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潘朵拉(羅斯阿魯)

  阿魯巴有個盒子。

  普通至極毫無花色,被羅斯評為「跟勇者桑一樣俗氣」的木盒子是他某一次無意間獲得的,即使是這樣的一個木盒子,阿魯巴還是把他視為珍寶般收藏的好好的,沒有人知道裡面裝了什麼,每次只要一湊過去對方就會急急忙忙地收好不給人看,羅斯有時候興頭一起也會偷拐搶騙的想辦法瞧一瞧那個木盒子,沒想到阿魯巴卻在這時候發揮身為勇者真正的潛力般把盒子當成公主一樣保護得好好的,甚至還抱著他睡了。

 

  「這是潘朵拉的盒子!打開來會有妖怪!」

  「噗。」

  毫不留情的嘲笑著把盒子放在自己身後一副要看他先踩過我的屍體的阿魯巴,羅斯乾脆地爬上了對方的床欺進了他,幾乎將對方那張驚慌失措的臉全都籠罩在自己身影下時,他才懶洋洋地開口:「勇者桑是三歲小孩嗎?連這種話都會當真。」

  更何況潘朵拉的盒子打開後不是妖怪吧。

  聽到對方的嘲笑後,他更是困窘的紅了一張臉,像是澄清似的模糊不清喊著:「希望啦、我當然知道裡面是希望!」

 

  「是嗎。」坐了回去,似乎也不是很想在這種問題上糾結太久的羅斯打了個呵欠,看著對方像是鬆了口氣的臉,惡毒的補了一句:「那我等著他變失望再看啊。」

  有點疲倦的羅斯爬回去了自己的床,想著怎麼沒聽到對方氣得跳起來的反駁聲音,在微微轉過頭後才看到對方看著手中的木盒子在發呆,似乎無意識地緊咬著下唇,臉孔有些蒼白。

  ……才不會的。他似乎聽到了對方這樣低喃了一句。

 

  「關燈了啊,勇者桑。」

  羅斯翻過了身,沒再去看阿魯巴,想著黑暗也不錯啊,至少不用在看到對方那樣子的臉。

  煩躁地將被子蓋上了自己的頭,他悶悶地說了一聲或許連自己都沒聽到的細語:「阿魯巴,晚安。」

 

  那頭果然沒回應。

 

 

  阿魯巴有時候也覺得自己很傻。

  看著盒子裡一些說是垃圾也不為過的東西,他在心裡感嘆了一百次後依舊收得好好地放進自己的隨身行李裡。

  裡面並不是什麼多麼珍貴的東西,吃完的蘋果核、一條不長的繃帶,幾張被他折的好好的紙巾……都是一些可以視為垃圾隨手扔掉的東西也不會令人心疼,其實被其他人看到也不算什麼,但阿魯巴就是不想被羅斯看到,根本不用想他也可以知道羅斯一定會露出一臉嘲諷的笑說:原來勇者桑改行當撿破爛的拾荒勇者嗎?

  別人不懂沒關係,唯獨就是不想被那人嘲笑。

 

  他趁著另一張床上的人睡去時看著手中的盒子發呆,阿魯巴也覺得如此婆婆媽媽的自己很煩,但有些東西哪能如此輕易扔掉,像那些一路走來的回憶,像那些點點滴滴匯聚成的喜歡,他把那些和羅斯共同走過的記憶全放到盒子裡了,痛苦的討厭的喜歡的臉紅心跳的,把那些握緊手掌也捉不住的全關在盒子裡吧,無法說出來也沒關係,他自己懂就好。

  這樣就好。

 

  抱緊了木盒,阿魯巴蹭了蹭枕頭,閉上眼時低喃著一句對方聽不見的話語:「羅斯,晚安。」

 

  只有稍淺的呼吸聲回應著。

 

 

  他不知道盒子什麼時候會滿。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對方會發現自己那些笨拙的小心思。

  所以只能一直裝,持續的把那些心煩意亂的情緒扔進盒子裡,或許有一天,自己就會鼓起勇氣把盒子交給他,那時候,他又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希望也好,失望也罷。

  那直到最後就笑吧,笑著揮別,笑著迎向未來。

 

  「欸,西昂,路上小心。」

 

  ──笑著向那些青澀的喜歡說再見。

 

 

  阿魯巴承認,這樣的一天他曾想過會來到。

  沒有走不完的旅程,就像總沒有不散的宴席。

 

  他目送著前夥伴和他的新夥伴踏上旅程,而後陪伴在那個抖S魔王身邊的不會是自己了。

  如此幸運啊,他想。

 

  「欸、這個。」

  「嗯?什麼?」

 

  他在大家都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將羅斯拉到一旁,在他好奇的目光下將盒子的出來給他,手微微顫抖,卻依舊深呼吸一口氣後交付到另一個人手上。

 

  「你不是說你要看嗎?」

  「……你終於感到失望啦。」頓了一下,羅斯回想起後用著一些開玩笑的語氣說著。

  「才不是。」

  是絕望了。

 

  沒有管羅斯一臉疑惑的表情,阿魯巴抬起頭後堅定地望著那雙夕色的眸,在羅斯感到不對勁時終於輕輕的笑了。

 

  「我不要了。」

  他這樣說。

 

  ──那些苦澀的、甘甜的,全部全部的喜歡,他通通不要了。

 

 

  羅斯是在出發的當晚才背著克萊爾自己偷偷打開盒子的。

  沒有為什麼,一方面是不想被對方看到,畢竟在自己心裡已經有一部份認為這是他和阿魯巴的秘密,另一方面是阿魯巴要求的,雖然以往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違背對方的意願,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阿魯巴似乎不如以往的堅定眼神後他突然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在那一瞬他似乎明白了,阿魯巴再也不是當初那個看到怪物就哭著喊戰士的懦弱勇者了,是一個真正有擔當,可以獨挑大樑甚至被稱為紅狐被人崇拜的勇者。不知道為什麼,一但體認到這點後他反而更加煩躁,到底是什麼時候,對方已經脫離他的手掌心,往他自己的道路走下去,而他發現,在阿魯巴預設的道路裡並沒有自己的影子。

  打開盒子後,是一個被包的好好的蘋果核和一些不值得一提的舊東西。他正想嘲笑時,卻發現眼熟的繃帶,這時候才突然想起來了,這是對方某一次受傷哇哇大叫時因為懶得施魔法,他乾脆從背包裡拉出一條沒用過的繃帶隨便纏了上去,還欺騙對方說這個繃帶有施魔法晚上就會好,結果阿魯巴還傻傻地相信了,直到晚上去洗澡時才聽對方因為傷口碰到水痛的大叫的聲音。

  他連忙翻找著其他東西,試圖從記憶裡喚醒那些生活中瑣碎的回憶,才發現對方保留的全是自己給他的東西,因為肚子餓隨手摘的蘋果,結果阿魯巴當天拉了一整天肚子,因為嫌他打噴嚏髒扔的幾張衛生紙……羅斯看著手上的東西一瞬間愣了,這時候似乎才了解對方想傳達的心情到底是什麼。

 

  ──我不要了。

 

  他已經、全部都不要了啊。

  包括自己嗎。

 

  羅斯看著,突然一點點的笑了出來,到最後連自己都無法遏止笑意。

 

  勇者桑,你騙人啊,這根本不是潘朵拉的盒子,是浦島太郎的吧。

  要不然,他怎麼會覺得自己一瞬間蒼老了好幾歲呢。

 

 

  羅斯有個盒子。

  普通至極毫無花色,曾經被阿魯巴抱著睡的木盒子,是一個他從未表明過心意的人給他的,雖然他曾經笑過擁有盒子的人跟盒子一樣俗氣,但他沒有說出口的是他很喜歡木盒子的顏色,跟對方的眼瞳一樣漂亮。

  然後現在的他,抱著對方不要的盒子和那些心意,走在路途上。

  似乎這樣,對方就在他身旁。

  不離不棄。

 

 

 

 

療癒型小劇場(ry:

 

 

 

  羅斯有很多盒子,阿魯巴知道。

  「勇者桑,打開這個吧。」

  「我才不要!」阿魯巴看著羅斯又不知道從哪摸出一個只有手掌大的盒子驚恐的倒退了幾步,他之前以為戰士轉性了突然送他東西,開開心心打開後不是突然一打蟑螂飛出來就是炸彈突然倒數,有了之前的慘痛經驗他怎麼可能乖乖聽對方的話!

  「啊,真可惜。」

  他還沒了解到對方到底想做什麼的時候就看見羅斯用飛快的速度打開了盒子拉起自己的手然後準確無誤的在無名指戴上戒指,整個動作行雲流水絲毫沒有停頓,要不是因為他正是被戴上戒指的那個阿魯巴想自己大概還會誇獎他幾句。

  「這個──」

  「因為你說不要盒子的。」羅斯微瞇起眼似乎有些不悅,隨後湊近阿魯巴面前,直到看見那雙褐色的眸裡剩下滿滿的自己時狡黠的笑了。

  「──所以,只好讓你變成我的了。」

 

 

评论(3)
热度(8)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