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惡友三十題系列(二上)(羅斯阿魯)

  身為新一代身心靈不健康的青年,阿魯巴平常的休閒娛樂就是玩網遊。一開始只是因為無聊所以下載來玩,但某次在羅斯經過身後不經意瞄到他還在打史萊姆時嘲笑了句「原來勇者桑只能打這種黏呼呼軟嫩嫩HP只減一還差點被咬死的怪物啊」時下定決心奮發圖強,雖然努力的方向不怎麼對但阿魯巴起碼找到了人生目前最大的目標──滿級後炫耀給羅斯看以證實自己還是比他強的。

  在幾次自己因為臨時有事例如突然接到家裡的電話但遊戲還沒下線時,他總是走到走廊上前先推了推羅斯的肩膀示意他先幫忙躲到怪少的地方。羅斯一反常態的沒有嘲笑他,而是真的乖乖一屁股坐到阿魯巴的位置上,等到阿魯巴被從頭叮嚀到腳天氣冷了出門記得穿外套便利商店的速食不健康電腦少看點以免近視……外面陌生人敲門絕對不能開啊,終於解決一通電話回來時剛好看到系統華麗而雄偉的音效──系統提示,勇者45號level up。

  頓時目瞪口呆。

 

  羅斯颯爽的回過頭,瞇起的夕色眼眸和上揚的弧度擺明著「這有什麼困難的比掃雷還簡單啊」的意味。後來再接手玩過幾次,他把勇者的技能摸得比誰都阿魯巴都還熟,組合技放大決野外PK組團刷BOSS,跟「勇者45號」組過好幾次隊的隊友都忍不住密了他:你真的是本人嗎?

  對此羅斯笑而不語。

  對此阿魯巴忍無可忍。

 

  搶過羅斯的電腦開始安裝程式讓對方自己也去辦一隻後才得了安寧。隊友自我開解獲得了真理:勇者45號那幾天應該是請代練。

  事實相差不遠。

 

  連阿魯巴也不知道羅斯到底是什麼時候玩的,對方已經迅速地趕上了他的等級,羅斯巨巨只表示升級比吃飯還簡單。

  總而言之想著有人陪著玩也總比沒有好,一開始的得勝心不知道被阿魯巴扔哪了,反正只要一下副本第一個拉的人總是羅斯,時間一長大家也就習慣了,而跟他們組過隊的人說到他們都是滿臉糾結。

 

  勇者45號是個看起來很帥氣的劍士。

  戰士45號是個看起來瀟灑的弓箭手。

 

  他們倆個在伺服器裡算小有名氣的──不論好壞。一開始組隊時勇者看起來是個很活潑的好人,會跟隊友都笑嘻嘻地打招呼,而戰士非常安靜,但一旦開副本殺怪時,下面對話框唰唰跑得全都是戰士單方面的對勇者的吐槽──沒有人能理解他是如何在邊打怪時邊打字的。

  理應衝第一坦怪的勇者45號卻因為跑位不順被怪物一拳擊到好幾米外,而明明是遠攻的弓箭手卻總是衝第一拿起手上的武器不管什麼就直接朝怪打去──而且都還是輸出量讓劍士看了都汗顏的暴擊。怪理所當然的追著羅斯跑,但架不住弓箭手與生俱來的靈敏,加上勇者趁機跑上來發了幾個少有的中範圍攻擊,才在一團混亂下推完BOSS。

 

  【隊伍】戰士45號:勇者桑你是電腦當了還是腦子卡了回不來了?

  【隊伍】戰士45號:跑近一點啊你是想殺NPC還是隊員啊豬腦。

  【隊伍】戰士45號:你到底是不是劍士啊連三歲小朋友都知道劍士是衝到前面打打殺殺的你難道智商比他們都還不如?

  【隊伍】戰士45號:你幼稚園畢業了嗎?

 

  ──大大你也知道戰士是衝到前面的那你這個弓箭手是何必呢?

  隊友們看著滿屏幕的留言內牛滿面。

 

  他們倆個的技術不是不好,相反的基本上很少有人死,戰士跑位精準快速,勇者力量足夠躲避得及,但那股違和感真的重到一個連沒玩的人都知道哪裡出了差錯──你們兩個交換玩不行嗎!

 

  最後的BOSS爆出了幾樣武器,其中一把刀是全職業通用的兵器,不算太高級的神器,但現在勇者的等級用也綽綽有餘了,重點是因為武器是全身冰藍使用時會在身旁拖曳出淺藍色的光效果十足外,附屬功能可以將技能提升好幾個點,據說和其他種武器融合後會有更好的功用,市場上叫價很好,阿魯巴為了它已經硬拖著羅斯刷了好幾天,陪刷過好幾次的隊友都知道阿魯巴就是為了它所以都識趣地按了放棄,想著終於能得到夢寐以求的武器阿魯巴笑的咧開了嘴。

 

  【系統】:【戰士45號】獲得了【流年刀】

 

  「哎呀真不好意思被我roll到了呢。」

  這句話不是在系統裡講的,阿魯巴傻傻地盯著屏幕一句話也講不出來,羅斯略顯高昂的得意嗓音在耳旁揮散不去。他轉頭盯著對方的電腦屏幕,物品欄裡的確有一把自己朝思暮想的武器。那一剎那說不上是生氣難過還是失望,或許什麼都有,又什麼都沒有。

  所以他只能作唯一能做的事。

 

  阿魯巴推開椅子一把往坐在床上玩遊戲的羅斯撲了過去,完全沒想到阿魯巴會這樣做的羅斯只能眼明手快的先把自己的筆記本放到一旁的桌上,然後硬生生地向後倒接住了阿魯巴的重量。下半身貼在一起,上半身又靠得太近。阿魯巴褐色的眼瞳不知道是被氣得還怎樣在逆著日光燈下起了一層看來亮晃晃的薄霧。太亮了,羅斯似乎覺得自己能在阿魯巴的眼裡看到自己,也只有自己。阿魯巴沒有想那麼多,一心只想乾脆咬死這個渾蛋算了,連話都說不完全。他單手撐在羅斯身邊,只有胸膛沒有完全的貼在一起,臉被氣紅了,看不出來有沒有害羞。羅斯原本想推開阿魯巴的,手卻在摸上阿魯巴的手腕時頓了下,沒了後續。

  太安靜了,只剩下有點詭異的曖昧蔓延在阿魯巴逐漸閃動的眼裡和羅斯逐漸認真的表情。該說什麼又不該說什麼,該做什麼又不該做什麼,心臟鼓譟的頻率連自己都抓不住。

  不該這樣的。

 

  「羅──」

 

  「砰!」

  門被人一腳歡樂的踹開,隔壁房的同學維持著腳抬高的動作,手上拿著個水壺滿臉笑容:「阿魯巴我來借──」發現畫面不對勁後一秒鞠躬道歉連帶關上了門:「我錯了對不起你們慢來門我鎖上了。」

  「等、等──」試圖發出挽救的呼叫聲,卻敵不過對方幾乎響徹全宿舍的宣告聲:「嗚嗚嗚嗚連阿魯巴都跟羅斯出櫃了是男的也好誰來跟我在一起啊!」

 

  「勇者桑。」羅斯施了點力氣把阿魯巴推到了床的一邊幾乎是仰躺在自己身旁,看著羅斯冷靜又有點悠哉毫不在意的臉孔,阿魯巴更想掩面大喊:是誰都沒關係為什麼傳出緋聞的會是羅斯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6)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