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因

lofter主月因!
目前主【MHA】轟出

【轟出】醉酒

看完後的練手!



  今天是A班約好的同學會時間,雖然在出了社會後大家成為了職業英雄也常常有碰面的機會,但分屬於不同事務所,像過往一樣一大群人相聚的機會卻也不多了,飯田推了下眼鏡,大手一揮便組織了這次的活動。

 

  「不過真可惜啊,轟同學沒辦法出席。」麗日撥了下落在額前的頭髮,看著面前已經鬧成了一團的舊同學,咬著吸管說。

  「啊、是啊。」綠谷愣了下,笑著拿起桌前的杯子,轉移了視線。

  「小綠谷、小麗日,這個很好喝喔。」蛙吹捲了兩個杯子放在他們面前,漂亮的淺藍色液體帶著淡淡的色層。

  綠谷看著也覺得漂亮,看著蛙吹真誠的眼神便喝了下去,甜甜的倒像是果汁一樣。

 

  麗日轉頭笑著跟蛙吹討論著最近的日常小事,等到她察覺到自己身後不小心被輕輕一碰時才轉過了頭。

  「小久?」

  「啊、抱歉。」綠谷努力坐正了了身體,卻還是有些東倒西歪的,最後只能往後靠在椅背上,臉上開始不自覺得發燙,他用力的眨了下眼睛想讓視線清楚一點,卻反倒泛起薄薄的水霧。

  「沒事吧?」

  還來不及說聲沒事時,他聽見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嗤笑著說:「廢久不管多久都是廢久,連喝那一點酒都會醉,真是沒用到極點。」

  綠谷本來想反駁的,但一張口就有股噁心的反胃感直衝而上,他閉起了眼睛沒會應對方,爆豪看見他這個反應就瞬間怒了起來,咬著牙還沒說什麼時,飯田就注意到了,急急忙忙跑過來到他們身邊。

  「綠谷這樣是不行的吧?也不知道他家在哪,不如等一下先把他送到我那?」

  爆豪瞇了下眼,撇了下嘴笑說:「要送來我那也行啊,畢竟是兒時玩伴不是嗎?」

  考慮到他們的相處關係飯田原本是想拒絕的,但話還沒說出口時包廂的門就被輕敲了兩下後推開。

  「欸?轟?不是說有事嗎?」

  面對著老同學驚訝的問候,轟只是淡淡的點了下頭,然後說:「對,所以我沒有打算久留,只是剛好來接人回去而已。」

  他掠過了一票疑惑的同學,直直的走到綠谷面前蹲了下來,沒有管旁邊臉色難看的爆豪和困惑的麗日,輕輕的喊:「綠谷、綠谷。」

  綠谷被叫了幾聲後睜開了眼睛,朦朦朧朧的看著轟,有些遲疑的說:「轟同學……不、焦凍?」

  忽視著旁邊的人一言難盡的複雜表情,轟點了下頭,伸出手對他說:「走吧,我們回去。」

  綠谷乖乖的點了下頭,伸出手讓他拉了起來,在半抱著綠谷出門時,麗日突然喊了聲:「那個、轟君。」

  「嗯?」轟停下了步伐,微微轉頭看著她。

  麗日看著綠谷毫無防備的靠在對方身上,原本想說的話在舌尖停頓了一下,然後彎起眼睛笑著說:「你們路上小心。」

  「會的,謝謝。」

 

  向大家道了別後,他讓綠谷坐上了副駕駛座,轟上了車後側過了身去幫綠谷拉好了安全帶,看著他安心的睡顏,轟想起要進去包廂前一刻爆豪說的話。

雖然早就知道他們是童年玩伴的關係了,也清楚的知道很多事情要靠緣分,但有時候還是會有這種小小的任性念頭出現。

  「如果能早一點認識……」他的話語很輕,飄在空氣中像車窗凝結成的水霧,模糊了窗外五光十色的招牌。

  「……焦凍?」

  綠谷突然醒來,含糊地喊了聲他們私底下才會喊的稱呼,想起剛剛對方無意識的在大家面前自然的說出來自己的名字,隔天他醒來肯定會被問吧,但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裡轟卻有點開心。

  他探過身,在綠谷額上輕輕的落下一吻後小聲地說:「睡吧,到了我再叫你。」

  看著綠谷又重新閉上了眼,轟這次終於發動了車,小心而平緩的開回了他們的家。

 


评论(4)
热度(74)

© 月因 | Powered by LOFTER