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放羊的孩子(魯夫組)

。不知道大家的魯夫組跟我是不是一樣,總之我的是艾魯夫X阿魯夫!
。肯定OOC對不起我盡力了
。有一些神秘的小時候私設定








  當整個視界開始天旋地轉被一片陰影所壟罩的同時,阿魯夫向上的仰角陷入一片漆黑如夜的眸中。
  啊啊,果然又是這樣子啊。他忍不住這樣想。




 

放 羊 的 孩 子






   「阿魯夫!」
  略顯高亢的聲音在空蕩的迴廊中像主人一般衝撞了過來,阿魯夫在聽到聲音的一瞬間迅速的往右邊跨了一大步,果不其然在下一秒看見煞車不及狠狠撞在地板上的艾魯夫。
  「痛、好痛啊阿魯夫……」
  「說了多少次,你是大魔導師,在『阿魯巴』裡該有點大魔導師的樣子吧,這裡可是研究魔法的聖地啊。」話是這樣說,阿魯夫將原本雙手抱著的資料改由左手拿著,右手在散發出淡淡的光輝的同時將對方撞紅的額頭和鼻頭上輕輕的抹去。
  「先別說這個!你知道廣場搬來了阿魯巴大人的等身比例娃娃嗎,我們快趁人潮還沒來時去看啊!」
  「這可不行,我的公文還沒送完。」
  「欸?」發出了遺憾的聲音,艾魯夫卻在下一秒伸手拿過了阿魯夫手上抱著的一半公文,「我替你送一半吧!等一下約在門口見!」
  還沒來得及說出拒絕的話語時對方已經在長廊上狂奔,阿魯夫抱著剩餘的公文邊走邊想著不管過了多久艾魯夫似乎永遠都是這樣我行我素的個性啊。
  第一次遇見艾魯夫的那時候他們都剛上阿魯巴小學,從小就學習著如何控制魔力,艾魯夫從小就是個問題人物,換了好幾個同桌都不得安寧,最後老師無奈的將他安排到全班最乖的阿魯夫旁邊坐著,並且再三的叮嚀阿魯夫如果艾魯夫妨礙他的話要第一時間跟老師說,阿魯夫一如既往乖巧的點頭答應,卻從未預料到這個同桌會坐到上了大學直到成為魔法研究員。
  當時阿魯夫對於自己身旁這個惡名昭彰的同桌並沒有太多意見,而保持著不鹹不淡的來往關係也算是平靜,正當阿魯夫以為平淡的日子會這樣持續下去時,卻在某一天發現他忘記帶了上課用具,緊張的在抽屜和書包中也摸索不出來,阿魯夫慌亂的覺得自己的冷汗都快流了下來,並不是害怕老師的懲罰什麼的,他最害怕的其實是在別人眼裡看見「失望」這樣的情緒。
  放在膝上握成拳頭的手隱隱在顫抖,在老師檢查到他這排時緊張的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快要到了,他連呼吸聲都顯得沉重。

  『老──』
  『老師我忘記帶東西了!我去外面罰站!』
  在察覺手上被塞了一袋東西的同時,阿魯夫對上了一雙充滿笑意明亮而純粹的墨色眼瞳,同桌在老師的斥罵聲中跑去教室外的步伐都像是在那一瞬間踩醒了他的世界,阿魯夫看著手中很明顯不屬於他的上課用具,第一次有無法理解的情緒在心中蔓延成一片。

  當乖孩子會有獎勵,會被大家誇獎會被喜歡,會得到好的獎勵或是有好的事情,那為什麼明明沒有帶到東西會被分類到壞孩子的自己仍舊能遇到好的事情,真是奇怪啊。
  在這樣思考的同時,他將手上的東西塞進抽屜裡,舉起了手。

  『老師對不起,我也忘記帶了。』
 
  從那之後他似乎就莫名其妙的跟艾魯夫相熟了起來,在一開始時大家似乎都很不解阿魯夫怎麼會跟這種人交朋友,阿魯夫卻從來沒有嘗試解釋或辯解過。
  自己其實是很卑鄙的,阿魯夫忍不住這樣想,無論是艾魯夫的溫柔或是對人善良的地方只有他一個人懂,所謂的我行我素或是私慾都是建構在本人的信心和能力都足夠強大,而這樣耀眼的艾魯夫只有自己看的見,他也沒有試圖讓別人看見。
  嗚哇,自己果然是個自私的人呢。
 



 


  「艾魯夫?」
  在中學某個課間午後,阿魯夫找著一下課就不見人影的艾魯夫,肯定又是做了什麼事才躲起來的吧。
  他在艾魯夫喜歡躲起來午睡的樹叢後看見一小搓明顯屬於對方的髮色,想著果然是在這裡啊,一邊伸出了手:「艾……」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對方伸手一把拉住了他,原本的用意像是想讓他蹲下來,阿魯夫卻不小心因為樹叢下堆滿的落葉踩滑,在穗金的葉片緩緩飄落的同時,他來不及喊痛視界就撞進了一片夜色裡,那雙黑得發亮的眼眸此刻帶著一些調皮的笑意,艾魯夫雙手撐在他的頸側,笑嘻嘻地輕聲用著唇語對他示意了噓。
  
  不太對。
 
  倉促的腳步聲踩過落葉發出清脆的聲響,艾魯夫壓低了身體,溫熱的呼吸幾乎與身下的人重疊,他聽到步伐的主人怒氣沖沖的聲音,阿魯夫能認出那是剛剛上堂課的主任,「那個艾魯夫到底跑去哪裡了!」
  「可是你怎麼能這麼確定罪魁禍首就是艾魯夫啊?」
  「那麼精準的空間轉移魔法能在這個年級用出來的也只有艾魯夫一個人了!」
  「下一堂課也快開始了,不然我們先回去吧,等下放學再來找艾魯夫好了。」
  在確認老師們走遠後艾魯夫還是沒忍住先笑了出來,他撐起手看著下方的阿魯夫笑的一臉得意:「我就覺得他戴的肯定是假髮,結果上課的時候測試了一下從圖書館的書學到的空間轉移,結果假髮真的就被傳走啦。」
  阿魯夫看著笑的連眼睛都成弧的艾魯夫,張開了嘴最終卻連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啊這種話都說不出來,並沒有所謂的為什麼存在吧,因為想做所以就做了,這就是艾魯夫。
  「要上課啦,我們回去吧阿魯夫。」
  看著率先起身蹦蹦跳跳的身影,與之隨來的是剛剛那瞬間似乎加快了幾秒的心跳。
 
  完了。
  不知道為什麼,阿魯夫模模糊糊的產生了這種不太妙的預感。
 
  這可是連《阿魯巴傳》都沒有教的東西啊。
 
  在那之後阿魯夫一有時間就往圖書館裡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將有關自己不正常舉動下所代表的意義的書翻過。

  【「假熊貓效應」,在被假熊貓追逐或攻擊的危險場景中引發了人們的生理喚醒,如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然後其間的人們有意或無意中將這種反應看做了我為他而心跳,最終導致了更進一步的相親相愛。】

  明明已經確認自己大概是在這樣的情形下才會變得不正常,卻始終在高中宿舍裡艾魯夫因為抽到了限量版的阿魯巴娃娃開心的往他撲過去壓倒在床上時再一次感受到了心臟的不規律性。
  這樣是不對的。
  明明只是憧憬而已。
  鬆開又握緊的拳頭最終沒有抓上對方的衣角,阿魯夫施了點力氣將對方的臉推開,艾魯夫原本那張開心的臉因為扭曲變形而顯得滑稽,「你很重啊艾魯夫。」
 
  啊啊,如果阿魯巴大人能知道的話,來教教他怎麼辦吧。
 



 


  我所憧憬的艾魯夫。
  如果用這種東西當作死前標題的話肯定會被笑的吧,阿魯夫想。
  對於他人所認為的私慾、我行我素,阿魯夫其實是個對朋友溫柔的很過分的一個人,願意為了自己的自私將唯一能回去未來的時間機器給西西里小姐和雷克,即使明白跳進時間漩渦裡救人是件不可能的事,卻仍舊願意幫自己想辦法。
  他想起了之前有人問過他難道不會討厭艾魯夫這樣的人嗎。
 
  「艾魯夫,希望你從今以後依然是這個自由的你……」
 
  阿魯夫想,他或許是很討厭的。
  對待自己和別人截然不同的態度,願意為了自己的任性連命都可以付出,說了再多的原則都能夠違背,最終一切只能建立在友情上的,而他到現在都還不想放手的原因,說到底就是因為對方從來都不肯讓自己失望吧。
 
  「對了,我喜歡你喔。」
  但就算聽不見也沒關係。
 
  在他心中的艾魯夫,是個強大而隨心所欲的傢伙,能夠永遠不被世俗的眼光所限制,做出超越一般人所能做的偉大行為,所以當他看見對方帶著安詳的表情倒在血泊中時,想著的是開什麼玩笑啊。
  這麼遜的一個人才不是他認識的艾魯夫。
 
  「你自作主張的死個什麼勁啊!」
  啊啊對了,那雙像黑曜石般璀璨的眼睛要像現在這樣,隨時隨地充滿了活力才對。
 
  但當阿魯夫感到肩膀一痛,天旋地轉的視角只能往上看到那雙眼眸時,他想著果然又來了。這種不合時宜的親暱和超乎一般朋友才會做的動作,艾魯夫肯定是沒搞懂吧。
  放羊的孩子謊話說多了便不會有人再相信,而這種會讓人臉紅心跳但實則是自作多情的舉動,做多了就會讓人稀鬆平常。
 
  「所以我說,艾魯夫……」
  「你到底有沒有考慮過我發現把你忘記的時候的心情啊!」
 
  嗚啊,秋後算總帳嗎。
 
  「那時候……」
  「還有那個半路失效的魔法怎麼那麼弱!」
  「這也不是我……」
 
  「重點不是這個!」艾魯夫深吸了一口氣,一臉認真的看著他,阿魯夫想著到底有多久沒看見對方這種如此堅定的眼神了,啊啊,大概是很久以前信誓坦坦說著能想辦法讓隕石偏移軌跡的時候吧。
  但他從來沒從對方清澈的眼睛裡看見如此清晰的自己過。
 
  「我說,那是半路失效吧,所以我全部都想起來了啊。」

  ──包括那些你把我弄昏後說的話。
  艾魯夫認真的說著。
 
  「阿魯夫,我也──」
 
  當他曾經吐露出的話語從對方對方口中傳來時,怦怦怦的連心跳的頻率似乎都漏了好幾拍,那個當初很困擾的自己似乎又回來了,阿魯夫想。
 
  嗚啊,這下是真的完了。










因為覺得米巴的魯夫組推倒實在是太好吃了,所以很不要臉的LINE他問能不能寫!
米巴之前那張靠很近的草圖真的好好吃喔嗚嗚嗚嗚嗚
http://www.plurk.com/p/lhkiqs
http://www.plurk.com/p/lho33i

對不起這是我盡力出來的魯夫組!
糧真是太少了嗚嗚嗚嗚
寫這篇的時候不斷的翻第四章,還是崩了真是非常抱歉

假熊貓效應是假的對不起,那其實是吊橋效應!

然後之前的坑我大概還是會回去填的!
被坑了這些年的真是不好意思(檢討


评论(1)
热度(7)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