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向陽

*轟出大學生畢業paro

*my情緣燙燙生日快樂!!




  七早八早,上鳴聽見有人從梯子上爬下來的聲音。他朦朧地撐起頭,從勉強睜開的細縫中瞥見綠谷的身影。

  「這麼早啊……」上鳴咕噥著,啪地一聲躺回床上。

  「吵醒你了嗎?抱歉。」綠谷有些緊張,小聲地說:「今天要去幫忙,回來幫你們帶午餐?」

  上鳴揮了揮手,不知道是送別還是示意他知道這件事。他昨天跟切島連機玩到凌晨,剛剛那一句話已經耗盡全身精力。

  綠谷拿著自己的盥洗用具小心翼翼地走進浴室,十分鐘後整理乾淨出宿舍門,床上的人都還打著呼嚕聲。

 

  大學四年必修三門課,學業、社團和愛情。

  綠谷的學業大概是超修。每學期的上限都修好修滿,從不遲到早退,一堂課一本筆記本寫得滿滿,讓絕大部分的學生看了都會留下愧對的淚水。

  社團參加的少,但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被拖去各個社團幫忙,就連話劇社公演都能站在一旁演樹。久而久之哪裡有事都喜歡喊一聲,相對應的獎勵也不會少一份。

  唯獨愛情像從來都沒在人生裡開課。綠谷看著自己的朋友成雙成對,偶爾也會有一閃即逝的羨慕,但更多的事佔據他忙碌的四年。那一點談戀愛的想法就像上鳴空盒裡倒不出的洗衣粉,瞬間融在水中,連一點泡泡都沒起。

 

  「轟君,久等了!」

  轟從稿子中抬起頭看著氣喘吁吁的綠谷,朝他點頭:「早。」

  桌上擺放兩杯牛奶,溫度適宜,轟把一杯推到他面前,「先吃東西,晚點再開始。」

  看著面前又低下頭看稿子的轟,從玻璃窗灑落的光影顯得靜謐溫柔。

  綠谷覺得轟像晶瑩的琉璃,在向陽處更顯耀眼。

  他咬了口吐司,想起前晚峰田忿忿不平的校草排行榜,轟這個第一名可以說拿得實至名歸。

 

  綠谷對轟的印象用簡單的幾個詞就能形容──隔壁學院、話少、成績好,最重要的是他長得也好。在女生的流傳間,就連綠谷都聽聞他幾件事蹟。

  他們本來唯一的交集只會是相同格式的畢業證書。但某次綠谷陰錯陽差幫忙同學交報告,撞見轟跟老師僵持的畫面,原本打算不知不覺地偷溜卻突然被眼尖的老師喊住。

  『綠谷的語文我記得還不錯,不然就這樣吧,你跟轟協調去寫畢業生致詞的稿。』

  綠谷臨危授命戰戰兢兢,他以為轟會拒絕,沒想到對方卻接受這個提議。

 

  綠谷回宿舍後東拼西湊地寫了一份初稿,誠惶誠恐地讓轟過目,本來以為會被嫌棄得一無是處,但轟只是很認真地挑幾個病句和他討論。

  次數多了綠谷發現轟的語文明明也不錯,好奇地問:『轟君寫得很好,為什麼當時要拒絕呢……』

  『那時候覺得沒有必要。』轟的筆不帶停頓,在被反覆修改的稿上標註。

  所以現在有必要?綠谷聽到這個回答一愣,還來不及思考聽見轟的疑問,湊過頭一起討論。

 

  畢業致詞的開頭也不過就那些,永遠不變的校長、各位師長、與會貴賓、家長和學生打一輪招呼,跟食堂四年不變的菜單一樣了無新意。

  第三家的味增湯總是很鹹,隔壁那家如果是奶奶夾菜總會多一點,校門對面冬季限定的烤番薯又甜又糯。

  綠谷寫到一半放下手中的筆,轉頭問還在玩電腦的室友要吃飯嗎,上鳴頭也不回地喊了一聲「咖哩飯」。

  其他兩個不在位置上,綠谷拿著錢包出門,看著前方已經走過無數次的階梯,突然有些恍惚。

  畢業像個咒語,稀鬆平凡的日常在此刻都珍貴起來。

 

  他在點完餐後看見坐在位置上細嚼慢嚥的轟,猶豫片刻後逆著人潮,朝那一塊像是刻意被人避開的清境之地走去。

  「轟君。」

  轟抬起頭,看見是他沒太驚訝:「綠谷。」

  綠谷在他對面坐下,瞥見轟手上被劃開的一道傷口,還在微微滲血。

  他立刻聯想到轟的傳聞。

  綠谷從錢包夾層裡拿出一片創口貼,遞給轟時委婉地說:「轟君打架的時候要小心……」

  「沒打架。」轟頓了下不明所以地接過來,突然了然綠谷話中的涵義,「有人說的?」

  「嗯。」眼見敷衍不過去,綠谷點頭尷尬地承認:「他們說轟君曾經為了女朋友把隔壁校兩米的男生打到頭破血流……」

  「沒有女朋友。」轟率先反駁這點,看著綠谷認真地說:「我沒有打他,是他自己絆倒撞到石頭。」

  綠谷從當事人口中聽到真實版本頗為震驚,轟看見他的表情,知道綠谷大概是聽過不少傳聞。

  往常他對此都置之不理,但對著綠谷不行。轟難得開口解釋他身上的謎團。像是髮色是天生而不是染的、每次都能搶到最後一份蕎麥麵不是有後臺欺壓,而是阿姨看見他吃的次數多主動多留一份。

  綠谷這才了解轟身上背負多少旁人加油添醋的傳聞。

  等綠谷意識到宿舍還有個嗷嗷待哺的室友時,已經過半小時。他慌張地跳下椅子準備和轟告別,聽見轟突然喊了聲他的名字。

  「綠谷。」

  「嗯?」

  「明天見。」

  綠谷看著端正地坐在椅子上的轟,笑瞇了眼:「明天見,轟君。」

 

 

  一期一會。

  人的一生中只有一次相遇的機會,當下的時光不會重來。

  明天就是畢業典禮,今天是他們最後一次約出來彩排預演。

 

  綠谷聽著轟一字一句唸出他們翻來覆去修改的致詞稿,突如其來地想如果能早點認識轟就好。

  可以一起在人潮眾多的餐廳裡排隊點餐,也能在期中期末的圖書館裡共同奮鬥,甚至是上同一堂通識課。

  轟上課會不會睡著?綠谷看著他低頭默念的側臉,突然感到有些可惜。

 

  轟唸到一個段落,看見綠谷似乎在恍神,忍不住喊了他一聲:「綠谷?」

  「嗯?」

  「你在發呆。」

  被轟直接點出來,綠谷窘迫地道歉:「抱歉。」

  「怎麼了?」

  「沒什麼……」綠谷本來打算輕描淡寫地帶過,但發現轟闔上稿專注地看著他,只好支吾地說:「只是想……如果能早點認識轟君就好。」

  「早點?」

  「跟轟君第一次見面很像意外,所以想如果能早點認識就好了,能一起做很多事。」綠谷說完這些話反倒不好意思起來,笑著說:「但能在畢業前一起合作還是很開心。」

  綠谷的眼底盛滿了光,笑起來的時候年紀看起來更小,不像是將要畢業進入社會的新鮮人,反而像剛要一腳踏入大學的新生。

 

  轟喜歡看綠谷坐在向陽處。

  綠谷像一塊奶油,他想,在陽光下融出甜膩的味道。

 

  「不是意外。」轟突然說。

  從來沒有什麼巧合,一切都是另一個人用心的結果。

 

  「什麼?」

  看著綠谷疑惑的表情,轟抿了下唇說:「綠谷,你之前問我為什麼不接畢業致詞。」

  「對。」

  「是因為你才接。」轟看著他說:「我想跟你認識。」

 

  「我喜歡你。」轟說。

 

  綠谷突然被校草告白一瞬間不知所措,聽見轟說:「去年的時候你在這裡打工。」

  綠谷努力回想起來似乎有這件事,與其說打工不如說幫忙切島代幾天班。他點頭回覆:「嗯。」

  「那天我跟臭老爸吵了一架,站在外面的屋簷下時,你端了牛奶給我。」

  綠谷聽著轟的描述猛然地記起這件事。那時候快要打烊,外面嘩啦地下雨,他看著一個落寞的背影站在玻璃窗外,於心不忍地端杯牛奶出去。天色昏暗,他看不清那個人的臉。

  「後來我再回去你已經不在。」轟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平靜,但綠谷卻感受到話語裡的委屈:「我問裡面的人,他說你只是來代班而已。」

  「上學期我修到一堂跟你一起的課,但你後來退選。」那時候轟坐在綠谷身後,看著蓬鬆的綠髮尋思該怎麼跟對方開口才好,卻沒想到下周綠谷沒來,此後的這堂課都沒再來。

  綠谷突然湧現一股愧疚,他解釋:「那時候學校突然加開歐爾麥特的課,所以我就退選了。」

  「嗯。」轟完全沒有告白者羞澀的自覺,他對上綠谷的眼睛:「一開始只是想認識你。」

  一開始,綠谷感覺心跳不自覺地加快,猜測到他尚未說出口的後半句。

 

  「我喜歡你。」轟重複道。

 

 

  典禮當天一早他們就被集合起來,穿著正式的西裝步入禮堂。

  學生們肩並肩地坐在一起,聽著校長上台發表典禮開幕演講。

  綠谷代表班上領回畢業證書沒多久,聽見主持人歡迎畢業生致詞代表上台。

  大螢幕轉播出轟不苟言笑的臉,綠谷聽見身旁的女孩子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這段時間裡綠谷跟轟改講稿內容無數次,早已熟爛於心,也比誰都清楚轟唸講稿時起承轉合的音調,但透過廣播傳出來的音效還是讓他有些恍神。

  轟的聲音很好聽,低沉中帶有磁性,當他刻意放輕語調時顯得格外溫柔。很少人聽見他這樣說話過,綠谷榮幸地成為第一位。

  這份講稿不長,很快就到尾聲,綠谷聽見轟清晰地說:「祝福各位畢業生前程繁花似錦,鵬程萬里。」

  「──畢業生轟焦凍、綠谷出久,祝大家畢業快樂。」

  綠谷沒想到轟會把自己的名字帶上,在彩排前轟都沒這樣說過。

  轟在鞠躬下台前似乎往他這個方向看了一眼,綠谷不敢確定。

 

  在唱完校歌步出禮堂的那刻,綠谷才突然有種真的畢業的真實感。

  從此以後再也沒有每天踩著點上課的時候、整個寢室不用熬夜趕報告、吃飯不用再去人擠人的食堂。

  最後的那聲下課已成絕響。

 

  在周遭歡呼的浪潮中綠谷卻有點不知所措,他順著人潮走出去卻突然被人拉住手腕。

  「轟君?」

  「嗯。」轟朝他點頭,「跟我來。」

  轟帶他到圖書館裡的咖啡廳,這裡綠谷很熟,畢竟修稿都是在這裡完成。

  在老位置坐下後,綠谷結結巴巴地說:「剛才轟君致詞的時候說了我的名字……」

  「嗯,要帶上你。」

  綠谷以為轟的意思是這份講稿也有他的努力,所以在最後要提及他的名字,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其實不提也沒關係哦,轟君也花很多心力……」

  「是私心。」轟突然說。

  「私、私心?」

  「嗯,要讓大家記得有兩個人。」轟補充:「我跟你。」

 

  綠谷聽到這句話突然握緊拳頭,他昨天翻來覆去一整晚,想了很多假設。如果他當時多問轟一句話,如果他當時沒有退選那堂課,他們之間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轟君。」綠谷岔開話題說:「我昨天一直在想,如果我們大一就認識的話會怎樣。」

  「一起上課?」

  不愧是系上第一名。綠谷笑著說:「嗯,還有一起吃飯、趕報告、到圖書館唸書,或者像改講稿一樣一起討論。」

  「吃飯和討論講稿都做了。」轟提醒著他。

  「嗯,有些事因為畢業都做不到。」綠谷點頭承認:「但可以做其他事,像是看電影、逛展覽。」

  「這些都可以一起做。」轟像是終於開竅:「以後一起。」

  「我本來想怎麼回答你。」綠谷脹紅臉,看著轟說:「但想到轟君就覺得開心,我想……我大概是喜歡你。」

  「不確定也沒關係。」轟認真地說:「我會讓你更喜歡我。」

  綠谷感覺自己坐在被轟吹起的泡泡上,心動都晃悠悠漂浮。轟的眼底被光染得晶瑩,像擺放在向陽處的琉璃。

 

  綠谷想起每份畢業致詞稿,普遍會有一句老掉牙的句子。

  畢業不是結束,而是新的開始。

 

  正如他的戀情。






畢業稿私設時間點不要太認真(x

綠谷在畢業最後一天大學三門課拿滿分可喜可賀

高中畢業、大學畢業都寫了大概是不會有研究所畢業了(。)祝各位應屆畢業生畢業快樂!!!

评论(31)
热度(266)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