的腹部湊近了一點,開始了昨天轟看見他在窩裡繞了幾圈的動作後,安心的在轟的腿上趴下來,尾巴懶洋洋地拍打著沙發。

  過沒多久,轟就感受到綠谷的呼嚕聲,他的眼睛瞇成一條,似乎又睡著的樣子。

 

  轟維持著原本的坐姿一動也不動,然而在半小時後他開始思考該如何在不影響綠谷的狀態下去趟廁所。

  簡直是個世紀難題。





其實是我的寒假擼貓生活手一癢就變成這樣了(

最近東寫西寫了蠻多轟出但都是……坑……實在心虛只好先發發這個坑!還有其他坑多的我自己都害怕

评论(21)
热度(163)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