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戰勇】千夜02(羅斯阿魯)

   
 
 
  決定正式認主的那天他們之間的氣氛簡直可以用肅殺來形容。
  一人一貘相對視著,雖說羅斯貌似十分大度的表示「勇者桑這種跟螻蟻般的生物果然需要別人才活得下去啊」的答應了,但到了正式實踐時卻沒有人敢動。在對視五分鐘後,羅斯終於自己主動地躺了下去,阿魯巴早在前幾夜剛化成人型時告知了他食夢的方法,但羅斯絲毫不覺得自己可以主動去親阿魯巴這種生物。

   「只不過是勇者桑而已。」在一開始看到阿魯巴有些遲疑時,他嗤笑了一聲。
 
  在躺下後羅斯閉上眼,「勇者桑你要親就快點啊。」
 
  他察覺著阿魯巴有些不安的前腳踩上他的胸膛,似乎還有些猶豫的微微湊近,羅斯能聞到對方身上他嫌髒硬倒進去的沐浴乳淡淡的薄荷味,想著阿魯巴越來越靠近他這一點不知道為什麼令人感到不太舒服,他不太自在地忍了三秒後最終還是睜開了眼,看到圓溜溜的眼睛的同時手一巴就把阿魯巴打飛出去,沒有管阿魯巴躺在地上細微哀嚎的聲音,翻了個身後有點含糊地說:「勇者桑的臉實在是太噁心了,等我睡著你再自己做吧。」
 
  阿魯巴躺在地上再次懷疑自己該不該重選個宿主。
 
  但到了午夜十二點時,他還是認命的湊近了似乎正在熟睡,吐息規律的羅斯,阿魯巴深呼吸一口氣最終俯下身,碰到對方溫熱的唇時,許多思緒就這樣流了過來,但親不到三秒,阿魯巴就開始臉色發白。
  夢裡的羅斯笑得很開心,因為他正看著阿魯巴被一個黃澄澄長的異常奇妙的怪物邊喊著「嗶啾啦」邊詭異地站起來猛擊,再聽到阿魯巴「噗喔」的一聲時竟然還出現「YOU WIN」的提示。看著正被踩在腳底下已經翻白眼跟自己有張同樣面孔的人,阿魯巴突然覺得胃袋一沉,肚子有點痛。
 
  「嗚、這算什麼夢啊,好難吃啊……」阿魯巴近乎是邊吃邊哭得把羅斯的夢嚥了下去。
 
  隔天羅斯一早神清氣爽地醒來,差點踩到一旁抱著肚子蜷縮著身體眼角似乎微帶淚漬的阿魯巴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接下來的夜晚,阿魯巴簡直覺得自己在看自己的一千種死法,被踩斷肋骨啊、還是被揍斷肋骨,不論天災人禍總之在每個跟他有關的夢裡肋骨總會斷個一兩根,醒來後精神一直都很好的羅斯看著滿臉痛苦的他笑咪咪地喊出了「肋骨俠」的稱呼,還問他是不是特別喜歡斷肋骨,他可以幫忙。
 
  這不是你自己做的夢嗎!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啊!
 
  食夢貘的生活作息和人類顛倒,所以夜晚降臨時正是他們蠢蠢欲動的時候。簽訂羅斯當宿主唯一的好處是可能有了食物來源,阿魯巴的化型能力進步了很多,雖然無法24小時都是人型,至少在夜晚時他都可以用人類的型態出來活動。
  所以當第一次羅斯打工晚回家時,開門發現燈是亮著的第一個想法不是遭小偷,而是勇者桑肯定又弄翻一堆東西爬上去了吧。
  「啊、羅斯,歡迎回來。」從廚房中探出頭來,阿魯巴朝站在門口不知道發什麼呆的羅斯打了聲招呼,身上還穿著明顯與他不符略為寬鬆的T恤。
 
  羅斯想他有多久沒看見這樣似曾相識的場景了。
 
  他看著這樣的阿魯巴,開口:「歡迎回家?勇者桑你在玩什麼羞恥play嗎。」
  「完全不是啊!有人回來說一聲歡迎回來不是很正常嗎!」
  「啊我懂得,下一次你肯定要穿著女僕裝跪在門口說聲「歡迎回來,主人」之類的吧。真是變態的興趣啊,勇者桑。」
  「就跟你說不是了!」
  「那你幹嘛穿我的衣服?」
  「因為我原本穿的那套在打掃的時候弄濕了啊。」
  「在別人家還毫不遮掩地把自己弄得溼答答的,真是不客氣啊變態桑。」
  「就跟你說完全不是你說的這回事啊!」
  當羅斯剛洗完澡從浴室出來時,阿魯巴正在收拾牆角堆疊折的一堆雜誌,邊叨唸著:「就不能收拾一下嗎……這邊都結蜘蛛網了!」
  羅斯看著阿魯巴低頭時露出的那一小截白皙頸項,轉移視線低下頭打開了小冰箱的門拿了一罐冰水出來,「收拾了那勇者桑該怎麼辦。」
  「我是打掃工人嗎?!」
  「白吃白住又不幫忙,不要臉桑真的打算貫徹米蟲的精神嗎。」
  「不要說的我什麼都不會啊!何況我根本沒有花到食物費吧?而且我叫阿魯巴!」
  「嗯?白吃白住還拿我的水去洗衣服的米蟲桑還敢這麼大聲講話?」
  「我洗得基本上都是你的衣服啊!」
  「……原來勇者桑暗戀我嗎,還偷拿我的衣服,真變態。」
  「是幫你洗!」
 
  到臨睡前,阿魯巴似乎還沒有就寢的意願,羅斯看著在客廳黃燈光下拖曳出來的長長影子似乎有點忙碌的走走停停,心底一股怪異的感覺又油然而起,這種感覺似乎不陌生,在他看到在自家門口縮成一團的阿魯巴,或者是不久前開門時迎面而來的暖黃燈光時都悄然產生,羅斯不太懂這種情緒叫什麼,唯一確定的是他並不討厭。
 
  「勇者桑這麼晚了還不睡,是打算出去做賊嗎?」
  「你先睡吧,我的休息時間跟你不一樣的。我打掃完再睡。」
  「那勇者桑,記得打掃得跟東京市中心的豪宅一樣喔。」
  「這個可是做不到的喔?!」
 
  看著對方邊小聲吐槽著「到底多久沒清啦」的身影,羅斯突然覺得很好笑,一種可以稱為愉快的心情爬上了他的嘴角,他翻了個身,在阿魯巴小心翼翼只留著一盞暖黃燈光的昏暗環境下閉上眼,「勇者桑,晚安。」
  隔天一早,他在床角發現已經變回貘的樣子正在呼呼大睡的阿魯巴,羅斯扔下一個枕頭正擊阿魯巴的臉,還沒等到他醒來時又用腳去把他踢到枕頭上,趁著阿魯巴似乎有些意識有些模糊時順手把放在一旁的小被子扯下蓋在對方身上,「晚安啊,懶豬桑。」






最近比較忙一點,放一篇混更

评论(8)
热度(10)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