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出】紙短情長(下)

上點這裡

 

   05

 

  轟出書房時,只在沙發上看見拿著行事曆和手機謄寫的綠谷。

  空氣中瀰漫食物的香氣,是他所熟悉的味道。

  「轟君,寫完了嗎?」綠谷注意到他出來,把桌上的東西收拾好後說:「剛剛轟君的姐姐來了一趟,但她說不用告訴你。」

  「嗯。」轟習以為常地點下頭,將手中新打印出來的稿子交給綠谷後,繞到廚房,發現餐桌上已經擺好兩個人的食物。

  綠谷將新的稿件大致看完,發現轟已經把前面的部分修好,後面新增的內容似乎也沒有多大的錯誤,於是便把它收到背包裡,準備帶回去後再好好校閱一遍。

  「先來吃飯吧,綠谷。」

  「好。」

  綠谷在打開電鍋裝飯時,突然想到出版社安排的行程,提醒轟:「下個禮拜五在車站集合哦,上鳴君會帶你們一起去。」

  「你不來?」

  「嗯,我會提前一天先到。」綠谷把兩碗飯放到桌上,「要先過去看看轟君的位置擺設有沒有問題。」

  下星期六是出版社的聯合簽書會,幾位勢頭正猛的老師都會一同前去,為了避免意外發生,綠谷身為轟的編輯要先去現場察看。

  「對了,蕎麥怎麼辦?」

  「姐姐說她可以過來餵。」

  「那就好。」綠谷摸了摸蹭到他腳邊開始洗臉的蕎麥,「要好好看家哦。」

 

  這是轟參加的第一場大型簽售會,雖然之前也舉辦過幾場但規模都比較小,綠谷不敢掉以輕心。

  場內流動方向和書擺放的位置他都一一研究過,許多工作人員都是有經驗的,在這部份上給他很多指點。

  綠谷在看工作人員懸掛後方的布條時,後方突然有人喊了聲他的名字。

  「綠谷。」

  「轟君?」綠谷訝異地看見除了轟外,還有其他出版社的合作老師都到現場,他們手上都還提著行李,明顯是一下車就趕到這,「你們怎麼……」

  「老師們說想要先來看場地。」上鳴從後方冒出來,替老師們一一找尋負責的編輯,「焦凍老師就先交給你了。」

  「轟君的位置在這。」綠谷帶著他到明天的位置上坐下,書籍封面海報和立牌都已經放好了,左前方還有一個大箱子,「這個是參與活動的人摸獎用的,到時候麻煩您上去抽三張出來……」

  轟看著他說:「你。」

  綠谷愣了下,突然意識到轟的意思。他忙一陣子加上這幾天習慣,不小心對轟用了敬稱。

  綠谷覺得執著這點的轟也很可愛,笑著眨了下眼重新將自己的話再說一遍:「麻煩你去抽三張。」

  「嗯。」

  「隔壁是烈怒賴雄斗老師的位置,轟君認識嗎?」

  「認識。」轟補了一句證明自己說的真實性:「切島。」

  烈怒賴雄斗是寫熱血少年故事爆紅的作者,他的作品強調熱血、汗水、淚水和愛,雖然是經典題材但加上他的文筆總能看得讓人熱血沸騰,是跟轟完全不同取向的作者,綠谷沒想到他們會認識。不過這樣也好,關係近一點在活動場合比較不會尷尬。

  「書會放在左手邊,到時候會遞過來,直接簽就可以了。後面有個大箱子,會有人幫忙把粉絲的禮物接過來放進去,結束的時候我們會幫忙送回去。」

  綠谷把所有的小細節都在腦中跑過一次,絮絮叨叨地唸過一遍。轟已經習慣自家編輯的叮嚀模式,站在一旁偶爾發出「嗯」的回覆,表示自己有聽懂。

  綠谷想了想確定沒有漏講的地方後,抬起頭笑著對轟說:「那轟君,我帶你去你的房間吧。」

  他們住宿的飯店離會場不遠,十分鐘的路程就抵達。綠谷站在櫃台報出出版社的名字,確認樓層的房間分配後,拿著轟的鑰匙帶他上樓。

  他們這次出來所有人都是住雙人房,轟的室友已經在房間內。綠谷打開門,恰巧看見剛剛他們還在討論的烈怒賴雄斗坐在床上滑手機。

  察覺到有人開門,切島轉過頭朝他們打聲招呼:「呦,是轟啊。」

  「嗯。」

  「啊、老師好。」

  聽見綠谷朝他慌張地說,切島擺了擺手說:「不用這麼緊張,直接喊名字就好了。」

  「這樣似乎不太好……」

  「哪有什麼不太好,你不是都喊他轟了嗎?」

  綠谷瞬間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好順著他的話道:「切島君。」

  「對了,上鳴是不是跟你一間房?」

  「對。」

  「那好,我去找他打遊戲。」

  切島俐落地從床上起身,朝他們揮手:「晚點見。」

  房間裡只剩下他們兩個,轟拿著自己的行李放在剩餘的那張床上,轉頭看向綠谷。

  「轟君累了嗎?要不要休息?」

  「不。」轟搖頭,目光清澈,沒有乘車後的疲倦。

  「那……我帶轟君到外面繞繞?」綠谷提議:「不過這附近沒什麼好玩的……」

  話尚未說完,轟卻乾脆地點頭答應:「好。」

 

  炙夏不管到哪都能被熱氣逼出一身汗。綠谷自己其實也不知道這附近有哪裡好去,只好帶著轟挑樹蔭下走,以免轟在簽書會前倒下。

  綠谷眼角瞄到一間冰店,扯了扯轟往前走的衣角,「轟君,吃冰嗎?」

  轟沒有意見,於是他們並肩一起走去。掛在店門上的風鈴被推動,叮鈴地隔絕掉他們身後的暑氣。

  綠谷點了一碗草莓牛奶冰,半紅半白的冰品讓他一瞬間笑出來,對轟說:「跟轟君好像啊。」

  「它比較甜。」轟認真地說。

 

  綠谷在吃完冰後發現一家書店,習慣性地拉著轟進去,滿意地看到在新書暢銷榜上有轟的一席之地。

  轟自己倒沒有很在意這件事,綠谷找到他時,他正對著《笨蛋也能輕鬆做好的一百道料理》僵持著,似乎猶豫要不要翻開。

  看見綠谷來,轟把書塞回去它原本的空格中。綠谷在安慰和忽視間猶豫幾秒,最後還是決定當作沒有看到。

  綠谷在拍賣書籍的最下層發現一本書,眼睛發光著抽了出來。

  「轟君有看過這本嗎?」

  綠谷以為轟會搖頭的,沒想到轟竟然回答:「看過。」

  「我很喜歡這本書,家裡好幾本都掉頁了,沒想到這裡會有。」綠谷抱著書開心地說。

  找到書的綠谷全程像雀躍的小兔子,轟走在他身後似乎能看到一蹦一跳的圓尾巴。

  這樣東逛西逛時間過得也很快,他們最後決定在一家日式料理店用餐,吃完就回去。

  轟挟了一塊煎蛋捲,邊吃邊想著綠谷煮得比較好吃。

  他以前從來不是這樣的人,轟突然想到,他對於食物一向沒有太多的要求,但可能是這段時間時不時能吃到綠谷的料理,現在竟然被養刁。

  想著其他事吃飯的速度自然就變慢,綠谷湊過來小聲地問:「是不是不習慣?回去煮我的版本讓轟君試試看……雖然不一定合胃口。」

  「你的很好。」轟放下筷子,又強調一次:「我很喜歡。」

 

 

06

 

  轟從浴室裡出來時,聽見門被輕敲兩下。

  他穿著飯店提供的浴袍,肩膀上搭著一條毛巾,原本在想是不是同寢的切島回來了,卻意外地發現綠谷站在門外,他帶著背包像無家可歸的小老鼠,有些不好意思地對他笑。

  不知道綠谷在門外等了多久,轟往後退幾步讓綠谷走進房間。

  「切島君要跟上鳴君熬夜打電動,所以我跟他換房間了。」綠谷有些緊張看著轟:「轟君介意嗎?」

  「不會,進來吧。」

  綠谷把行李放到切島原來的床位上,轉頭看見轟還在滴水的髮梢,提醒他:「轟君,頭髮要吹乾哦。」

  「嗯。」

  看著轟開始凌亂地搓揉頭髮,綠谷忍住上去幫他的念頭,拿好自己的衣服便急急忙忙地道:「我去洗澡。」

  關上浴室門,裡面的熱氣還未散去,綠谷一想到這之前是轟的味道便忍不住紅起臉來,連忙沖自己一身冷水。

  綠谷洗完澡出來時,轟拿著一本書坐在床上看,剛剛明明被揉得亂七八糟的髮絲現在又溫順下來,綠谷忍不住想著轟的髮質真好啊。

  切島的行李已經不在了,大概是被主人認領走。

  綠谷站在鏡子前,原本打算放棄自己那一頭亂翹的捲髮,但又想著明天是轟的大日子,只好努力往下壓,想讓它服貼一點。

  「我來吧。」轟大概是看不下他對頭髮的暴行,主動走向前把綠谷手中的梳子拿走,邊用吹風機吹著邊把他把頭髮梳順。

  綠谷沒有想到自己會跟轟有這麼親密的接觸,視線游移不敢朝鏡子裡的人望去,尷尬地哈哈幾聲說:「我的頭髮很難整理吧,小時候母親也很困擾……」

  「不會。」轟輕輕撫了下鬆軟的毛,似乎笑了下:「很好摸。」

  綠谷低頭錯失轟嘴角的笑,難為情地笑了幾聲。

  時間差不多的時候,他們關燈準備就寢。躺在黑暗的室內,綠谷眨幾下眼睛,才逐漸適應。

  他微微側過頭,看見轟在床上躺得直挺挺的身影,突然間睡意全無。

  綠谷強迫自己閉上眼入睡,卻聽見轟翻身的聲音。

  「轟君?」他小聲地問。

  「嗯。」

  「睡不著嗎?」

  「有一點。」轟坦承。

  「那我們說說話吧。」綠谷側過身,看見轟也翻過身來:「你想好明天的致詞要說什麼了嗎?」

  開場的時候例行會有作者的十分鐘致詞時間,其實主要內容也就是感謝大家今天來場,和希望以後能繼續支持。

  「嗯,謝謝讀者、母親、姐姐和……」

  「嗯?」轟的尾音太小,綠谷聽不清他最後的詞。

  「你。」轟重複一次,「綠谷。」

  「我嗎?」綠谷愣了下,靦腆地說:「這本來就是我的職責……」

  「不只是那個。」轟抿唇,「之前那時候臭老爸來、你幫我說話……謝謝。」

  聽到轟提起這件他都快忘記的事,綠谷很快地回應:「其實都是靠轟君的努力才對,是你做到了哦。」

 

  那是綠谷剛接下轟的編輯時發生的事。

  某次照常跟轟約好時間去他家看稿時,綠谷卻意外地發現轟家的大門是微微敞開的。

  一瞬間在腦中浮現入室搶劫案的綠谷戰戰兢兢地走向前,打開門發現玄關還是上次來的樣子鬆口氣。

  他朝裡面說聲「打擾了」卻沒有得到回應,綠谷心裡七上八下走進客廳時,卻聽到裡面傳來爭執的聲音。

  『……你給我回去!堂堂的公司繼承人,不要再胡鬧了!』

  『回去做什麼?讓你控制我變成第二個媽媽嗎?』

  『我是為了你好!焦凍你要清楚自己的責任!』

  『我不知道你所謂的責任是什麼,我只知道媽媽希望我過得開心,這就是我選擇做的事!』

  『你選擇做什麼?在這邊寫一些不入流的書?』

  綠谷在轟憤怒前衝進去擋在轟的面前,著急地說:『不是的!轟君寫的書不是這樣的。』

  『綠谷、不用跟這種人……』

  『轟君!』綠谷向後捏了捏轟的手,制止住他說出更多失禮的話。

  看著面前西裝筆挺頗有氣勢的男子,綠谷將剛剛聽到話中的資訊跑過一遍,精準地認出對方的身分:『轟先生您好,我是轟君的責任編輯,敝姓綠谷。』

  『哼,他只是隨便玩玩而已,不需要太認真的對他。』

  『臭老爸你說……』

  『轟君。』綠谷朝他眨眼笑了笑,從包包裡拿出上次校對過的稿給他:『這個已經校好了,你先拿去改看看,好嗎?』

  知道綠谷是故意支開他,轟捏著紙袋,最後還是先到書房去。

  綠谷放心一半,提起精神面對面前最難對付的人:『轟先生,先坐下吧。』

  『不用,焦凍以後是要成為像我一樣的人,這種娛樂他玩不了多久……』

  『轟君並不是您。』綠谷緊張卻無比堅持地道:『他永遠也不會是您,他只會是他自己。』

  綠谷打開包包,翻出原本要告訴轟的消息:『轟君的努力也不是像您所說的是娛樂而已,他的書販售量在同類型中排名第三,以一個新人而言是非常好的成績。而在這個月的綜合榜上也是前五名。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動畫化、遊戲化的機會正在洽談中。』

  綠谷說到有關轟的成績時,眼睛都亮起來,像是在說自己熱愛的事物一樣:『很多人喜歡他的作品,包括我。以後他會越來越成功的,請您不要現在阻止他。』

  『這些數據說不定是你們暗箱操作,誰會相信……』

  『我相信的。我相信轟君。』綠谷雙手握拳,毫不畏懼地看著他,『我想,轟君一定也很想得到家人的支持,所以請您也相信他。』

  轟炎司似乎想說什麼,卻突然被作響的手機打斷,他接起來講幾句話,迅速地掛掉後低頭看著綠谷哼了一聲:『我等他什麼時候失敗了回家。』

  綠谷並沒有回應這句氣話,他送著對方出了門,禮貌地說:『路上小心。』

  轉頭看見站在身後目光閃爍似乎想說什麼的轟,綠谷朝他笑著說:『我們開始工作吧,轟君。』

 

  大概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注意起這個不起眼的編輯,轟想,明明比他矮了一截的身影,卻能瞬間擋在他面前。從小到大他只能被逼著做事,沒人管他想不想願不願意,這是第一個說相信他的人。

  他告訴一顆星星它很耀眼,星星說那是來自太陽的光,但它不知道夜晚是因為它而漂亮。就如同綠谷從到到尾永遠都是笑著說:「這都是轟君的努力啊。」

  轟翻了個身,聽著綠谷平穩地呼吸聲,低低地說:「晚安。」

 

  綠谷半夜突然醒來,摸黑爬下床去趟洗手間。回來想繼續睡時,卻發現轟已經翻了一百八十度,頭下腳上睡著。

  綠谷突然意識到為什麼轟在家總是習慣睡榻榻米。

  他盯一陣子,放棄讓轟恢復原本的睡姿,拉起半邊已經垂掛在地板上的棉被,重新幫轟蓋上。綠谷不確定轟會不會繼續把棉被踢掉,乾脆把冷氣溫度調高。

  喜歡一個人真奇怪,綠谷在重新入睡時迷迷糊糊地想著,就連這樣的轟他都覺得可愛。


 

   07

 

  隔天一早,綠谷從床上坐起身,轉頭和詭異地回復正常睡姿的轟四目相對。

  「早安。」

  「……早。」轟一早的聲音特別乾啞,帶有濃厚的磁性,激得綠谷一瞬間清醒。

  綠谷跳下床進去浴室裡,簡單的盥洗後,和自己經過一晚又開始亂翹的頭髮奮鬥:「轟君,換你了。」

  轟坐了一會終於清醒,慢慢地晃到浴室洗簌出來後,發現綠谷的戰爭還沒結束。他歪著頭給了個建議:「用水試試看?」

  「有用嗎?」綠谷有點猶豫。

  「不知道。」

  他們對視一眼,綠谷突然注意到時間,慌張地說:「快、快遲到了。」

 

  他們在坐電梯時遇到呵欠連連的上鳴和切島,他們有氣無力地打招呼:「早啊。」

  「早安。」綠谷看著他們擔心地說:「很睏嗎?」

  「感覺根本睡下去沒多久鬧鐘就響了。」上鳴抹掉眼角的淚水,向綠谷抱怨。

  「是你們太晚睡了。」

  抵達會場時,綠谷發現除了工作人員外,好幾個老師都是勉強打起精神的樣子。其實也不意外,作者的靈感時常是半夜才會來,常常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

  領著轟先到後臺,綠谷跟他說了一遍什麼時候該輪到他走上去後,安心地把轟放在那和其他老師一起等待。

  他到轟的位置再次確認物品都有放好,恰巧遇到搬水的工作人員,索性抱了好幾瓶到後臺分發。

  他把一罐水先塞到轟的手上,叮嚀著:「等一下可能很忙就沒機會喝了,先補充一下水。」

  切島看著他們的互動,手上拿著綠谷剛遞給他的水,轉頭跟上鳴似真似假地抱怨:「看看綠谷,我也想要編輯這樣照顧啊。」

  「那你先學焦凍老師每次都在截稿日前交稿吧。」

  一擊斃殺,切島聳下肩不敢抗議。

  綠谷被這樣調侃忍不住紅起臉,轟喝完水發現綠谷的臉色紅得異常,把自己還沒轉上的水瓶遞給他:「很熱?喝點水。」

  「不、不會。」綠谷差點咬到舌頭,支支吾吾地說:「我先去外面忙,等等回來。」

 

  簽售會準時開始。即使外頭艷陽高照,仍舊許多人拿著自己喜歡的書前來捧場。

  綠谷在聽到台上的主持人歡迎焦凍老師上台後,台下沉默一秒猛然爆出歡呼聲,似乎從來沒想過有作者這麼好看。

  「這年頭帥哥才有人權啊。」上鳴站在他身旁,拍手的同時開玩笑著。

  作者致詞時轟依然提到他的名字,綠谷覺得他的心臟悄悄地飛起來,有些開心又有點不好意思。

  所有的作者都說致詞完拍好照後簽售會正式開始,綠谷站在轟的身旁不斷遞書給他。轟一開始給人的感覺很冷漠,卻依然耐心地問讀者想簽什麼,久了大家發現轟的個性似乎蠻好的,提出的花樣也就多了。

  轟被問到能不能畫隻企鵝時,抬頭愣住,被後面的人拍下來上傳到網路上,得到一片啊啊啊啊的尖叫讚美。

  轟努力回想企鵝的樣子,勉強下筆畫了隻橢圓形的生物,拿到的人倒是很滿意。

  簽了好一陣子,綠谷被其他工作人員從後方拍肩,提醒他時間快要結束,只好帶著歉意向後面還沒排到的人通知接下來只能簽名。

  聽到這個消息,轟鬆一口氣,簽名的速度也加快起來。

  等到簽名活動結束後,他們各自走向前抽出三位幸運的粉絲,獲得出版社送得大禮包。活動的最後所有作者站起來,背對著書迷拍張大合照就結束一天的簽售會。

  這個忙了好幾個月的活動終於落幕,綠谷終於能歇口氣。

  晚上有出版社舉辦的晚宴,辛苦大家這段時間的付出。

  編輯和作者不同桌,綠谷聽著同行抱怨手上難相處的作者,點頭喝著杯裡的紅酒。

  綠谷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太好,但在這種場合上不能不喝,只好小口小口喝得很慢。但等到快散場時還是感覺自己有點醉,他身上還穿著編輯制式的白襯衫,只能稍稍拉鬆領帶喘口氣。

  綠谷走到洗手間時,意外地發現轟站在走廊上,盯著上頭的掛畫發呆。

  「轟君?」

  「嗯。」轟轉頭看向他,神色與平常無異。

  「你怎麼在這裡?」

  轟思索了下,正經地說:「要回去房間了。」

  「好。」綠谷點頭,「那晚點見。」

  綠谷轉頭,打算往廁所的方向走時,卻突然聽到身後傳來結實的撞擊聲。

  綠谷瞬間回頭,發現轟還是維持原本的姿勢盯著牆上那幅畫,但白皙的額頭明顯紅成一片。

  ……不會吧?

  「轟君?」綠谷猶豫地說著:「你知道房間怎麼走嗎?」

  「知道。」轟一板一眼地說:「就在前面。」牆的前面。

  綠谷想了想,帶著轟背對牆站好,告訴他:「轟君,你在這裡數到兩百……三百,三百後我帶你回家。」

  「好。」

  轟乖巧地點頭,開始從一開始數,綠谷連忙跑去廁所,解決完生理問題後跑回到轟的面前,聽見轟嚴謹地唸著:「兩百七十八、兩百七十九……」

  「轟君,好了哦。」

  「兩百八十一、兩百八十二……」

  意識到轟沒數到三百大概是不會走,綠谷只好陪他站在一旁,尷尬地接受別人的側目。

  「兩百九十九、三百。」

  聽到轟終於數完,綠谷鬆一口氣,正準備哄他回去時,轟卻突然伸手拉住他的右手。

  轟低頭,仔仔細細地從他的小拇指開始圈著,一根一根按壓指腹,像是在確認每根都有好好地在,他彎曲四根手指,撓撓綠谷手掌的肉後,牢牢地握住。綠谷能感受到轟掌心燙人的溫度。

  這是一個手勢,屬於轟小說中戀人前期牽手的姿勢。

  轟抬起頭看他,眼睛被醉意染亮,微笑著說:「你帶我回家。」

 

 

08

 

  ……帥哥真的太可怕了。

  在把轟安撫上床後,綠谷洗好澡在自己的床上躺著時,忍不住想到轟揚起的嘴角。

  轟也曾經對他笑過,但他的笑容一向都很淡,宛如朝露般轉瞬消失。

  綠谷翻來覆去好不容易強迫自己把轟的笑容驅逐出腦海,這才勉強睡著。

  好像睡沒多久,綠谷又突然醒來。他上趟廁所回來,記起昨晚睡得亂七八糟的轟,轉身朝轟的床鋪走去。

  或許是因為太累了,轟今晚睡得很安穩,不如同昨夜狂放,被子也安然地在身上。

  綠谷站在轟的床邊,感受到遲來的醉意。他知道自己該走回自己的床位,躺下來一睡到天明,但現在的他突然感受到一股疲憊的厭倦,他暫時想站在這,哪都不去。

  站了一會,綠谷突然意識到轟睜開眼看著他,他們相視著,卻沒有人要先開口。

  「綠谷。」終究是轟先投降,忍不住喊了聲他的名字。

  綠谷知道自己大半夜不睡覺跑到別人床邊很詭異,也清楚自己應該道歉,但現在太陽穴突突地跳著,所有思緒都斷成一截一截,一句話也不想說。

  轟伸出自己的手,重複吃完晚宴綠谷撿到他時的動作,一根一根將綠谷的手指小心地捏過,合攏在自己掌心。

  「牽手。」轟垂著眼,突然說。

  綠谷想問什麼意思時,轟握緊的手將他往下扯。綠谷沒有防備,一下子倒在床鋪上,壓住了轟。

  床鋪是標準的單人床,躺兩個大男人顯得太窄,但轟沒有管這些,他努力地把綠谷全身擺好放在自己床鋪,讓綠谷半邊身體壓在自己身上。

  轟側身面對著綠谷,接著彎曲身體,像是小孩在抱大型玩偶般把綠谷牢牢地鎖在自己懐裡。

  「擁抱。」轟吐著酒氣,在綠谷耳旁說。

  ──牽手、擁抱。

  綠谷瞬間明白轟在說什麼,心跳開始跟著不安份地加速跳動起來。

 

  轟抱了一會,抬起身體直視著綠谷的眼睛,異色瞳裡注滿同樣的認真與溫柔。

  「綠谷。」轟頓了下,有禮地問:「我可以親你嗎?」

  綠谷想自己大概是腦袋真的還沒清醒,他望著轟認真地問:「轟君,你醒著嗎?」

  醉酒對他而言不是個肆無忌憚的藉口,即使再怎麼喜歡這個人,綠谷也不希望自己傷害他。

  「醒著。」轟出乎意料地說:「我還知道三件事。」

  綠谷沒想到現在這個時候還能冷靜地跟轟對談,好奇地問:「知道什麼?」

  「知道怎麼數到三百。」

  綠谷聽到這個答案忍不住笑出來,「還有?」

  「知道我喜歡你。」

  沒有料到轟會突如其來地告白,綠谷愣了下,心跳的頻率似乎比喝醉還快。他勉強地問:「還有呢?」

  「知道你也喜歡我。」

  話音剛落,轟低下頭親上來,綠谷能從他口中汲取到一絲未散的酒味,甜得似乎讓他更醉。

  轟似乎也不太懂怎麼接吻,舌尖勉強勾纏一下又滑開,他最後放棄,一下一下舔著綠谷的唇。

  親完後轟躺在綠谷身側,將腦袋往他懷裡一埋,悶悶地說:「綠谷你……沒答應讓我親你,抱歉。」

  綠谷自己都忘記這件事,他打個小小的呵欠,轉身安撫地摸著轟柔軟的髮絲說:「沒關係的。」

  「沒關係。」綠谷小聲地重複一次:「因為我喜歡轟君,所以你親我沒關係。」

 

  隔天他們是被粗魯的敲門聲吵醒的,上鳴一邊拍打著門一邊著急地說:「剩你們還沒集合!醒來了沒啊!」

  轟下床打開門,朝門外的上鳴點頭示意已經起床,上鳴視線往房間瞄去沒看到綠谷,繼續催促著他們:「你們還有十分鐘!」

  「好。」

  轟關上門,正準備換衣服時,看見綠谷快速地從浴室裡出來。此時四目相對綠谷想不起昨晚的浪漫,緊張地跟轟說:「轟君,我好了,換你!」

  他們帶著自己的行李匆匆忙忙地下樓集合,確認完人數後一起搭車抵達車站。

  編輯和作者的位置是分開的,直到在自己位置上坐好時,綠谷才回想起半夜發生的事。

  「你跟焦凍老師熬夜打牌?」

  面對上鳴的疑惑,綠谷只好支吾地「嗯」了聲敷衍過去,他不擅長說謊,緊張地連耳朵都紅起。

  幸虧他是坐在走道旁,光線陰暗看不出他的神色,上鳴以為綠谷是還沒睡醒,並沒有懷疑他的說詞。

  綠谷的腦袋似乎這個時候才開始運轉,他索性閉上眼假裝自己入睡,腦中浮現的卻全是昨晚的畫面。

  認真數到三百的轟君、笑著說帶我回家的轟君、目光閃爍著問能不能親他的轟君。

  像是成就解鎖一般,綠谷神秘地在一晚上蒐集到不同以往的轟。

  他最後的記憶停留在躺在他懐中安穩睡去的轟君,綠谷在睡意模糊間想著,就算轟醒來全都不記得也沒關係,他會把昨晚的記憶當作珍貴的寶物藏起來。

  綠谷夢到自己變成一條龍,盤旋在一堆寶藏上。這是一個奇怪的寶藏堆,每個箱子打開來都有相同的聲音說著不同的台詞,唯一重複的是那句綠谷。

  綠谷是誰?龍好奇地問。寶藏們突然安靜下來,而後有個熟悉的嗓音低聲說:是我喜歡的人。




09

 

  工作並不會因為一場活動順利落幕而結束,綠谷他們回到出版社後很快又忙碌起來。

  綠谷手上負責的另一位作者最近快完成一本連載作品,在努力把這系列推出去的同時,還要討論新系列要寫什麼,忙得不可開交。

  等到綠谷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有兩個星期沒和轟聯絡了。

  綠谷從來不是個逃避的人,他按下熟悉的電話鍵,聽見對面被接起的聲音,主動先開口:「轟君。」

  『嗯。』

  「轟君的進度如何了?方便我等一下去看嗎?」

  『等一下嗎。』轟似乎在沉思什麼,停頓了許久後問:『五點可以嗎?』

  「可以。」雖然有點訝異轟約這麼晚的時間,但綠谷還是很快地答應下來。

  『來我家吃晚餐吧。』轟說:『晚點見。』

  「再見。」

  掛掉電話後,綠谷敏銳地發現自己除了以往的興奮外還多了些忐忑,他拍了臉頰兩下,試圖提振精神。

  上鳴恰好拿著公文夾路過,猶豫地問:「綠谷,你身體不舒服?」

  再三的向上鳴保證自己沒事後,綠谷收下他好心塞過來的感冒藥,只好先放在抽屜裡。

 

  最近總是會有午後雷陣雨,五點綠谷準時抵達轟家門外時雨剛好停,收起傘等轟來幫他開門。

  「綠谷。」

  「轟君。」綠谷笑著朝他打招呼,跟在他身後走進屋子內。

  在轟靠近時他聞到一股香氣,是炸食專有的油味。

  今天蕎麥意外地沒有過來蹭他,綠谷在客廳掃一圈都沒看到平時毛茸茸的身影。

  綠谷把背包放在客廳,走到廚房想問轟蕎麥在哪裡時,卻看見桌上擺著熱騰騰的炸豬排蓋飯。

  「轟的姐姐今天煮這個嗎?」綠谷下意識地問。

  「不。」轟開口說:「這是我煮的。」

  綠谷下意識地望向轟,瞄見他手上黏了好幾個創可貼。轟注意到綠谷的視線,不自然地把手藏在身後。

  「轟君……是為了向我道謝嗎?」綠谷乾巴巴地說。

  「我想讓你開心。」轟坦承道:「姐姐說要讓喜歡的人吃得開心所以努力,我很努力了。」

  綠谷沒想到那天他跟轟冬美的對話被轟聽見,眨著眼頓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綠谷拿著湯匙盛一口飯含進嘴裡,嚼兩下發現轟睜大眼睛看著他。

  「……不好吃嗎?」

  綠谷在開口的瞬間發現自己哽咽了,他抹去臉頰上的水痕,突然意識到轟話中的意思,慌張地澄清:「很好吃的!不是難吃的意思!」

  「真的很好吃。」綠谷又吃一口,證明自己不是說謊。

  轟拉開椅子坐在他身旁,綠谷這時候才仔細回想起轟剛剛說的話。

  「轟君……」

  他的話語被腳邊蹭著的毛茸茸生物打斷,蕎麥坐在他腿邊委屈地喵喵叫著,綠谷順勢地把牠抱起來放在腿上。

  綠谷敏銳地注意到蕎麥的頸圈似乎跟以前不一樣,下意識地伸手去摸,才發現是條絲質緞帶。

  他把蕎麥脖子上的蝴蝶結拆開,一把鑰匙落入掌心。

  綠谷握著手上的鑰匙,頓時啞口無言。

  轟貼著傷口的手摸著綠谷的指尖,粗糙的觸感摩娑指腹,一根一根地被握入掌心中。

  轟低聲說:「醒著的,我知道我喜歡你。」

  彷彿那晚的記憶回溯,綠谷甚至還記得轟口中苦澀的酒味。

  「牽手、擁抱、接吻。」轟看著他,一字一句清晰地說著:「但我忘記最一開始的那句話。」

  「什麼?」綠谷愣愣地問。

  「我喜歡你。」轟低頭吻了吻他的指尖,抬起眼睛看向他:「你喜歡我嗎?綠谷。」

  「我……」

  「我跟蕎麥很像。」轟突然說,蕎麥突然被提起名字,疑惑地看他們一眼,「蕎麥只喜歡你,我也是。」

  綠谷手中放著已經握得微微發熱的鑰匙,喀在掌心上有點疼,但奇怪的是綠谷一點都沒有湧上要放開的想法。

  「我……需要一點時間……」綠谷結結巴巴地說著。

  「三百秒夠嗎?」

  轟不等綠谷回覆擅自開始數起來:「一、二、三……」

  這簡直像是末日倒數,綠谷忍不住想,他的心跳隨著轟倒數的聲音越跳越快,像大雨傾盆打在遮雨棚上,比樹上的蟬鳴更加吵雜。

  「兩百九十九、三百……」

  綠谷在那一刻親了上去,如同那晚生澀的吻,激動的心跳卻久久無法平息。

  「鑰匙給你。」轟在唇齒相依時輕聲說,露出綠谷那一晚無法忘記的笑容:「以後你帶我回家。」



10、

 

  以後,有你在的地方才是家。



(全文完)



收錄在本子裡的最後一篇文

全都放出來啦喜歡的再買就好!

想說的本子後記裡都說了現在反而詞窮……總之下篇見

评论(35)
热度(291)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