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他世界裡的夢(魯夫組)

戰勇翁理【 大魔導季】的無料!謝謝米巴讓我寄攤!
cp依舊是艾魯夫x阿魯夫!
自我流式魯夫組ooc注意!



   滴答滴答。

  窗外似乎在下雨,濕冷的水氣鑽進窗隙間帶來陰涼的氣息,艾魯夫把被子往上一拉,繼續埋在帶有溫度的被窩中昏昏欲睡,當他剛夢到抽獎抽到限量的等身高阿魯巴大人,還沒來得及上台拿到獎品前,本來站在他身邊有些不甘心的阿魯夫卻在他感到身上一涼時氣勢洶洶的高舉著他的被子站在床旁,「艾魯夫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今天可是有魔法總驗報告要檢查的!」

  「……阿魯夫?」

  「不是我還有誰啊,你是睡昏頭了嗎?」話是這樣說,阿魯夫卻輕輕地用手背貼上對方睡的亂糟糟的髮絲下的額頭,確定溫度正常後,將手上的被子放下,轉身出門前再次叮嚀:「快點換好衣服。」

  艾魯夫在床上呆坐了一會,穿好熟悉的橘紅色制服,盥洗後打著呵欠拉開了門,阿魯夫倚在牆上用著魔力操控著手上的小小螢幕傳達訊息,看到艾魯夫出來後走到對方身後拉了下立領讓制服看起來更整潔些,一邊報告著今天的行程:「資料我剛剛已經傳過去了,然後你那本新出的基礎書(垃圾)太難懂了,出版社的人要你改。」

  「括號內的字不太對?」

  「垃圾(基礎書)一版銷量太差了,他們說最晚下禮拜要交更改版給他們。」

  「反過來了啊!」

  走過窗戶時風從樹隙間穿過,一片娑娑作響,暖黃的陽光穿過窗戶在走廊的另一頭印的牆上滿是點點光斑,艾魯夫停下了步伐,看著在阿魯巴裡一如以往風和日麗,稍稍瞇起了眼,突然問道:「阿魯夫,你有沒有聽到水聲?」

  「什麼?」

  「沒什麼。」

  他看著站在他身前被陽光籠罩了半邊身體的阿魯夫,那頭穗黃的頭髮在陽光底下暖洋洋的發光,這個場景明明從小到大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每一次都還是會湧現出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至始至終他都在啊。

 

  「阿魯夫,我們認識了多久了啊?」艾魯夫露出一口大白牙笑著問他,阿魯夫不明顯的皺了下眉頭,雖然不懂艾魯夫這個問題的意義,但還是稍微的動了動指頭算了一下。

  「不知道,早就算不清了。」阿魯夫想到最後還是放棄了,卻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反應過來,直起了腰向艾魯夫說:「你不要以為這樣拖時間就不用去開會啊,都是大魔導師了要負起點責任!」

 

  是啊,早就算不清了。艾魯夫想。

 

  「阿魯夫!」在對方打算轉身繼續往前走的同時,艾魯夫突然喊住了他。

  在阿魯夫轉身的瞬間,艾魯夫快速跑了起來,直直的撲在了阿魯夫的身上,阿魯夫毫無防備的被壓倒在地上,撞到的地方隱隱作痛,阿魯夫有些生氣的想喊艾魯夫的同時,卻感覺自己的嘴唇被同樣溫熱的東西碰了一下,一瞬間愣住了。

 

  阿魯夫。他聽見對方這樣喊。

  他抬起頭看著笑的一臉燦爛的艾魯夫,對方黑色的眼裡充滿著明晃晃的笑意,亮的像是有水光一樣。

  艾魯夫微微的低下了頭,輕輕的抵住了阿魯夫的額頭,笑容燦爛的像是他每次驕傲的惡作劇實驗後,「我要去找你啦。」

 

  ──所以這個夢境,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他輕聲呢喃著。

 

  在面前錯愕的阿魯夫和周遭的背景像殘存的幻燈片般一片片黯淡碎裂後,艾魯夫似乎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滴答滴答。

  對了,這不是雨聲。

  這是血的聲音。

  在想起的一瞬間,艾魯夫迷茫的睜開了眼,快崩毀的空間裡只有他一個人,一片漆黑的世界裡,只有腹間淌流的血液清楚告訴著他尚未死去的訊息,溫熱的像剛剛在夢境中他親上的溫度。

  魔力已經給阿魯巴了,這個世界不管再遇到什麼災難都能度過了吧。

  艾魯夫鬆了一口氣後笑了出來,終於能去找你了啊,阿魯夫。

  如果能在閉上眼後與你再次相遇。

 

  他聽見了空間碎裂的聲音。

  滴答滴答。



後記:
「你自作主張的死個什麼勁啊!」
這大概是後續的第一句話,我還是親媽的。
原本只想寫個傻白甜,但在米巴友情贊助下看到這張封面的同時我就立刻下定決心要換個題材寫,總覺得每次和米巴合作都會到最後一刻突然換題材呢,真是厲害的詛咒。
簡直是看圖說故事第二彈!自我流的魯夫組ooc狗咩!
設定的背景大概就是艾魯夫昏迷做的一個死前跑馬燈回憶,然後封面被我弄完後就被親友們罵了。
只有我覺得死前跑馬燈這個名字很有震撼力嗎!
在CWT42上收到了米巴的求救訊息說貌似快空攤了,所以被從劍三的世界裡挖出來,重新追了一遍戰勇後依然覺得這是個可怕的深坑,但還是跳的挺開心的,還多了一對喜歡的CP真是不可思議!
戰勇第一場翁理沒有辦法出什麼來響應,只能給這薄博的無料了請不要太嫌棄!
感謝燙燙幫忙!謝謝米巴趕出來的封面!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一起愉快的看戰勇吧!
月因噗浪:c99673111
米巴噗浪:mibahaki02



评论
热度(8)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