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惡友三十題系列(一)(羅斯阿魯)

※校園paro!

 

 

 

 

  「羅斯!」

  稍高的音調淹沒在下課時走廊上吵雜的喧鬧聲裡,即使不用轉頭羅斯也可以猜到對方一定是一臉怒氣沖沖又有點驚慌的神情。他氣定神閒地站到走廊邊上,轉頭果然看見阿魯巴邁了大步朝他跑來。

  「哎呀呀,勇者桑真早呢。」低下頭看看自己的手錶,他原本以為阿魯巴會睡更晚一點的,虧他還特地把鬧鐘都取消了。

  「現在都十一點了哪裡早!」阿魯巴看著面前的人一臉懶散的表情氣得都有想咬人的衝動:「你為什麼不叫我起床!」明明羅斯是和他上同一班七點的早課為什麼不在臨走前把他叫醒!

  一直停頓在走廊上實在是件很擋路的行為,羅斯也沒有管阿魯巴有沒有跟上,自顧自地抱著手上的書邁開步向前走,一邊懶懶地回道:「勇者桑昨天不是趕報告趕到五點嗎。反正這堂課也沒這麼重要吧。」

  雖然說是為了湊學分才選的課,但一向以乖孩子著稱的阿魯巴打死都沒想過自己竟然會因為睡過頭而翹課的這件事發生。他走在羅斯身後,頓了頓才開口:  「是這樣沒錯……等一下、為什麼你會知道我趕到幾點?」昨天羅斯明明看著他焦頭爛額的趕作業,自己卻愉悅地說了幾句「哎呀勇者桑真是辛苦呢真不愧是平常都在混」然後一反常態的早早就睡了,留下他對著那個睡的兀自香甜的人咬牙切齒。

  「難得昨天沒有勇者桑的打呼聲、磨牙聲和夢話,我可是一路睡到了五點才被吵醒的。」想起什麼似的,羅斯勾起笑說,「睡夢中還喊著"媽媽"呢。原來勇者桑還是個戀母情結的變態啊,斷奶了嗎?」

  「怎麼可能!」打死不相信自己有那些不良習慣,一開始還有些心虛的阿魯巴窘迫得紅了一張臉急忙否認,「都沒有人這樣說過我!」

  「原來勇者桑還跟別人一起睡過嗎?嘖嘖,真是不能令人小看的人啊。戀母情結的童真男。」

  「完全不是你說的那一回事!」

  一路吵吵鬧鬧的阿魯巴才發現自己已經跟著羅斯走到了餐廳,想起自己剛剛一發現自己睡過頭連忙從床上跳起來,隨便盥洗過後就出來找人,連飯都還沒吃,肚子就不看場合的叫了出來。

  羅斯只是略微好笑的看了他一眼,這次倒沒說什麼話,率先走入餐廳,阿魯巴默默地跟在他身後。站在窗口隨便買了兩份一樣的套餐,要結帳時羅斯手朝後面一伸,連看都沒看阿魯巴一眼,「飯卡。」

  在阿魯巴自己都還沒察覺為什麼要乖乖遞給羅斯自己的飯卡時,他已經端著兩份套餐走到了靠牆那邊的兩人座放好了。

  「為什麼你每一次都不帶自己的飯卡啊。」邊咬著粉明顯多過於肉的豬排,阿魯巴看著羅斯用著堪稱是優雅的姿態拿起餐具緩慢嚼著食物忿忿不平,他剛剛稍微瞄了一下餘額發現原本夠他吃好幾餐的金額迅速減縮。

  羅斯抬眼看他,像在看一個笨蛋一樣對他說著:「勇者桑,在路邊看到錢你會怎麼做?」

  「唔、交給警察。」

  「怎麼可能啊,當然是留下來自己花啊。如果金額大一點才能交給警察。」

  阿魯巴沒想到羅斯竟然還有知道要把大筆的遺失錢財交給警察的想法,原本還想誇獎他幾句說他看錯人了原來羅斯還是有人性的光明面啊時,聽到他悠悠說了一句:「這樣子才可以抽成。」

  ……會相信羅斯是善良的他真是太天真不能更蠢了!

  「這個跟你拿我的飯卡完全沒關係吧!」

  「當然有,在路上撿到飯卡你會怎麼做?」

  「當然是交給導師或警衛啊。再說了路上也不是隨時隨地可以撿到飯卡的好嗎!」

  「嘖,勇者桑果然太單純了。當然是要找到失主然後敲他一頓好的。」他喝了一口湯後看了阿魯巴一眼,「所以這個道理是一樣的。」

  「這樣子我還寧願你乾脆敲我一頓……完全不對啊,問題是我根本沒有弄丟飯卡好嗎!」

  「……你竟然還在這個捏他嗎,勇者桑梗用久了讀者都會膩的,難不成你想叫做飯卡桑還是那個一出來只會叫著飯卡飯卡的小氣男人?」

  「那明明就只是上一秒的話題!」

  「叫著飯卡飯卡的小氣男人,換個主題吧。」

  「已經更改名字了嗎!」

  「那你要我怎麼辦,以身相許嗎?」夕紅色的眸裡帶了點慵懶滿是笑意,表情說不上是隨便卻似乎有點隱隱約約的認真,阿魯巴看了一會就轉開了頭,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在不好意思些什麼,就聽到他悠悠的說:「原來勇者桑有這種癖好啊。」

  「才沒有!」

 

  無力去吐槽羅斯的阿魯巴拿出口袋的手機,剛剛跑出來的太急,現在坐著才想到一些事,他明明記得當時睡著前有設鬧鐘啊。打開介面一看,所有的鬧鈴設定都被按了取消,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只有面前的人會做這種事。老實說撇除掉個人罪惡感之外,那堂課其實翹掉也真的不算什麼,就算沒翹也只是坐在教室裡睡覺而已,還不如躺在床上舒服。這樣想一想,一開始的那些怒氣似乎也不算什麼,羅斯大概也是知道他很累才自己作主的不吵醒他,老實說羅斯在某方面來說也算是個不錯的室友了,至少他們這一寢住到現在也還蠻相安無事的。

  糾結了很久,阿魯巴才有些遲疑的開口:「謝謝你,羅斯。」

  羅斯抬頭看了他一眼,夾走阿魯巴碗裡最後一塊豬排,在他還來不及阻止前一口咬下,「我知道你最討厭吃這個了,幫你吃完不用太感激我啊勇者桑。」

  「你哪裡看到我討厭吃豬排了!」那是套餐裡唯一的亮點啊,羅斯就這樣吃了!

  想著要報仇的阿魯巴也沒管對方碗裡剩下些什麼,順手夾著了蛋放在嘴裡就嚼了起來,看著對方的眼神裡有種哼哼我搶到了的自豪感。羅斯看著這樣的阿魯巴愣了下,壓了壓他頭上睡起來沒有整理好的呆毛只說了一句:「勇者桑是狗嗎,那個我已經吃過了。」他頓了下,「原來勇者桑這麼想跟我間接接吻嗎?」

  「完全沒有!」

  正當阿魯巴在含恨時羅斯已經收拾好餐具,對阿魯巴淡淡地說:「我等一下還有課就不先回宿舍了,你自己先回去睡吧。」

  含糊地應了幾句,阿魯巴還在心中悼念那塊豬排時,已經走到餐廳門口的羅斯突然叫了聲他的名字,然後漾出一個怎麼看怎麼燦爛,阿魯巴卻有著不好預感的笑容。

  「勇者桑,忘記跟你說,今天教授有點名呦。」

  「……羅斯你這個渾蛋!」那堂課點三次不到就被死當了啊啊啊啊啊啊!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換個室友!

 

 

  阿魯巴的宿舍裡正確來說只有兩個人住宿,另外兩個是掛名室友,搞的四人房裡永遠都只有兩個人的情形。不過阿魯巴覺得這樣也蠻好的,人少做事也方便,雖然有一個不斷欺壓他的羅斯,但日子還過得下去他也就沒那麼計較了。

 

  看了看手錶,早上六點半,阿魯巴輕聲地墊起腳尖拿起毛巾去盥洗,看了看把大半張臉都埋在棉被裡正在沉睡的羅斯,他在心裡偷笑了幾下。

  誰叫上次羅斯不把他叫起來,他也要讓對方體會到這種故意不被叫醒的感覺!

  一切都發生的很順利,正當阿魯巴清爽的準備出門時羅斯依舊沉沉的睡著,阿魯巴慢慢的關起門試圖不發出太大的聲響後,自己就早早的到了教室準備上課。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他轉了下門把發現沒開之後就乾脆靠在牆壁上等一下,想著開門的究竟是誰啊竟然還比他晚來。拿出手機晚了幾個小遊戲,有些比較早起也準備去上課的學生都在經過時瞧了瞧抱著書蹲在牆邊的阿魯巴,被看久了也很難為情,他看了看時間發現都已經過半小時了,早就超過上課時間了老師怎麼還不來!

  想著是不是該溜去辦公室問一下時,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他打開一看發現是理應在宿舍裡睡得不省人事的羅斯。想著等一下一定要嘲笑他,上課了竟然還遲到該不會是求他老師來要代點名吧,邊哼哼的打開了訊息。

 

  『勇者桑忘了跟你說,教授說今天不上課。我猜整間教室裡只有你一個傻子在等,所以好心傳簡訊跟你說一下。回來記得買早餐★  

         你最貼心的室友 羅斯               』

 

  「羅斯你這個渾蛋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題、早課故意不叫醒對方

第十四題、每次不帶飯卡都刷朋友的

第二十八題、搶食對方留到最後的食物

 

评论
热度(6)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