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千夜01(羅斯阿魯)

 
  床上的人睡得十分沉穩,仔細看似乎還能看出嘴角有一絲笑意,阿魯巴想了想,這大概是好夢的意思吧?那今晚應該很安全了?
 
  他緊張地靠近點,做好心理準備後一鼓作氣地俯過身時,卻正好直視一雙似乎有點朦朧的紅眸,阿魯巴還傻呼呼的沒什麼反應,羅斯的反射動作卻是先抬起頭來狠狠地給對方一個頭槌,趁著他吃痛倒退幾步時直接踹向對方的肚子。
 
  「唔噗────!」肋骨要斷了啊!
 
  羅斯看著捂著肚子只差沒在地上滾的阿魯巴,神智似乎才清醒了點,「一醒來就看到噁心的東西靠近,忘記勇者桑是夜襲控了,真不好意思啊。」
 
  「誰是夜襲控啊!」
 
  勇者桑,本名阿魯巴,在住進有如惡魔的大巢窟裡今晚剛好滿一個月,再次發出了這段同居時間裡數不清的吐槽。
 
  
 
  
  
 
  阿魯巴是隻食夢貘。
 
  正確來說是隻能力不足遲遲無法在正常時間裡化成人型的食夢貘,在被已經能化成人型的同伴嘲笑後,一氣之下自己偷溜出來人類社會,準備找到宿主。在無法找到宿主前的食夢貘是能被大眾看見的,原本是接近人類以了解自己宿主的能力,在阿魯巴這邊簡直可以用貘生慘劇來形容,一路上被當作從動物園裡溜出來的動物被追捕許久,別提接近人類了,只要一出現就往往能引出慘叫,然後持續著逃亡旅途。
 
  一隻食夢貘終生只能有一位宿主,他們以吃人類宿主的夢維生,所以確認宿主這件事對他們而言是極為重要的,因此在長途跋涉下未進食的阿魯巴最終還是暈倒在路邊。想著醒來一定會出現在動物園裡吧,為自己的下場感到可悲的阿魯巴卻在再次睜開眼後發現自己的視角是由下往上的,還來不及感到頭暈目眩,顛倒的視線先看到的是一鍋熱水,還咕咕的滾著冒泡,就連耳朵都能感受到那股冉冉而上的炙熱氣息。
 
  阿魯巴突然覺得先前的自己真是太天真了。被抓進動物園算什麼,現在他都要被煮來吃了啊!到底為什麼會有人在路上撿到貘帶回家煮的啊!
 
  他慌亂的拚命掙扎著,努力地想扭過圓滾滾的身體去看背後抓住他後腳的人是誰,這樣死的話比不會化形還丟臉!人類世界太可怕了!他想回家!
 
  「哎呀,醒了嗎。」話是這樣說,但抓著他的人似乎沒有把他放下的打算,「那現在該怎麼辦才好,直接殺掉嗎。」
 
  不要啊!阿魯巴掙扎的比剛剛還厲害,所幸對方也只是說說罷了,隨手把他扔在木質地板上,阿魯巴踉蹌了幾步,抖著身子迅速往矮桌底下鑽。對方似乎也不在乎他的行為,仍舊不知道在做些什麼似的走走碰碰,阿魯巴縮在桌子底下只看的到他白皙的腳,等了幾分鐘發現對方並沒有進一步的行為後他開始感到疲憊,阿魯巴又餓又累,外面可能還在下雨,身上是雨落過溼答答的痕跡,看起來好不狼狽。在昏昏欲睡時,他就突然被一雙溫暖的手抓出去,阿魯巴還來不及反抗,就被扔進剛剛的大鍋裡,想著真的要死的同時他才發現原來這是一鍋暖暖的溫水,頓時充滿疑惑。
 
  「要是敢把水潑出來就叫你舔乾淨後煮來吃。」背對著他正在擦拭地上水痕的人輕鬆的威脅著,但阿魯巴相信對方真的會這樣做。
 
  阿魯巴趴在舒適的溫水中愣愣的看著對方走來,想著說不定這個人很溫柔的同時就被狠狠的壓進水中,頓時覺得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會相信低等生物能自己洗澡的我真是太天真了啊。」邊這樣說一邊卻用合適的力道幫阿魯巴洗乾淨身上沾到的泥巴,等阿魯巴終於從水裡探出頭的同時就被扔進了舊衣服堆裡,接連慘遭暴力對待讓阿魯巴簡直說不出話來,他自己滾進舊衣服堆裡蹭了蹭,帶了點報復似的想法,他從衣服堆裡鑽出來時終於在一疊厚厚紙上的署名看到了應該是對方的名字。
 
  羅斯?
 
  正當他盯著紙上的名字時,羅斯像是處理完雜物般自己去做自己的事了,接下來他彷彿當沒有阿魯巴的存在一樣,事後阿魯巴才從對方口裡得知原來當時羅斯正在盤算整隻抓去賣和分解後哪種賺得比較多。
 
  總之那一晚還算是相安無事的過去了……才怪。
 
  阿魯巴是隻無法在平常時間化成人型的食夢貘,唯一的例外是在午夜十二點時有大概一個小時的化型能力,所以更別提他在那一夜被突然醒來的羅斯恰好看見有點尷尬的阿魯巴直接一個拳頭揍下去害他咬到嘴唇噴血,還興致勃勃似的用了電視上的摔角技牢牢困住,頓時阿魯巴痛的連淚都快要噴出來。
 
  在阿魯巴還沒來得及解釋時,他就突然恢復成貘的樣子,不管是他或者羅斯兩個人都愣了一下後,羅斯乾脆的腳一伸把他踢下了床,拉開被子躺回床上後繼續睡。
 
  隔天羅斯一早抓住了來不及逃跑的阿魯巴,不知道打算把他帶去哪,才剛走出家門沒幾步,就有一群小孩子眼尖看到他手裡抓著的阿魯巴,興奮地湊了上來,在一番拐騙後,阿魯巴成功的以五十元的身價換取了玩他一天的權力。
 
  阿魯巴近乎是目死的看著羅斯離去的身影。
 
  那一天的傍晚依舊下著點雨,羅斯回家時看著在他家門口蜷縮著的身影時,才突然想起有阿魯巴的存在,他走近了點,看到阿魯巴似乎察覺到有人接近顫抖了一下身體,迅速地轉過了頭。羅斯覺得很意外,因為他分明在那雙圓滾滾的大眼睛裡看見了委屈和放心,讓他想起昨晚被他壓制住的人,那雙深褐色的眼睛也像現在這樣,亮的令人很想戳幾下。羅斯不太懂那種心突然軟了一下是什麼感覺。
 
  他抓起了阿魯巴進了門,在對方的一邊的身體上看到了用彩色筆之類的顏料寫上了歪歪的「勇者」,另一邊則寫上了「的坐騎」幾個大字。
 
  「勇者桑?」他笑了下,然後看見阿魯巴很人性化的似乎因為覺得丟臉整個頭和耳朵都無精打采的低了下去。
 
  之後就像前一晚般,洗完澡後羅斯做著自己的事,這次他卻沒有提早睡,像是等待什麼似的坐在床上看著書。阿魯巴當然懂他是什麼意思,等到午夜十二點後,他就與一雙夕色的眸子直視,阿魯巴支支吾吾的說:「那個、我是阿魯巴。」
 
  羅斯很游刃有餘似的闔起了手上的書,問:「那偷偷摸摸的夜襲桑,你有什麼事嗎?」
 
  「才不是夜襲啊!」
 
  在經歷一整晚雞飛狗跳外加阿魯巴吐槽的解釋後,以為問題就此解決的阿魯巴在隔天再次證明了自己多天真。
 
  「來看看喔,稀有動物跳圈秀,還可以合照喔。」羅斯在公園的樹蔭招呼著,很快地圍了一圈人,阿魯巴瑟縮著想往後退討跑時,被羅斯狠狠地按住,他抬頭起來看見羅斯朝他燦爛的笑了一下:「勇者桑,絞殺!」
 
  ────結束一整天跳圈圈握手倒立等高難度動作的阿魯巴看著正在數錢的羅斯突然覺得被煮掉似乎也不是個太差的下場。
 
  這是他們正式同居的第一天。
 
  



全文完很久啦
謝謝大家的支持!
會緩慢的放出來的 

 

评论(12)
热度(9)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