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只要我長大(羅斯阿魯)

※羅斯阿魯年下

 

 

 

 

  在阿魯巴最初的印象裡,羅斯是一個軟軟的小嬰孩。

  羅斯跟他的關係事實上是遠了不知道好幾代的血親,聽說是他爸爸的姑姑的兒子的姪子的……總而言之,就在阿魯巴蹦蹦跳跳上國一的那年,他就莫名其妙地開始照顧起連喝奶都還會吐的小小羅斯。說起來也很剛好,羅斯的父母都是國內外據說鼎鼎有名的化學家,他們和阿魯巴的父母老早就是舊識了,因為實驗緣故還什麼的反正阿魯巴不清楚,對方家長便哭哭啼啼的麻煩阿魯巴家人照顧一下年紀尚幼的羅斯,阿魯巴的媽媽本來就熱心助人,大手一揮就准了,壓根忘記自己也還需要工作。於是,接下來的日子就變成了早上羅斯去褓姆家,阿魯巴放學順便接小小羅斯回家的行程。

  阿魯巴完全沒想過自己為何要在花樣年華時開始照顧小孩。

 

  讓一個孩子來照顧孩子本身就是件困難的工作,更何況阿魯巴心底一直隱約懷疑小小羅斯是不是對他不滿──又吐到他身上了。阿魯巴一手抱著羅斯一邊看著他吐完後看著留在阿魯巴身上的痕跡似乎很滿意,抬起不是很明顯地紅色瞳眸似乎有些慵懶的哼哼幾聲後便自己自顧自地睡著了,留下阿魯巴自己大眼瞪小眼。

  阿魯巴其實很想朝那白嫩嫩的屁屁打幾下,但估計自己母親回來後就不是自己被打幾下就可以解決了。迅速幫小小羅斯換件身上的衣服,自己也沖了沖澡後他站在羅斯專用的嬰兒床前想著上輩子一定對他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如今才換得今世報應。

  還在胡思亂想著時,原本睡得好好的羅斯突然睜開了眼,咿咿呀呀的連話都說不清楚,阿魯巴趕忙走上前想著是不是他又尿了之類的,卻在伸出手指的一瞬間便另一隻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手抓住了指尖,握得有些緊卻又不痛,羅斯看了看自己抓住的東西似乎很滿意又繼續呼呼大睡去了,留下阿魯巴看著被抓住的食指想著聽過的傳言所言不虛──小孩子只有在睡著的時候最可愛。

  心中突然湧起那股自己也當哥哥的驕傲讓阿魯巴忍不住笑了出來,用另一隻手想去戳戳他軟軟的臉頰時卻突如其然被對方一口咬住。

  ──他錯了,他不該認為惡魔睡著了就會變天使!

 

 

  羅斯小時候是長得極為可愛的,常常帶他出去散步都會聽到鄰居家阿姨的驚呼聲。軟嫩嫩的嬰兒肥白白地在左右兩頰,夕色的眼平常總是懶洋洋的微微瞇起來,只有在欺負阿魯巴或著是看到讓自己好奇的東西時才會稍稍睜大,黑色的髮絲軟軟的不刺手,雖然只有短短一點不過阿魯巴想著長大後稍微長一點應該會很好看。

  上網查一點資料後發現孩子的教育不能等時,阿魯巴自告奮勇地成為了牙牙學語的羅斯的第一個小老師,其他的不教,每天倒很努力地讓羅斯學會「哥哥」兩個字怎麼唸,這是他的一點小小虛榮心,要知道自己身後有個弟弟喊著哥哥可以當老大是件多麼快樂的事。

 

  「哥、哥。」

  「……」

  「哥、哥。」

  「……啊。」

  「哥、哥。」

  看了看持之以恆的阿魯巴,羅斯轉頭瞄了下最近他很喜歡的動畫,最後有些不耐煩似的終於開口說出人生中第一個詞彙。

  「勇者桑!」

 

  阿魯巴對著電視螢幕內流滿面。

 

 

  羅斯稍微長的大一點時那股清秀的氣質就跟著展開來了,不如同阿魯巴以為的小小跟屁蟲,羅斯倒是挺獨立的,沒人跟他玩時他就自己一個人默默坐在一旁看書,但當阿魯巴從自己的課本中抬起頭時總是能看到對方閃避不及的目光。小孩畢竟是小孩,不說出來以為別人就不會懂。一開始還會故意笑對方幾句像是「你果然無聊了吧,過來找我可以和你玩幾下喔」時,阿魯巴就被厚皮的童話故事書砸腳,小小羅斯看了他一眼,揚起嘴角似笑非笑後自己跑下去吃點心了。

 

  這完全教育失敗啊到底誰教的──!

 

  在心底怒喊著這句話的阿魯巴完全忘了自己是小小羅斯的啟蒙者。

 

 

  在阿魯巴高三的那年羅斯的父母回來了,看著自家的小不點已經長的這麼大時羅斯的父親感動地撲上去想親羅斯好幾口,卻被羅絲毫不客氣地抬起腳拒絕了。阿魯巴知道羅斯只是有點害羞和不知所措而已,畢竟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見羅斯在夜裡看著父母的照片躲在棉被裡偷偷地哭,被他發現還倔強的否認。

  他不過是個小孩而已。

  想著自己似乎也長大了啊的阿魯巴拍了拍對方的頭,然後笑得跟以往一樣燦爛。羅斯抿了抿唇,似乎還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撥開阿魯巴的手,留給他一個人小鬼大的背影跟著父母回家。

 

  後來羅斯有時候還是會跑來他家玩,不過突然在某一天了解到阿魯巴眼底下疲憊的黑眼圈是為了什麼升學考試後他就逐漸乖了,也不太常來了。阿魯巴每天被一堆考卷壓得喘不過氣也沒空注意到鄰居家當初那個小屁孩。

 

 

  站在自家門口聽著母親叨叨的唸著去外面那些能做那些不行做啊還有啊要注意什麼之類的,阿魯巴是個認真的乖孩子所以一句話也不敢反抗乖乖地聽完了,今天是他要提前去大學報到的日子,離他家滿遠的,所以平日也不會回來。在收下自家母親滿滿的愛心後,他看著站在一旁悶不吭聲地羅斯,怎麼說他好歹都是自己看顧到大的弟弟。一段時間不見羅斯長得更為乾淨了,嬰兒肥早就消失剩下白白的皮膚,焰色的眸更大了,襯著墨色的髮絲阿魯巴想著這長大應該也是帥哥一名。什麼也不說得很尷尬,阿魯巴主動彎下腰和羅斯的視線平齊,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想了半天才擠出一句「好好讀書」。

  比沒講還爛。

 

  根據他對羅斯的了解對方也不會回答他了,正準備站起身時卻被一雙軟軟的小手扯住領口,阿魯巴沒防備,一下子又正對著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紅眸。

  唇貼著另外一張唇,軟軟的熱熱的小小的,阿魯巴一下子呆了。

  在他站回去的瞬間,他似乎聽到對方奶聲奶氣卻無比堅決地說了一句等我。

 

  上了車後阿魯巴才察覺到怎麼回事。

  他被親了。

  被自己從小照顧到大,從小屁孩養成小男孩的人親了。

 

 

 

樓下轉換↓↓↓↓

 

 

 

  羅斯對鄰居家的小孩有點煩躁。

  比自己小了幾歲的阿魯巴總是喜歡跟在他身後當個小尾巴,就算他說了什麼嘲諷的話對方也只會微微一歪頭像是聽不懂般對他又軟軟的笑了。

  阿魯巴是很招人疼的,出去看到人都會乖乖地喊一聲姐姐好哥哥好叔叔阿姨伯伯好,加上總是笑得燦爛的小臉讓附近的鄰居都對他留下極好的印象,但他始終喜歡纏著不給自己好臉色看的羅斯。

  步伐走的稍快,羅斯是有意讓阿魯巴跟不上他的。果不其然,阿魯巴追沒幾步就被絆倒,撲在地上眼淚開始嘩啦啦地掉了下來,抽抽噎噎著紅著眼眶讓人心疼。附近的人連忙湊上去將他扶起,羅斯頓了一下步伐,始終沒聽漏在對方哽咽裡輕輕喊著的羅斯。

  轉過頭去看,阿魯巴已經站起來了,沒有磨破皮,不過白白的臉頰上沾了點泥沙,紅紅的眼眶像小兔子般。他站在那邊看著羅斯似乎有點猶豫不安,不敢像往常一樣靠上來。

 

  羅斯覺得很煩。他煩阿魯巴像個無害的生物對著每個人都甜甜地笑,他煩像這種時候阿魯巴不敢靠上來的動作,或許他最煩的就是他自己。

 

  「阿魯巴。」

  最終,他還是出聲叫了他。

 

  阿魯巴褐色的眼眸一瞬間亮了起來,臉頰上依舊帶淚的朝他跑過來,就在伸出手想握住羅斯的一瞬間猶豫了。看了看髒兮兮帶著泥沙的手,阿魯巴輕輕地握起拳頭放在身後。

  羅斯嘖了一聲,毫不猶豫地伸出手抓住了對方。粗魯的用稍長的袖子將阿魯巴臉上所有的塵土眼淚都抹了抹,看著他紅紅的鼻頭和臉頰,羅斯轉過頭牽著阿魯巴走回去他家。

 

  「勇者桑是在泥沼裡翻騰的小豬嗎,連智商都跟豬一樣啊。」

  聽著羅斯一如以往的嘲諷話語,阿魯巴看著他毫不遲疑抓得緊緊的手,晃了晃後甜甜地笑了。

 

评论
热度(10)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