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寫手與讀者(一)(羅斯阿魯)(01~06)

01、

 

  進了房間後阿魯巴就隨便把自己的書包往床上一扔,還沒坐下來第一個動作就是打開自己的電腦,整個房間裡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今天是星期五,他晚上沒課,估計那幾個是有不是老早翹課回家就是陪女朋友去了。

  登入到熟悉的網站頁面,往下一拉赫然發現留言已經翻了好幾頁,阿魯巴一下愣了。拉到記憶中上次看到的那條評論後接下來幾條都滿正常的,一如既往地求更文求搭訕求推倒……到底想推倒誰啊?螢幕嗎。

  接下來翻到第444條時阿魯巴還吐槽著這樓真是不吉祥啊……看到留言的ID後他想著這何止不吉祥,簡直是七月半鬼門了一整條暢行無阻的大道給他走啊還沒紅綠燈!

  腦袋一熱手下一動,他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把網頁關了,把自己摔到床上時他才想到自己該做的該是把網站砍了才對,慌慌張張摸出手機打給同為寫手的某親友,電話一接通他便直接哀嚎著:「為什麼羅斯會來──!」

 

02、

 

  寫手圈裡流傳著一句千古不變的真言。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再不濟小強來了都有隻拖鞋,但羅斯來了你還是自個兒閃遠。」

 

  羅斯是誰?

  他只是個讀者,不過專門寫長評的。長評多好,每個寫手的夢想就是可以獲得長評啊!

  但物極必反的原理大概就出現在羅斯身上了,他專挑熱門文章看,一開始還十分規矩地問:作者桑,介意我給評論嗎?但可能會有點不客氣,打擾了真的非常抱歉。

  如此有禮貌地詢問當然讓作者心花怒放,連忙回應著沒關係沒關係……然後一去不復返之路就這樣超展開了。

  評論之長之狠之毒舌,所有看起來沒問題的都變成有問題的了,但對方是真真切切的來討論也不是故意來掐的,更何況在一開始大家都看到了:可能會有點不客氣。

  原作的粉絲當然跳出來護航,但另一邊也有人出來替羅斯說話,於是越吵越紅後「羅斯」這個暱稱就變成了寫手圈裡明明不是寫手卻莫名其妙比大手還紅的名字了。

  之後他也規規矩矩的評論了幾篇,跟之前的發展一樣,吵吵掐掐,走到哪就亂到哪,原事主也就是接受評論的幾個寫手立即閉門重練,據說沒有半年十個月不敢重出江湖。

  幸好羅斯並不常評論,半年來評論過的篇數兩隻手就數得出來了,最近消失了一陣子大家也快忘得差不多了。

  可是現在,他出現在阿魯巴眼前。

 

  『勇者桑,介意我給評論嗎?但可能會有點不客氣,打擾了真的非常抱歉。』

 

                             羅斯 於 444樓

 

03、

 

  阿魯巴的筆名一開始並不是勇者的。

  只不過某篇長篇故事的梗皆用了一般人不會去碰的冷題材,但由於思想獨特反而沒有突兀之感,因此追隨的讀者粉絲們皆笑說「作者真是個勇者啊」,稱呼久了之後原本的筆名反而就沒人記得了,阿魯巴自己也不知道該哭該笑。

  其實也只是過得太無聊,辦了個網站寫了點東西就隨便扔,沒想到有點時間後竟然還真的有人看,第一次看到有人留言說很期待後續後阿魯巴就傻傻地繼續寫下去了,這一寫就將近一年,一年的時間說短也不短說長也不長,他沒有開外掛似的轟轟烈烈成為大手,不過還是累積了一票粉絲,人數不多,但深知人紅是非多的道理所以阿魯巴過得還滿知足的。

  所以當他一看到羅斯的留言外加發現自己WB粉絲多了一個人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誰了──互相關注的雙箭頭如此耀眼。

  耀眼到阿魯巴覺得自己眼睛痛到快哭了。

 

04、

 

  非常介意。

  不好意思,但我暫時不想看評論。

  你的評論我不想看啊──!

 

  腦中迅速換了好幾句台詞,似乎怎麼拒絕都不對,阿魯巴掙扎了好幾天後終於摸上鍵盤,秉持著該來的就來吧視死如歸的精神,敲著鍵盤的手都在顫抖。

 

  再見了,大家。

 

  在送出回應時,阿魯巴一片白的腦袋只浮現出這一句話。

 

  『樓主回復:

 

       呃呃、羅斯?真不好意思沒被人寫過長評……那、就麻煩你了……』

 

  正當阿魯巴在電腦那頭絕望的時候,他不知道這頭的羅斯看著有些無力的回應,撐著頭嘲諷的笑。

 

05、

 

  最近阿魯巴的粉絲和羅斯的粉絲開始下注了。

 

  「傳說中的勇者遇到終極BOSS到底會不會被放倒!」

  統計數字直直飆升,下面的回覆依舊很歡樂,死忠的勇者飯依舊堅定自己的立場,表示勇者桑可是勇者桑啊據說他上次車禍撞斷幾根肋骨依舊爬回來更文怎麼可能讓一個連他的肋骨都摸不到的傢伙擊倒!

 

  當然我們心知肚明,某人在以後別提摸到肋骨了連更裡面的地方都咳咳恩恩的吃過是後話。

 

  當然也有人不看好阿魯巴,羅斯是誰?號稱文手殺手、寫手圈的死神,整個形象高大威猛了起來,還有人在猜他是不是哪個知名作者無聊批個馬甲來整人的。總而言之大家吵得很歡,數字也節節攀升──目前依舊是羅斯贏的勝算較高就是了。

 

  於是當阿魯巴看到時,留言已經轉成了「勇者桑怎麼會是勇者桑你看他後記還是回覆整個人都呆萌呆萌的還會被讀者反調戲整個治癒型的──奶媽確定!」

  後面在討論哪個網遊伺服器時阿魯巴已經不只風中凌亂了──以後會不會有人改喊他奶媽桑啊!是說你們偏題了吧──!

 

  阿魯巴頓時亞歷山大。

  這座山還不只是長白山──是座喜馬拉雅山啊!

 

  正當他看著唰唰的評論往上跑順便吐槽每個人的回應時,他並沒有注意到某個人對著「勇者」的選項按了確定後送出。

 

  他應該慶幸選項還沒改成「奶媽」。

 

06、

 

  當阿魯巴在宿舍的浴室洗完澡口中叼著半截 pocky打開電腦時,他才發現自己WB頁面下面開啟了一個小框框,橘色的,尚未點開過。看著上面顯示的暱稱他這下反而冷靜下來了──正確來說是因為過度驚嚇所以導致腦中一片空白看起來很冷靜,總而言之,他先開啟了一個和他關係不錯的寫手的聊天視窗,帥氣的留下一句「我走了」也不管對方滿視窗的「???」轉而去開啟剛剛那個──羅斯。

 

  裡面其實反而沒什麼,簡單的一個附件接受請求,除此之外也沒有任何留言了。

  阿魯巴戰戰兢兢地按了接受,一個沒多大的文檔,沒多久就傳完了。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

 

  羅斯看著這頭屬於「勇者」的離線顯示,自嘲的笑了笑。果然他還是看錯人了,之前被他評論過的幾個作者也是這樣,收了檔後沒多久就自動離線,有些還會說一句謝謝──總之在之後,就會看到他們最新的一條訊息:深覺自己能力不足,閉關重練後再出。

  感到有些煩躁,什麼事也不想做。他觀察了一陣子勇者跟其他讀者的互動,覺得這個人、或許或許,會和其他人不同,到頭來他還是錯了。

 

  身後的鐵門傳出了轉動的聲音,羅斯懶洋洋的半倚在椅子上沒轉頭,果不其然聽到自家室友開朗的聲音:「西昂!我買了樓下你最喜歡的拌麵回來,要不要吃?」

 

  羅斯也是西昂哼了一聲,扯開弧度嗤笑道:「現在都幾點了你還吃,真的打算變一頭豬啊,啊我錯了,其實你的腦子也跟著被拌過了吧?」

 

  「別人在吃飯時你講什麼拌不拌腦漿的很噁心欸。」克萊爾聳了聳肩,不太想理會明顯心情差到極致的人:「根據經驗,現在不要跟你說話比較好。」

 

  羅斯半靠在椅子上,也不想看螢幕了,正打算著早點洗洗睡好了,卻突如其來聽到WB發出的訊息提示聲。

  他愣了下,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又重新顯現在線的勇者頭像。啊也是,上來處理一下後事交代一下親友讀者也不為過。

  但他沒想到勇者真的敲他了。

 

  『那個羅斯、學校的網路不穩剛剛又斷了,真不好意思!』

  似乎猶豫了一陣子,視窗仍舊顯示著對方正在編輯著訊息。

  『評論我看了!真的有些地方像你說的一樣……哈哈我真的是個很有問題的寫手別人也這樣說過……總而言之謝謝了!』

 

  羅斯很煩躁。看著上面那些看起來很家常朋友閒聊卻又帶點拘束的語句讓他更加煩躁了,他很想問問對面那個人腦子內建到底是怎麼運作的,為什麼可以在看完他的評論後還來跟他打哈哈。

 

  勇者又戰戰兢兢地傳來了一條,『羅斯,你在嗎?』

 

  他在,他當然在。

  手指摸上鍵盤卻又打不出隻字片語,卻意外的看到了文件傳送請求,他按了接受,這個文件顯然比他剛剛傳的還小,一下子就沒了。他打開來看,卻因為裡面相似的文句和明顯大幅刪過修改掉的地方而整個人無法言語。這是第一章,勇者寫的第一章,生澀的文筆和明顯有問題的用句,但那些地方全被修改了重來。

 

  『我照你說的修改了下,只有第一章啦,這樣子有比較好嗎?』

 

  羅斯這下子完全沒有先前的任何猶豫,一句話迅速打完按了enter就送出。

 

  「勇者桑你是抖M嗎?」

  『誰、誰是抖M啊!』

  因為對方似乎還有事要做,聊了幾句後一句簡單的晚安後便無下文。

 

  於是當克萊爾換好衣服出來正準備吃晚餐時,看到的就是一幅這樣的場景。

 

  「西昂你為什麼吃我的麵──」

  「才不是怕你變成一隻豬。」

 

  這種時候傲嬌完全不像啊──克萊爾看著不到一半的麵想著什麼時候才能換個室友。

 

  某個方面來說,他的願望算是成真了沒錯,但那是以後的事了。

 

评论
热度(7)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