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第一次的親吻練習(羅斯阿魯)




以此感謝戰勇SK組帶給我這一星期的歡樂生活







   第一次的時候是極為笨拙的。
  只懂得拚了命似的將身體緊緊貼在一起,說著「閉上眼」時把眼睛害羞地瞇成了一條線,連嘴唇也隨之抿起成了彆扭的弧度。似乎顧不了那麼多,氣息相貼,似乎可以將人融化的熱氣噴灑在彼此鼻尖。雙手明明極為克制的捧住了對方的臉卻止不住顫抖,不想被對方看到這麼遜的自己啊,所以刻意將手指往內掐拉開了對方因害羞而泛紅的臉:「噗,勇者桑那什麼扭曲的表情啊,看起來真好笑。」

   猛然睜開的褐色瞳眸已染上一片水霧,看起來十分困窘。熱度從對方臉頰上隨之蔓延至指尖,整個人都熱熱燙燙的,羅斯想這真奇怪,自己一定是被勇者桑傳染的。

  「你才是啊,害羞什──」
  不想聽完阿魯巴講完整句句子,沒有為什麼,單純不想聽到對方評論自己的事實而已。不顧一切的將臉貼近後咬上對方的鼻尖,在阿魯巴瞬間害羞驚恐時嘲諷地笑著說:「啊?你在說什麼啊?不過是個勇者而已,你以為有多少本事能說這話?」
  忍不下去了。
  口乾舌燥,心跳加速,羅斯想著一定要做些什麼,在阿魯巴似乎還想辯駁些什麼時壓低語氣說:「好了安靜點勇者桑。」
  雙手捧住了臉,乾燥而溫熱的唇往下壓,明明感覺瞄準了卻不小心吻到對方的鼻尖,羅斯輕聲抱怨了句可惡,在阿魯巴想笑不敢笑前往下移準確吻到了另一片柔軟的唇瓣,察覺到阿魯巴瞬間僵住了,羅斯也不敢動。他努力思索著前一陣子瞞著對方偷偷查的資料,接下來該怎麼做呢,讓阿魯巴把嘴巴張開嗎?偷偷張開了眼,發現阿魯巴緊張到連眉頭都皺在一起了,更不要提同樣抿緊的嘴唇,羅斯連想都沒想,直接狠狠的一腳踩在阿魯巴腳上,趁著對方吃痛而嘴巴微微張開的同時將舌頭伸了進去,有點甜,可能剛剛吃過了什麼糖果吧,羅斯想。其實還蠻不習慣的,羅斯不懂怎麼感覺這麼多人都喜歡接吻,僵在那邊似乎也很奇怪,往前一伸卻意外碰觸到另一個軟嫩的舌尖,阿魯巴似乎嚇了一跳,頭下意識地想往後縮卻被羅斯狠狠按住。羅斯輕輕地舔過對方的齒列時阿魯巴似乎顫抖了下,對他這樣的反應感到十分有趣,他直接舔過對方的上顎,然後聽到了細微的悶哼聲。還沒有玩夠,阿魯巴卻突然生氣似的想反擊一般也將舌頭伸往他的口腔,卻在碰觸到羅斯的舌尖那一剎那遲疑了,然後像隻幼貓般小心翼翼地舔著。
  他們都沒有戀愛過,第一次的親吻像打架般你攻我守,只想拚命把對方吞入自己口中,連帶著血和肉一起吃下,然後成為永不分離的存在。喘不過氣也不願意放手,這時候的喜歡總是年少輕狂,恨不得多做些什麼來向全世界宣告「這個人是我的」。
  早在親到一半的時候就互相睜開眼看著,想看見另一個人眼中的自己,深褐色也好夕紅色也好,就逐漸渲染成你的視界吧。
  終於肯放開時早就已經缺氧的大口喘氣,乾澀的眼睛止不住淚滑落下液體,唇角邊掛著的是誰的唾液也分不出來了,狼狽地互看一眼後突然笑了出來。

  「看起來真狼狽啊勇者桑。」
  「你也好不到哪去啊。」
 
  這是他們的第一次初戀,此生唯一絕無僅有。
 
 

                     ──第一次的親吻練習。









*謝謝這段日子以來的照顧!
其實這是最後墮落的一星期(乾)
接下來就是九月份開學季了,我也該乖乖回去面對我的學測了,
能在這最後一星期天天被SK吵醒然後在SK不斷叮咚的聲音下入眠真是我始料未及的事,但這段時間真的過得很開心,接下來要去學校住宿了可能沒辦法像之前一樣和大家這麼常聊天,希望以後CWT有機會再見!
另外,我SK還是會上的啦(不用強調
再另外,芒果我會努力把欠你的寫完←

愛你們!

 

 

评论
热度(3)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